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展望》

2018年7月

返回页首

序言

下载报告全文

 

经济扩张的均衡程度下降,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加剧

  • 预计2018年和2019年的全球增长率将达到3.9%,与2018年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一致,但经济扩张的均衡程度下降,增长前景面临的风险增加。一些主要经济体的增长率似乎已经达到峰值,增长的同步程度下降。美国的近期势头在加强,与4月《世界经济展望》预测一致。近几个星期,美元升值了5%左右。欧元区、日本和英国的增长预测已经下调,原因是2018年初经济活动弱于预期。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由于石油价格上涨,美国收益率上升,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一些基本面较弱的经济体的货币面临市场压力,因此,增长前景也变得更加不均衡。阿根廷、巴西和印度的增长预测已经下调,而一些石油出口国的前景增强。
  • 风险进一步偏于下行,包括在短期内。美国最近宣布和预期采取的提高关税政策以及贸易伙伴的报复措施,导致更有可能出现不断升级、持续的贸易行动。这可能使经济复苏进程脱轨,中期增长前景受到抑制,其作用渠道既包括对资源配置和生产率的直接影响,也包括不确定性增加和对投资的冲击。发达经济体的金融市场状况依然宽松,利差缩窄,一些市场的价格处于高位,波动性较低,但这种情况可能迅速发生变化。可能的触发因素包括贸易矛盾和冲突加剧、地缘政治问题以及不断增加的政治不确定性。美国的失业率目前低于4%,但市场预期的利率上升路径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预测平缓得多,在这种情况下,更高的通胀水平也可能导致投资者突然重新评估基本面和风险。金融状况的收紧可能导致资产组合出现破坏性调整,汇率发生急剧变动,流向新兴市场(特别是那些基本面较弱或政治风险较高的经济体)的资本进一步减少。
避免采取保护主措施,寻求能够促进货物和服务贸易持续增长的合作性解决方案,依然是保持全球经济扩张的关键所在。政策和改革应着眼于维持经济活动,提高中期增长率,并加强经济增长的包容性。但是,随着经济疲软程度下降、下行风险不断增加,许多国家需要重建财政缓冲,留出政策空间应对下一次衰退,并且,在市场波动性可能加剧的环境下,增强金融抵御能力。

返回页首

报告正文

经济继续扩张,但均衡程度下降

 

随着全球经济的周期性上行接近两年,一些经济体的扩张速度似乎已经达到峰值,各国增长的同步性下降。在发达经济体,美国与欧洲和日本之间的增长差异在扩大。在石油价格上涨、美国收益率上升、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导致市场情绪变化、国内政治和政策不确定性等各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也变得更不均衡。尽管金融状况总体依然有利,但这些因素已导致资本流入减少、融资成本增加以及出现汇率压力,在基本面较弱或政治风险较高的国家尤为如此。高频数据显示,近期全球经济活动喜忧参半。零售量在第二季度似乎已经回升,服务业采购经理人调查数据总体依然强劲。但工业生产看来已经减弱,制造业采购经理人调查数据显示新出口订单减少。

 

大宗商品价格和通货膨胀。2018年2月(2018年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参考期)至2018年6月初(2018年7月《世界经济展望》最新预测的参考期),全球石油价格上涨了16%,主要原因是供给短缺。6月,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和非欧佩克石油生产国同意将石油产量从当前水平上每天增加约一百万桶,纠正近期实际产量低于2016年11月整体目标的情况。市场预期显示,委内瑞拉产能的下降以及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可能导致欧佩克国家难以一致地实现商定的增加产量目标。然而,期货市场显示,今后四至五年内,价格可能下降(部分原因是美国页岩生产扩大)——截至6月底,中期期货价格约为每桶59美元(比当前水平低20%)。燃料价格的上升提高了发达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总体通胀。美国的核心通胀随着劳动力市场进一步收紧而上升,欧元区的核心通胀也逐渐上升。新兴市场的核心通胀也已上升,其中一些是由于货币贬值的传导效应,另一些是由于燃料价格上涨的第二轮效应。农业大宗商品的价格小幅上涨,反映了过度供给的减少。

 

