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距扩大:发达经济体内部的地区不平等

(图片:Nancy Wiechec/Newscom)

(图片:Nancy Wiechec/Newscom)

2019年10月9日

一国内部各地区之间的经济表现差异可能很大,有时甚至大于各国间的差异。

例如,美国的平均实际人均GDP比斯洛伐克高出约90%。同时,在美国内部,纽约州的人均GDP比密西西比州高出100%。

很多人担心,这种显著而持续的差异显示,一些地区和人们被落在后面,从而损害了包容性增长。地区表现不佳可能引发不满情绪,侵蚀 社会信任和凝聚力

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的第二章分析发达经济体中表现较好和较差的地区之间的差距,发现这种差距在很多情况下已经扩大。我们还分析地区劳动力市场如何对贸易和技术冲击作出反应,这些冲击体现在,外部市场进口竞争加强,以及更容易受自动化影响地区的机器设备成本下降。分析结果显示,只有技术冲击产生持久影响,特别是对于表现差的地区。

衡量地区差异

衡量地区不平等的一个方法是计算90/10比率,即一国内处于前10%的地区(第90百分位数)的实际人均GDP除以倒数10%地区的实际人均GDP。对于意大利,90/10比率约为2,意味着,富裕的特兰托省的人均GDP约为西西里岛的两倍。与此形成对照,日本的90/10比率较小,为1.35。

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发达国家内部的地区差异逐渐扩大,在一定程度上逆转了之前三十年的显著缩小趋势。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经济体内部的90/10比率目前约为1.7,这说明,平均而言,处于第90百分位的地区比处于第10百分位的地位富裕70%。不过,地区内部的收入变动往往比地区之间的变化幅度大得多。

差异扩大还意味着,发达经济体较贫穷的地区不再像以前那样快速追赶富裕地区。

Blog100919-chart1-Chinese

巨大差异

根据《世界经济展望》这一章的分析,如果一个地区满足以下两个条件,则将其归为落后地区:该地区2000年的初始实际GDP低于本国中位地区水平,以及该地区2000-2006年的平均增长率低于本国同期平均增长率。

但不仅仅是产出,其他方面也存在差异。平均而言,落后地区的人们在医疗卫生方面的境况也更差,婴儿死亡率更高,预期寿命更低。在落后地区,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人和适龄劳动人口(25-54岁)的比例更小,失业率更高,劳动力参与率更低。

与这些不利的人口状况相一致,落后地区各个部门的劳动力生产率(每名工人的产出)往往更低。其中,公共部门的劳动力生产率约低5%,制造业以及金融和专业服务的劳动力生产率约低15%。

此外,较贫穷地区往往专注于农业和制造业,而不是信息技术、通信和金融等高生产率服务部门。气候变化可能加剧差异,因为气温上升会降低农业和高温作业行业的生产率,通常对落后地区产生更大影响。

Blog100919-chart2-Chinese

冲击的影响

为了更好理解地区差异,我们的研究分析了贸易和技术冲击对地区失业和移民的影响。

我们发现,贸易冲击(外部市场进口竞争加剧)平均而言没有对地区失业产生显著影响,对所有地区和落后地区都是如此。尽管这些冲击往往会在一年之后降低劳动力参与率,但这种效应很快消退。对于认为国际贸易对地区增长尤其具有破坏作用的人来说,这一分析结果可能很意外。

然而,技术的影响却是不同的。我们发现,负面技术冲击(以机器设备成本下降为代表)导致更易受到自动化影响的所有地区的失业率增加,但落后地区受损尤其严重。

Blog100919-chart3-Chinese

我们的研究还显示,在容易受到自动化影响的落后地区,冲击之后离开该地区的人数减少,这种减少具有统计显著性。这表明,相比其他地区,这些地区的工人更难到外面寻找更好的工作。落后地区劳动力对技术冲击的调整受到阻碍。

以人和地点为重心

减少扭曲以及提高市场开放性和灵活性的政策有助于尽量减轻冲击导致的失业率上升,并改善劳动力和资本的重新分配。对失业工人进行再培训和加快再就业的劳动力政策也有所帮助,特别是在落后地区。降低市场准入壁垒,提高贸易开放度,从而使产品市场更加开放,这能促进资本流向回报更高的地区和企业。

此外,各项研究提出的一个重要建议是,提高教育和培训质量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工作环境,这将对失业率较高的落后地区带来尤其显著的好处。

最后,旨在缩小地区间差距的财政政策(例如,针对落后地区提供财政支持,实施计划促进工人再安置),以及提供缓冲以应对地区冲击,也能起到作用。但这些地区性政策必须谨慎加以设计,使其促进而非阻碍相关调整。

*****

John Bluedorn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结构改革小组的高级经济学家。他之前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部欧元区小组的成员,曾参与《世界经济展望》若干章节的撰写工作。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他是牛津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并在英国的南安普敦大学担任教授。Bluedorn先生发表了多篇关于国际金融、宏观经济以及发展的文章。他拥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学位。

Weicheng Lian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的经济学家。此前他曾就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部。他的研究兴趣包括宏观金融(侧重于房地产趋势和周期),以及全球经济的结构性变化。Lian先生拥有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Natalija Novta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的经济学家,从事《世界经济展望》方面的工作。此前,她曾在西半球部和财政事务部工作。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她曾任职于塞尔维亚财政委员会、塞尔维亚财政部以及国家经济研究局。她拥有纽约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过去的研究侧重于贸易流动、公共部门就业、气候变化以及冲突问题。

Yannick Timmer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的经济学家。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Yannick从都伯林圣三一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Yannick还是普林斯顿大学的访问学生,并在欧洲系统性风险委员会、德意志联邦银行和爱尔兰中央银行任职。他的研究范围包括宏观经济和金融方面的各种问题。他的研究文章发表在《金融经济学期刊》、《金融研究评论》等主要学术刊物上。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