特别提款权(SDR)

2016年8月4日

特别提款权是基金组织于1969年创造的一种用于补充成员国官方储备的国际储备资产。截至2016年3月,基金组织创造并向成员国分配了2041亿特别提款权(约相当于285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可以换成可自由使用的货币。特别提款权的价值目前根据由四种主要货币(美元、欧元、日本和英镑)构成的货币篮子确定。从2016年10月1日起,货币篮子将扩大,中国的人民币将作为第五种货币加入篮子。特别提款权可以被兑换成可自由使用的货币。

特别提款权的作用

特别提款权由基金组织于1969年创造,以支持布雷顿森林固定汇率体系。参加这一体系的国家需要官方储备,即政府或中央银行持有的黄金和广为接受的外币。这些储备可用于在外汇市场上购买本国货币,以维持本国货币汇率。但两种主要储备资产(黄金和美元)的国际供给不足以支持当时的世界贸易扩张和金融发展。因此,国际社会决定在基金组织支持下创造一种新的国际储备资产。

然而,在特别提款权创造后仅仅几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主要货币转向浮动汇率制度。此外,国际资本市场的增长便利了有信誉的政府借款。这两个变化降低了对特别提款权的需求。但最近,总额为1826亿特别提款权的2009年特别提款权分配在向全球经济体系提供流动性以及补充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各成员国的官方储备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特别提款权不是货币,也不是对基金组织的债权,而是对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可自由使用的货币的潜在求偿权。特别提款权的持有者可以通过两种方式以其持有的特别提款权换取这些货币:一是通过成员国之间的自愿交换安排;二是基金组织指定对外状况强健的成员国以可自由使用的货币从对外状况薄弱的成员国购买特别提款权。除了作为补充储备资产外,特别提款权还是基金组织和其他一些国际组织的记账单位。

决定特别提款权价值的货币篮子

特别提款权的价值最初确定为相当于0.888671克纯金,当时也相当于1美元。在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特别提款权被重新确定为一篮子货币。目前,特别提款权篮子包括欧元、日元、英镑和美元。每日确定以美元表示的特别提款权价值并在基金组织网站上登载。它是根据伦敦市场每天中午汇率报价,按四种篮子货币以美元计值的具体数额之和来计算的。

执董会每五年或在基金组织认为情况变化有必要提前进行检查时对篮子构成进行检查,以确保它反映各种货币在世界贸易和金融体系中的相对重要性。在最近一次检查 中(2010年11月),根据货物和服务的出口价值以及基金组织其他成员国持有的各币种储备的数额,对特别提款权篮子中的货币的权重进行了修订。这些变化于2011年1月1日生效。2011年10月,基金组织执董会讨论了扩大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的可能方案。多数执董认为,现有的特别提款权篮子选择标准仍是适当的。下一次检查目前定于2015年底之前进行。

特别提款权的作用

特别提款权是在布雷顿森林固定汇率体系下由基金组织于1969年创造的一种补充性国际储备资产。参加这一体系的国家需要官方储备,即政府或中央银行持有的黄金和广为接受的外币。这些储备可用于在外汇市场上购买本国货币,以维持本国货币汇率。但两种主要储备资产(黄金和美元)的国际供给不足以支持当时的世界贸易扩张和资金流动。因此,国际社会决定在基金组织支持下创造一种新的国际储备资产。

然而,在特别提款权创造后仅仅几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主要货币转向浮动汇率制度。随后,国际资本市场的增长为有信誉的政府的借款提供了便利,许多国家积累了大量国际储备。这些变化降低了对特别提款权作为全球储备资产的依赖。然而,2009年总额为1826亿特别提款权的特别提款权分配发挥了关键作用,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向全球经济体系提供了流动性并补充了成员国的官方储备。

特别提款权不是货币,也不是对基金组织的债权,而是对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可自由使用的货币的潜在求偿权。特别提款权的持有方可以通过两种方式以其持有的特别提款权换取这些货币:一是通过成员国之间的自愿交换安排;二是基金组织指定对外状况强健的成员国以可自由使用的货币从对外状况薄弱的成员国购买特别提款权。除了作为补充性储备资产外,特别提款权还是基金组织和其他一些国际组织的记账单位。

决定特别提款权价值的货币篮子

特别提款权的价值最初确定为相当于0.888671克纯金,当时也相当于1美元。在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特别提款权被重新确定为一篮子货币。目前,特别提款权篮子包括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从2016年10月1日起,篮子将扩大到包括中国的人民币。