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状况。在通胀回升、新增就业强劲的情况下,美联储继续逐步推进政策正常化。美联储在6月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了25个基点,并暗示2018年还将加息两次,2019年将加息三次——快于3月表示的加息速度。欧洲中央银行宣布将逐步减少每月资产购买数额,从当前的300亿欧元降至10月的150亿欧元,并预期在12月31日结束资产购买。它还表示,当前的政策利率将至少维持到2019年夏季,未来政策态势将比市场预期的更为宽松。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自2月以来小幅上升,7月初约为2.85%,而德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同期内下降,目前约为30个基点。在其他发达经济体,由于新政府组建方面出现的困难,意大利的主权利差在5月末扩大了2012年以来的最大幅度。主权利差随后下降,但由于对未来政策的担忧,7月初仍达240个基点左右。其他发达经济体债券市场受到的溢出效应总体有限,欧元区其他国家的利差依然较低。发达经济体的股票价格普遍高于2月至3月的水平。股市波动性在2月急剧上升,随后已下降,风险偏好强劲。因此,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状况总体上依然宽松。

 

新兴市场的金融状况。面对通胀和汇率压力(有些经济体还面临资本流动逆转),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包括阿根廷、印度、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和土耳其)的中央银行已经提高政策利率。长期收益率近几个月也已上升,利差普遍扩大。多数新兴市场的股票指数小幅下降,其中一些国家是由于对失衡的担忧(如阿根廷和土耳其),更普遍而言,是由于经济前景面临的下行风险。

 

汇率和资本流动。从2018年2月(2018年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参考期)至7月初,美元实际有效汇率升值了5%以上,而欧元、日元和英镑汇率基本没有变化。相反,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急剧贬值。出于对金融和宏观经济失衡的担心,阿根廷比索贬值了20%以上,土耳其里拉贬值了约10%。由于巴西经济复苏弱于预期,并面临政治不确定性,雷亚尔贬值了10%以上。南非的宏观经济数据弱于预期,导致兰特贬值了7%,部分抵消了2017年末和2018年初的大幅升值。亚洲最大几个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大体保持在2月的汇率水平,中国人民币小幅贬值。由于有迹象显示一些较为脆弱的国家面临金融压力,并且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加剧,新兴市场在经历了年初的强劲资本流入后,第二季度(直至5月)的资本流入有所减弱,非居民债务证券出售加快。

 

全球增长预测

 

预计2018年和2019年的全球增长率为3.9%,与2018年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相同。尽管总体数字显示全球前景相比2018年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大体未变,但对各经济体增长预测的修订显示,它们面临不同的经济前景。基线预测假设金融状况逐步收紧但依然有利,可能会出现局部压力,取决于基本面的不同。假设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得到良好沟通和稳步推进。预计国内需求增长(特别是投资,其对全球复苏起了重要作用)将保持强劲,即使是一些经济体的总体产出增长在连续几个季度超出趋势水平之后有所减缓。在基线预测中,最近宣布和预期采取的贸易措施[1]带来的直接收缩效应预计较小,因为这些措施到目前为止仅影响很小一部分全球贸易。基线预测还假设,市场情绪受到的溢出影响有限,即使贸易紧张局势的加剧是一个重要的下行风险。

 

预计发达经济体2018年的增长仍将高于趋势水平,增速为2.4%(与2017年类似),2019年将下降到2.2%。相比4月《世界经济展望》,2018年的预测下降了0.1个百分点,主要是因为欧元区和日本在几个季度增长速度高于潜在水平之后,增长减缓幅度大于预期。  

 

