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高企制约各国应对快速变化的全球经济

(图片:Zhang Tao/SIPA/ASIA Pacific Press/Newscom)

(图片:Zhang Tao/SIPA/ASIA Pacific Press/Newscom)

2019年4月10日

在全球范围内,经济增长正在放缓,公共债务水平仍然较高。同时,人口特征变化和技术进步正在重塑全球经济。

每个人享受优质教育的机会及其工作前景、医疗和退休收入都取决于政府在应对这些挑战时做出的税收和支出选择。

政策制定者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呢?

在新一期《财政监测报告》中,我们指出,政府可以从长远出发促进更快、更具包容性的增长。这意味着整顿财政秩序,具体措施是降低债务水平以便为下一次经济下滑做好准备,升级财政政策并投资于国民的未来。这要求更好地分配支出,创造更多预算空间以及改进税收政策。

为下一次经济下滑做好准备

债务水平高企会破坏政策制定者增加支出或减少税收以抵消经济增长疲软的能力,因为面临更大规模的预算赤字,债权人提供融资的意愿可能降低。债务的利息支出也会对教育、医疗和基础设施支出产生挤出效应,而这些投资将在未来若干年中帮助一国实现增长。

blog0410-fm-chart1-chinese

每个国家都必须制定合理的战略,创造预算空间,在下一次经济下滑时为经济增长提供帮助。

债务高企的国家将必须增加税收或限制过度支出。对于当前经济增速超过长期潜在增速的经济体(如美国)或借款成本较高且融资需求较大的经济体(如巴西和意大利),这点尤为重要。

然而,这些国家应该继续对教育、医疗和基础设施进行投资,调整支出重点或扩大税基,例如取消税收减免和改进税收征管。

对于融资问题不大的经济体,如德国和韩国,政策制定者可以增加基础设施或教育投资,支持近期经济增长,同时促进未来几十年的包容性增长。

投资于国民的未来

财政政策也必须具有前瞻性,不局限于为下一次经济下滑做好准备。人口特征变化以及新技术正在对经济增长和收入财富的分配造成深远影响。这些趋势也会影响公共财政。

例如,在人口快速老龄化的发达经济体,我们预测年龄相关的公共支出(如养老金和医疗支出)到2050年将消耗1/4的国内生产总值。

相反,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发展中经济体的人口年轻得多且增长较快。为朝着实现联合国关于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不断取得进展,这些国家将需要额外的公共支出。

各国如何适应这些全球趋势并削减债务呢?

它们可以采用更加明智和灵活的政策来促进变革。这意味着在如下领域升级财政政策。

调整支出结构

第一,各国应将支出转向基础设施、教育和医疗等促进增长的投资,同时削减浪费性支出,如低效的能源补贴。

例如,逐步取消燃料补贴,同时保护最脆弱群体,这能为各国提供高达全球GDP4%的额外资源,从而投资于国民和增长。

blog0410-fm-chart2-chinese

在数字化和自动化程度更高的世界中,更加关注促进终身学习和持续提升技能的政策也非常重要。例如,新加坡向所有成年人提供贯穿职业生涯的培训补助,荷兰为劳动力培训提供税收减免。

抑制腐败也有助于筹集额外资源并减少浪费,正如《财政监测报告》第二章所示。

创造更多预算空间

第二,改进公共财政管理和增加财政收入的措施能创造更多预算空间。在发达经济体,更好地管理政府金融资产能带来高达当年GDP3% 的额外收入,正如2018年10月《财政监测报告》所示。

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发展中经济体应该提高税收征缴。例如,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若提升现行税收体系效率,未来五年中筹集的额外收入平均相当于GDP的3%到5%。

blog0410-fm-chart3-chinese

改进税收政策

第三,发达经济体应该回归到更具累进性的所得税制度,这有助于缓解不平等现象。多数经济体还有空间通过对继承、土地和房地产征税大幅提高税收。

此外,政府应该加强合作对大型跨国企业税收进行改革,尤其是数字化跨国企业。这将有助于通过限制利润转移和全球税收竞争来增加税收,包括低收入发展中国家。

这些行动将帮助提振长期经济增长,这是减轻公共债务沉重负担的关键因素。这些行动还能确保经济效益更广泛地在各国国内和全球传播,并使公众对经济稳定不可或缺的机构重拾信任。

*****

Vitor Gaspar,葡萄牙人,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主任。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他曾在葡萄牙中央银行担任多个高级政策职务,包括最近担任的特别顾问。2011-2013年,他任葡萄牙财政部长;2007-2010年,任欧盟委员会欧洲政策顾问局局长;1998-2004年,任欧洲中央银行研究部主任。Gaspar先生拥有里斯本新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并在该大学做博士后。他曾就读于葡萄牙天主教大学。

John Ralyea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高级经济学家。此前,他曾任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部,从事对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和西班牙等国的研究工作,此外还曾任职于财务部。他开展了关于国有企业、公共养老金、财政规则等领域的财政风险研究。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他曾任职于美国财政部。他拥有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硕士学位。此外,他还是一名注册会计师。

Elif Ture,土耳其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经济学家。她作为欧元区团队成员负责开展欧洲财政问题工作,同时从事《财政监测报告》的撰写工作。在财政事务部,她就或有负债的财政风险、财政规则、财政联邦制和欧洲财政治理等开展工作。此前,她曾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西半球部担任经济学家,开展了关于维持南半球核心经济体强劲和包容性增长的政策和分析工作。她的研究方向包括金融部门缺陷和宏观金融联系。她拥有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