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政府腐败问题

2019年4月4日

任何国家都可能存在腐败现象。滥用公职谋取私利的行为侵蚀了人们对政府和制度的信任,降低了公共政策的有效性和公平性,使纳税人的钱无法用于学校、道路和医院的建设。

虽然资金浪费是个重要问题,但腐败的代价远不止于此。腐败导致政府无法有效地以造福所有公民的方式促进经济发展。

但建立强大和透明制度的政治意愿可以扭转腐败的局面。在新一期《财政监测报告》中,我们分析了包括税收征管或采购做法在内的财政制度和政策,并说明如何通过这些制度和政策打击腐败。

腐败助长逃税

我们分析了180多个国家,发现腐败更为严重的国家征收的税收更少,因为人们为了逃避纳税而行贿,包括利用那些以换取回扣为目的的税收漏洞。此外,如果纳税人认为政府腐败,他们更有可能逃避纳税。

我们指出,总体而言,对于经济发展水平相同的国家,腐败程度最低的政府征收的税收收入比腐败程度最高的政府多出GDP的4%。

一些国家实施的改革产生了更高的收入。例如,格鲁吉亚在大幅减少腐败后,税收收入增加了一倍以上,2003年至2008年,税收收入与GDP之比提高了13个百分点。卢旺达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实施的反腐改革取得成效,税收收入与GDP之比上升了6个百分点。

blog040419-fm-chart1

腐败还导致人们无法从本国自然资源创造的财富中充分受益。石油或矿产开发产生了巨大利润,为腐败创造了温床。我们的研究表明,平均而言,在资源丰富的国家,制度较为薄弱,腐败程度较高。


腐败浪费了纳税人的钱

《财政监测报告》指出,腐败程度较低的国家在公共投资项目中的浪费明显较少。我们估计,最腐败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浪费的资金是最廉洁经济体的两倍。

公共采购中的回扣或操纵投标导致成本超支,政府因此而浪费了纳税人的钱。所以,当一国腐败程度较低时,其投资效率更高、更公平。

腐败也扭曲了政府的优先发展领域。例如,在低收入国家,腐败程度更高的国家用于教育和医疗的预算份额会低三分之一。腐败还影响社会支出的有效性。在腐败程度更高的国家,学龄学生的考试成绩较低。

blog040419-fm-chart2

国有企业也存在腐败问题,例如一些国家的石油公司以及水电等公用事业公司。我们的分析表明,在腐败程度较高的国家,这些企业的经营效率较低。

只要有政治意愿,就有解决途径

打击腐败需要政治意愿,以建立强有力的财政制度,促进整个公共部门的诚信和问责制。

根据这项研究,以下经验有助于各国建立有效的制度,以遏制腐败脆弱性:

开展投资以促进高水平的透明度和独立的外部审查。 这使审计机构和公众能够提供有效的监督。例如,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和巴拉圭正在使用一个在线平台,使公民能够监督投资项目的实物和财务进展。挪威在管理自然资源方面制定了透明度方面的高标准。我们的分析还表明,新闻自由能增强财政透明度的好处。在巴西,审计结果会影响涉嫌滥用公款的官员的连任前景,但在有地方广播电台的地区,这种影响更大.

改革制度。 当各国设计改革以从各个角度解决腐败问题时,成功的机会更大。例如,如果税法更简单且能缩小官员的自由裁量余地,那么税收征管改革将获得更大的回报。为了向各国提供帮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制定了对财政制度的质量进行全面诊断的方法,包括 公共投资管理、收入征管和财政透明度

建设专业的公务员队伍。 透明、择优的招聘和薪酬能减少腐败机会。各家机构、部委和公共企业的负责人必须在顶层制定清晰的要求,促进道德行为。

在技术和不法行为机会不断变化的过程中随时应对新的挑战。 关注风险较高的领域(如采购、收入征管和自然资源管理)以及实施有效的内控。例如,在智利和韩国,电子采购系统能够提高透明度和改善竞争,从而成为遏制腐败的有力工具。

加强合作打击腐败。 各国也可以共同努力,使腐败行为更难跨越国界。例如,40多个国家已经根据 经合组织反腐败公约,将本国公司行贿以获取海外业务定为犯罪。各国还可以积极开展反洗钱活动,防止腐败资金跨越国界藏于不透明的金融中心。

遏制腐败是一项挑战,需要在许多方面坚持不懈,但也能产生巨大回报。首先需要政治意愿,需要不断加强制度以促进诚信和问责,更需要全球合作。

*****

  Vitor Gaspar ,葡萄牙人,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主任。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他曾在葡萄牙中央银行担任多个高级政策职务,包括最近担任的特别顾问。2011年至2013年,他任葡萄牙财政部长;2007年至2010年,任欧洲联盟委员会欧洲政策顾问局负责人;1998年至2004年,任欧洲中央银行研究总干事。Gaspar先生拥有里斯本新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并在该大学做博士后。他曾就读于葡萄牙天主教大学。

  Paolo Mauro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副主任。他之前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洲部、财政事务部和研究部担任多个管理职务。他曾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并在2014-2016年担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开端商学院的访问教授。他的文章在《经济学季刊》、《货币经济学杂志》和《公共经济学杂志》等期刊上发表,并被学术界和主要媒体广泛引用。他与其他人合著了三本书,包括《移动的世界:更平等的全球经济中的消费模式》、《新兴市场与金融全球化》和《削减公共债务》。

 Paulo Medas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副处长。他之前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部和西半球部担任多个职务。他于2008-2011年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巴西代表处代表。他曾率团赴一些国家开展能力建设工作。他的研究领域包括治理和腐败、财政危机和自然资源管理。最近他与其他人合著了《巴西:繁荣、萧条和复苏之路》一书。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