  • 在美国,近期经济势头预计将暂时加强,与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一致,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长率预计分别为2.9%和2.7%。大规模财政刺激和已经十分旺盛的私人最终需求将使产出进一步超过潜在水平,并使失业率降到五十年前的低水平以下,从而造成进一步的通胀压力。随国内需求增强,进口将加速增长,导致美国经常账户逆差增加,过度全球失衡进一步扩大。
  • 欧元区经济的增长率预计将从2017年的2.4%逐渐下降到2018年的2.2%,2019年将进一步降至1.9%(与4月《世界经济展望》相比,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长预测分别下调了0.2个百分点和0.1个百分点)。德国和法国第一季度经济活动的减缓幅度超过预期。在意大利,近期的政治不确定性导致主权利差扩大、金融状况收紧,预计将对国内需求产生不利影响。因此,对这几个国家的2018年增长预测已经下调。
  • 因私人消费和投资疲软,日本经济在第一季度收缩,因此,2018年增长预测下调到1.0%(比4月《世界经济展望》预测低0.2个百分点)。预计经济在今年剩余时间和2019年将增强,这将得益于私人消费、外部需求和投资的加强。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近几个月受到了各种强有力因素的影响:石油价格上涨,美国收益率上升,美元升值,贸易紧张局势,以及地缘政治冲突。因此,各地区和各经济体的前景存在差异,取决于这些全球因素如何与国内特定因素相互作用。金融状况总体上仍有利于经济增长,尽管市场根据经济基本面和政策不确定性区别对待各国。石油价格上涨将促进石油出口国的增长,而上述因素将拖累其他经济体的增长,这两方面基本相互抵消,因此,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长预测与4月《世界经济展望》相比没有变化,分别为4.9%和5.1%。

 

  • 亚洲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将保持强劲增长,2018-2019年的增长率预计为6.5%。在中国,随着金融部门监管收紧措施产生效果、外部需求减弱,预计增长率将从2017年的6.9%下降到2018年的6.6%,2019年将进一步降至6.4%。在印度,随着换钞措施以及商品和服务税实施带来的不利影响消退,预计增长率将从2017年6.7%上升到2018年的7.3%,2019年将进一步升至7.5%。当前的2018年和2019年增长预测分别比4月《世界经济展望》预测低0.1个百分点和0.3个百分点,原因是石油价格上涨对国内需求造成不利影响,以及预期通胀上升导致货币政策的收紧步伐快于预期。东盟五国的国内需求保持稳健,出口继续恢复,因此 ,增长率预计将稳定在5.3%左右的水平。
  • 欧洲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率预计将从2017年的5.9%下降到2018年的4.3%,2019年将进一步降至3.6%(当前的2019年预测比4月《世界经济展望》预测低0.1个百分点)。对外逆差庞大的经济体,其面临的金融状况已经收紧——特别是土耳其,增长率将从2017年7.4%下降到今年的4.2%。
  • 拉丁美洲的增长率预计将从2017年的1.3%上升到2018年1.6%,2019将进一步升至2.6%(比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低0.4个百分点和0.2个百分点)。尽管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继续为该地区的大宗商品出口国提供支持,但经济前景相比4月减弱,反映了主要经济体面临更为困难的前景,原因包括:金融状况收紧,需要实施政策调整(阿根廷);罢工和政治不确定性的遗留影响(巴西);贸易矛盾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方面的不确定性,以及新一届政府的政策议程(墨西哥)。委内瑞拉正在遭受经济活动的严重衰退和人道主义危机,尽管石油价格上涨,但其石油产量急剧下降,因此,增长预测进一步下调。
  • 中东、北非、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地区的石油出口国从石油价格前景改善中受益,但石油进口国的经济前景依然脆弱。一些经济体仍需开展大规模财政整顿,地缘政治冲突加剧的威胁将继续影响该地区的经济增长。预计增长率将从2017年的2.2%上升到2018年的3.5%,2019年将进一步升至3.9%(2019年增长预测比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高0.2个百分点)。
  • 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经济将继续复苏,这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预计该地区的增长率将从2017年的 2.8%上升到今年的3.4%,2019年将进一步升至3.8%(2019年增长预测比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高0.1个百分点)。增长预测的上调反映了尼日利亚经济前景的改善。预计尼日利亚的增长率将从2017年的 0.8%上升到2018年的2.1%,2019年将进一步升至2.3%(2019年增长预测比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高0.4个百分点),这得益于石油价格前景的改善。南非第一季度的增长表现弱于预期(一定程度上由暂时性因素所致 ),但随着新政府上任而使信心得到改善,逐渐体现在私人消费的增强中,预计经济将在2018年剩余时间和2019年有所复苏。
  • 独联体国家的经济增长预计在2018-2019年将稳定在2.3%左右的水平,与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相比,这两年的增长预测都上调了0.1个百分点。俄罗斯经济前景与4月预测相似,石油价格上涨的积极效应将被制裁的影响所抵消。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前景因石油价格上涨而改善。

风险偏于下行

 

