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气候变化的财政政策

(图片:Jeff Malet/Newscom)

(图片:Jeff Malet/Newscom)

2019年10月10日

全球变暖已成为一个明确和现实的威胁。迄今为止的行动和承诺是不够的。我们等待的时间越长,生命损失和世界经济遭受的破坏就越大。财政部长们必须发挥核心作用,倡导和实施旨在控制气候变化的财政政策。为此,他们应重塑税收体系和财政政策,以控制煤炭和其他污染性化石燃料的碳排放。

财政监测报告 》帮助政策制定者选择采取什么行动及如何实施,这在全球和国家层面都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美好的未来有可能实现。政府需要提高碳排放价格,以激励个人和企业减少能源使用并转向清洁能源。碳税是最有力、最有效的工具,但前提是必须以公平和有利于经济增长的方式实施。

为了使碳税在政治上可行并在经济上有效,政府需要选择如何支配新的收入。可选方案包括削减其他种类的税收,支持脆弱家庭和社区,增加对绿色能源的投资,或干脆将这笔钱作为红利返还给人们。

付出的代价

为了将全球变暖限制在2°C或更低(科学认定的安全水平),大型排放国需要采取大刀阔斧的行动。例如,它们应出台碳税,到2030年迅速提高到每吨75美元。

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家庭电费累计平均将增加45%——在仍严重依赖煤炭发电的国家,这一比例更高。汽油花费平均会上升14%。

但碳税产生的收入(GDP的0.5%到4.5%之间,具体取决于不同国家)可用来削减其他损害工作和投资动力的税收,如所得税或工资税。

各国政府还可以使用这笔资金支持受到严重影响的工人和社区,如煤矿区,或向所有人口平等分配红利。或者,政府可以补偿最贫困的40%的家庭,这种方法将使收入的四分之三能够用于对绿色能源的额外投资,促进创新,或为 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资金。

纳税人的钱每年还将帮助发达和新兴经济体挽救超过70万的人,这些人目前因当地空气污染而死亡。这笔资金有助于控制未来的全球变暖,这已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能够实现

约50个国家具有某种形式的碳定价计划。但目前全球平均碳价仅为每吨2美元,远低于地球所需的价格。我们面临的挑战是,让更多的国家采用碳定价并提高碳价。

瑞典树立了一个榜样。瑞典的碳税为每吨127美元,自1995年以来减少了25%的排放,经济增长了75%。

各国如果单独采取行动,可能不愿对碳征收更多费用,例如,它们可能担心能源成本上升对其产业竞争力的影响。

各国政府可以就高排放国家的最低碳价达成一致,以此解决这些问题。可以对发达经济体采用更严格的最低碳价,从而实现公平。

例如 ,如果二十国集团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2030年的最低碳价分别为每吨50美元和25美元,将使这些国家减少的排放量比其在 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协定 中的承诺多100%。想要使用不同政策的国家(如颁布法规以降低排放率或限制煤炭使用),如果计算出与其政策等价的碳价,则可以加入最低价格协议。

污染者付出代价

收费退还制(Feebates)是政策制定者可以采用的另一个方案。顾名思义,在这一制度下,政府对污染者收取费用,并对能源高效和环境友好的做法提供退款。这一制度鼓励人们选择混合动力车,而不是耗油量大的汽车,或使用太阳能或风能等可再生能源,而不是煤炭,从而减少排放。

政策不限于提高发电或国内运输的排放价格,还应制定针对其他温室气体的定价方案,例如,林业、农业、采掘业、水泥生产和国际运输产生的温室气体。

另外,政府需要采取措施支持清洁技术投资。这些措施包括,为适应可再生能源而进行电网升级,开展研发活动,以及采取激励措施克服新技术面临的障碍(如公司高效生产清洁能源所花费的时间)。

世界在寻找促进投资和增长、从而创造就业的途径。在这方面,没有比投资于清洁能源以减缓和 适应 气候变化更好的方式了。向清洁能源的过渡可能看起来令人怯步,但政策制定者能够采取行动改变当前的气候变化趋势。正如纳尔逊 • 曼德拉说过的:“在事情未成功之前,一切总看似不可能。”

blog101019-fm-chart-chinese

*****

Vitor Gaspar ,葡萄牙人,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主任。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他曾在葡萄牙中央银行担任多个高级政策职务,包括最近担任的特别顾问。2011年至2013年,他任葡萄牙财政部长;2007年至2010年,任欧洲联盟委员会欧洲政策顾问局负责人;1998年至2004年,任欧洲中央银行研究总干事。Gaspar先生拥有里斯本新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并在该大学做博士后。他曾就读于葡萄牙天主教大学。

Paolo Mauro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副主任。他之前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洲部、财政事务部和研究部担任多个管理职务。他曾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并在2014-2016年担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凯瑞商学院的访问教授。他的文章在《经济学季刊》、《货币经济学杂志》和《公共经济学杂志》等期刊上发表,并被学术界和主要媒体广泛引用。他与其他人合著了三本书,包括《移动的世界:更平等的全球经济中的消费模式》、《新兴市场与金融全球化》和《削减公共债务》

Catherine Pattillo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助理主任兼财政政策和监督处处长,负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财政监测报告》。她研究宏观财政问题。从牛津大学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来,她曾就职于研究部,开展非洲和加勒比国家的工作,以及战略、政策及检查部,负责低收入国家问题以及性别、不平等和气候变化等新问题。她就这些领域发表了大量文章。

Ian Parry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环境财政政策方面的主要专家,专门从事对气候变化、环境和能源问题的财政分析。在2010年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Ian 担任未来资源研究机构以 Allen V. Kneese 命名的环境经济学研究主任职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