以美元表示的特别提款权价值每日确定并登于基金组织网站。它是根据伦敦市场每天正午的汇率报价,按每种货币以美元计值的具体数量之和来计算的。

执董会每五年或在基金组织认为情况变化有必要提前审查时对篮子构成进行审查,以确保它反映各货币在世界贸易和金融体系中的相对重要性。在最近一次审查中(2015年11月结束),执董会决定,从2016年10月1日起,中国的人民币将被认定为可自由使用货币,并作为除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之外的第五种货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篮子。

2015年审查还采用了新的加权公式。新公式赋予各货币发行方的出口和综合金融指标相同的权重。金融指标包括,其他货币当局(不是相关货币的发行方)持有的、以成员国(或货币联盟)货币计值的官方储备,各货币的外汇市场交投总额,以及以各货币计值的国际银行负债和国际债务证券总余额,这三部分的权重相同。

于各货币发行国的出口价值、基金组织其他成员国持有的以各货币计值的储备数额、外汇市场交投总额,以及以各货币计值的国际银行负债和国际债务证券。

美元、欧元、中国人民币、日元和英镑的权重分别是41.73%、30.93%、10.92%、8.33%和8.09%。1 将根据这些权重,决定这五种货币中的每一种在2016年10月1日生效的新特别提款权定值篮子中的数量。

目前计划在2021年9月30日之前进行下一次审查。

特别提款权利率

特别提款权利率 是计算基金组织常规(非优惠)贷款 向借款成员国收取的利息和向提供资金的成员国支付的利息的基础。对成员国特别提款权持有额支付的利息和对其特别提款权分配额收取的利息也是按此利率计算的。特别提款权利率每周确定,依据是特别提款权篮子货币的货币市场短期债务工具代表性利率的加权平均值。

向基金组织成员国分配特别提款权

根据《基金组织协定》 (第十五条第1款和第十八条),基金组织可以按成员国在基金组织份额的比例向其分配特别提款权。这种分配向每个成员国提供了一项无成本、无条件的国际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机制是自我融资性的,对特别提款权分配收费,然后用取得的收费来支付持有特别提款权的利息。如果一个成员国不使用分配给它的特别提款权,那么收费就等于得到的利息。然而,如果一个成员国的特别提款权持有额超过其分配额,该国实际上就从超出部分获取利息;相反,如果一国持有的特别提款权少于分配额,该国就对不足部分支付利息。《基金组织协定》还允许撤销特别提款权,但这一条款从未使用过。

《基金组织协定》还规定,可以指定某些类型的官方组织(如国际清算银行、欧洲中央银行和区域性开发银行)作为除基金组织成员国之外的其他持有方。指定持有方可以在与其他指定持有方和基金成员国的交易和操作中取得和使用特别提款权。基金组织不能向其自身或指定持有方分配特别提款权。

特别提款权的普遍分配 必须以补充现有储备资产的长期全球需要为基础。关于普遍分配的决定最长可达五年连续基本期,尽管特别提款权普遍分配只进行了三次。第一次分配总额为93亿特别提款权,在1970-1972年拨付。第二次分配为121亿特别提款权,在1979-1981年拨付。2009年8月28日进行了1612亿特别提款权的第三次特别提款权分配。

另外,对 《基金组织协定》 的第四次修订于 2009年8月10日生效。根据这次修订,进行了特别提款权的特别一次性分配,数额为215亿特别提款权。第四次修订旨在使基金组织所有成员国能在公平基础上参与特别提款权体系,并纠正这样一个事实,即1981年后加入基金组织的国家(占现有基金组织成员国数目的五分之一以上)在2009年以前从未获得过特别提款权分配。

2009年进行的特别提款权普遍分配和特别分配合起来使特别提款权累计分配总额达到2041亿特别提款权。

买卖特别提款权

基金组织成员国经常需要购买特别提款权来偿还对基金组织的债务,或可能希望出售特别提款权来调整其储备构成。基金组织可以作为成员国和指定持有方之间的中介,确保特别提款权能够兑换成可自由使用的货币。二十多年来,特别提款权市场一直通过自愿交易安排运作。在这种安排下,若干成员国和一个指定持有方在各自安排规定的限额下自愿购买或出售特别提款权。在2009年特别提款权分配后,自愿安排的数目和规模扩大,以确保自愿特别提款权市场继续保持流动性。目前,自愿交易安排的数目为32个,其中19个是2009年特别提款权分配后的新安排。

自1987年9月以来,自愿交易保证了特别提款权的流动性。然而,如果自愿交易安排的容量不足,基金组织可以启动指定机制。在这一机制下,基金组织指定对外状况足够强健的成员国用可自由使用的货币从对外状况薄弱的成员国购买一定数额之内的特别提款权。这项安排作为后备支持,保证特别提款权的流动性和储备资产特征。



1 2015年8月,将2010年审查确定的特别提款权篮子的有效期延至2016年9月30日。2010年审查时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的权重分别是41.9%、37.4%、9.4%和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