尽管全球增长基线预测大体没有变化,但近期风险偏于下行,并且,与4月《世界经济展望》预测的一样,中期内风险仍偏于下行。一些大型经济体今年第一季度经济表现疲软,高频经济指标有所减弱,一些脆弱经济体的金融状况收紧,因此,经济增长强于预期的可能性已经下降。另一方面,下行风险已变得更为显著,特别是可能出现持续而不断升 级的贸易行动,全球金融状况可能收紧。

 

  • 金融压力。最近几波动荡突出表明,市场对基本面和风险的重新评估可能导致全球金融状况急剧变化,其中包括对货币政策或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影响的预期发生变化,风险或期限溢价突然上升,以及政治不确定性增加。正如2018年4月《世界经济展望》和《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所述,有迹象表明美国的通胀回升趋势可能比预期更为稳固,这可能导致市场对美国加息预期的变化,目前这种预期远远低于《世界经济展望》基线预测。风险偏好的突然恶化可能引发资产组合的破坏性调整,加快和扩大新兴市场资本流入的逆转,并导致美元进一步升值,从而给杠杆率高、实行固定汇率或存在资产负债表错配的经济体带来压力。在一些欧元区国家,国家层面的政策不作为或政治冲击可能导致主权利差再度扩大,从而使公共债务形势恶化,并削弱银行资产负债表。中国当局正在采取有益措施减缓信贷增长,如果金融和地方政府监管措施没有得到有效协调,那么这可能导致意外后果,引发金融资产的无序价格调整,增加展期风险,并对经济活动造成比预期更强的不利影响。
  • 贸易紧张局势。目前全球贸易处于紧张状态,并且,在一些发达经济体,对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支持在减弱,这也给经济前景蒙上阴影。过去几个月,美国对各类进口征收关税,引起贸易伙伴采取报复措施。与此同时,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英国与欧盟其他国家之间的经济安排正处于重新谈判之中。贸易紧张局势的加剧可能损害商业和市场情绪,从而削弱投资和贸易。除了对市场情绪的直接影响外,贸易措施的激增还可能导致贸易行动的潜在范围更加不确定,从而阻碍投资。同时,贸易壁垒的扩大会提高可贸易品成本,破坏全球供给链,并减缓新技术的传播,从而降低生产率。
  • 非经济因素。政治不确定性(包括一些国家即将到来的选举及随后产生的影响)可能使改革实施进程放慢或政策目标出现重大变化,从而抑制私人投资并削弱经济活动。在欧洲,5月末的意大利债券抛售再次突出表明,有关国家面临严峻的结构性挑战,缓冲不足,从而给经济前景带来显著风险。地缘政治风险和国内冲突损害了一些经济体的前景,尤其是在中东和撒哈拉以南非洲。此外,许多国家仍可能承受极端天气事件和其他自然灾害带来的经济和人道主义代价,由此产生的移民流动可能造成显著的跨境影响。

政策重点

 

基线预测显示全球经济在2018-2019年将继续扩张(均衡程度可能下降),尽管如此,增长表现弱于预期的可能性已经增大。在这种情况下,更加迫切需要推进有关政策和改革,使当前的经济扩张能够持续下去,并增强抵御能力,以降低发生破坏性调整的可能性。此外,许多经济体的中期人均增长预测仍低于过去平均水平。如果不采取综合措施提高潜在产出并确保经济增长的好处得到广泛分享,那么人们会对现有经济安排感到失望,从而很可能更加支持采取不利于经济增长的内向型政策。应当在开放、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下开展多边合作,这对于维持全球经济扩张和加强中期前景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各国处于不同的周期性阶段,面临不同的结构性约束,具备不同的政策空间,因此,政策重点也各不相同。

 

  • 发达经济体已进入经济周期的后期阶段,应据此调整宏观经济政策态势。通胀向目标水平靠拢的国家,应在有效沟通、以数据为依据的基础上,逐步实现货币正常化,这将确保平稳调整。许多国家的债务接近历史高水平,因此,财政政策应在必要情况下开始重建缓冲。应适当确定财政调整的步伐,避免对经济增长造成急剧的不利影响。同时,采取适当措施提高经济包容性。应避免实施顺周期性财政刺激,一些国家(如美国)应逐步取消这种刺激。同时,具备财政空间、对外顺差过高的国家应采取进一步措施,提高国内增长潜力并应对全球失衡问题(如德国)。为了加强中期经济前景,各国应重点采取能够提高潜在产出和生产率的供给侧措施,包括投资于实体和数字基础设施,提高劳动力参与率(在人口老龄化威胁到未来劳动力供给的国家),以及增强劳动力的技能。在欧元区的一些发达经济体,修复金融部门依然存在的脆弱环节非常重要,包括继续清理资产负债表,在银行业务过剩的辖区促进整合,以及提高银行盈利能力。更广泛而言,应避免“一刀切”地取消危机后实施的监管改革,以便在可能更为波动不定的金融环境下保持抗冲击能力。
  • 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需要综合采用财政、货币、汇率和审慎政策,提高抵御能力,以更好地应对全球金融状况的收紧、汇率的大幅变动和资本流动的逆转。应在必要时控制信贷过度增长,为稳健的银行资产负债表提供支持,限制期限和货币错配,并维持有序的市场状况。长期以来就上述方面提供的建议,在市场波动再度加剧的情况下变得更有意义。一般而言,允许汇率灵活变动是缓解不利外部冲击的重要手段,尽管需要密切监控汇率贬值对私人和公共部门资产负债表以及通胀预期的影响。过去十年里,新兴经济体和低收入经济体的债务水平都在迅速上升,因此,财政政策应侧重于在必要时通过有利于经济增长、能够保护最脆弱群体的措施, 维持和重建缓冲。为了提高潜在增长率、加强经济增长的包容性,实施结构性改革依然至关重要,目的是缓解基础设施瓶颈,增强商业环境,提升人力资本,并确保所有人都能获得机会。
    多边合作仍是应对跨境挑战的关键所在。开放、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下的全球经济一体化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促进提升了生产率,并促使创新在全球范围内传播。为了维持和扩大这些进展,各国应共同努力,进一步降低贸易成本,在不增加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情况下解决分歧。在其他领域采取全球合作行动也很重要,例如,完成金融监管改革议程,防止过度全球失衡进一步积累,加强国际征税,以及缓解和应对气候变化。
《世界经济展望》预测概览
(百分比变化,除非另有说明)
年同比
与2018年4月《世界经济展望》预测的差异 1/ 第四季度同比 2/
预测 预测
2016 2017 2018 2019 2018 2019 2017 2018 2019
世界产出 3.2 3.7 3.9 3.9 0.0 0.0 4.0 3.8 3.8
发达经济体 1.7 2.4 2.4 2.2 –0.1 0.0 2.6 2.4 1.9
美国 1.5 2.3 2.9 2.7 0.0 0.0 2.6 3.0 2.4
欧元区 1.8 2.4 2.2 1.9 –0.2 –0.1 2.8 1.9 2.0
德国 1.9 2.5 2.2 2.1 –0.3 0.1 2.9 2.1 1.9
法国 1.1 2.3 1.8 1.7 –0.3 –0.3 2.8 1.4 1.8
意大利 0.9 1.5 1.2 1.0 –0.3 –0.1 1.6 0.9 1.2
西班牙 3.3 3.1 2.8 2.2 0.0 0.0 3.1 2.5 2.2
日本 1.0 1.7 1.0 0.9 –0.2 0.0 2.0 1.0 –0.6
英国 1.8 1.7 1.4 1.5 –0.2 0.0 1.3 1.5 1.5
加拿大 1.4 3.0 2.1 2.0 0.0 0.0 3.0 2.1 1.9
其他发达经济体 3/ 2.3 2.7 2.8 2.7 0.1 0.1 2.9 2.9 2.7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 4.4 4.7 4.9 5.1 0.0 0.0 5.2 5.0 5.4
独立国家联合体 0.4 2.1 2.3 2.2 0.1 0.1 1.5 2.4 2.1
俄罗斯 –0.2 1.5 1.7 1.5 0.0 0.0 1.1 2.2 1.9
俄罗斯以外的独联体国家 1.9 3.6 3.6 3.7 0.1 0.1 . . . . . . . . .
新兴和发展中亚洲 6.5 6.5 6.5 6.5 0.0 –0.1 6.7 6.5 6.5
中国 6.7 6.9 6.6 6.4 0.0 0.0 6.8 6.5 6.3
印度 4/ 7.1 6.7 7.3 7.5 –0.1 –0.3 7.5 7.4 7.8
东盟五国 5/ 4.9 5.3 5.3 5.3 0.0 –0.1 5.4 5.3 5.4
新兴和发展中欧洲 3.2 5.9 4.3 3.6 0.0 –0.1 6.1 2.1 5.9
拉美和加勒比地区 –0.6 1.3 1.6 2.6 –0.4 –0.2 1.7 1.7 2.6
巴西 –3.5 1.0 1.8 2.5 –0.5 0.0 2.2 2.3 2.4
墨西哥 2.9 2.0 2.3 2.7 0.0 –0.3 1.5 2.8 3.0
中东、北非、阿富汗和巴基斯坦 5.0 2.2 3.5 3.9 0.1 0.2 . . . . . . . . .
沙特阿拉伯 1.7 –0.9 1.9 1.9 0.2 0.0 –1.4 2.8 2.0
撒哈拉以南非洲 1.5 2.8 3.4 3.8 0.0 0.1 . . . . . . . . .
尼日利亚 –1.6 0.8 2.1 2.3 0.0 0.4 . . . . . . . . .
南非 0.6 1.3 1.5 1.7 0.0 0.0 1.9 1.5 1.1
备忘项
低收入发展中国家 3.5 4.7 5.0 5.3 0.0 0.0 . . . . . . . . .
按市场汇率计算的世界经济增长 2.5 3.2 3.3 3.3 –0.1 0.0 3.4 3.2 3.1
全球贸易量(货物和服务) 6/ 2.2 5.1 4.8 4.5 –0.3 –0.2 . . . . . . . . .
发达经济体 2.2 4.2 4.3 4.0 –0.5 –0.2 . . . . . . . . .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 2.2 6.7 5.7 5.4 0.2 0.0 . . . . . . . . .
大宗商品价格(美元)
石油 7/ –15.7 23.3 33.0 –1.8 15.0 4.7 19.6 22.5 –6.4
非燃料商品(根据世界商品出口权重计算的平均值) –1.5 6.8 6.0 0.5 0.4 0.0 1.9 7.6 –0.3
消费者价格
发达经济体 0.8 1.7 2.2 2.2 0.2 0.3 1.7 2.4 2.2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 8/ 4.3 4.0 4.4 4.4 –0.2 0.1 3.5 4.0 3.7
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百分比)
美元存款(6个月) 1.1 1.5 2.6 3.5 0.2 0.1 . . . . . . . . .
欧元存款(3个月) –0.3 –0.3 –0.3 –0.1 0.0 –0.1 . . . . . . . . .
日元存款(6个月) 0.0 0.0 0.0 0.1 0.0 0.0 . . . . . . . . .
注:假设实际有效汇率保持在2018年5月3-31日的水平不变。经济体按照其经济规模进行排序。 加总的季度数据经季节调整。
1/差异是基于当前和2018年4月《世界经济展望》预测的四舍五入后的数据。按购买力平价衡量,相较2018年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预测有调整的国家占到全球GDP的94%。
2/对于世界产出,季度估计和预测占按购买力平价权重计算的世界年产出的90%左右。对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季度估计和预测占按购买力平价权重计算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年产出的80%左右。
3/ 不包括七国集团(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美国)和欧元区国家。
4/ 对于印度,数据和预测是按财政年度列示,2011年及以后年份的GDP基于按市场价计算的GDP,2011/2012财年作为基年。
5/ 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
6/进出口量(货物和服务)增长率的简单平均。
7/英国布伦特、迪拜法塔赫和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的简单平均。2017年以美元计算的石油平均价格为52.81美元/桶;根据期货市场情况(截至2018年6月1日),假设2018年和2019年的石油价格分别为70.23美元/桶和68.99美元/桶。
8/ 不包括阿根廷和委内瑞拉。

[1] 这些措施包括美国对进口太阳能板、洗衣机、钢、铝以及各类中国产品增加关税,以及贸易伙伴宣布的报复措施(截至7月6日)。美国7月10日宣布的更广泛的贸易行动的影响没有反映在基线预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