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初步企稳,复苏乏力?

(图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图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2020年1月20日

在去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中,我们对全球经济的描述是增速同步放缓,且下行风险的加剧可能进一步破坏经济增长。此后,随着中美宣布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以及英国“无协议退出欧盟”的可能性降低,部分风险在一定程度上消退。货币政策继续为经济增长和宽松的金融条件提供支撑。在此背景下,目前有初步迹象显示,尽管全球经济增长乏力,但可能正在企稳。

在本期《世界经济展望》最新预测中,我们预测全球经济增速从2019年的2.9%小幅上升至2020年的3.3%和2021年的3.4%。对2019年和2020年的增速预测小幅下调0.1个百分点,2021年下调0.2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印度的经济增速有所下调。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期复苏仍存在不确定性。它继续依赖于承压和表现不佳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复苏,因为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速稳定在接近当前水平。

有初步迹象显示,制造业和贸易的萎缩可能开始触底反弹。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汽车部门表现的改善,因为新排放标准带来的扰乱开始消退。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如果能持久,预计到2020年年底贸易紧张局势对全球GDP的累计负面影响将从0.8%降至0.5%。

服务部门仍处于扩张区间,工资持续上涨支持了稳健的消费者支出。主要经济体几乎同步的货币宽松支撑了需求,其对2019和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的贡献估计均为0.5个百分点。

在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速预计将从2019年的1.7%略微下降至2020年和2021年的1.6%。依赖出口的经济体(如德国)应该从外部需求改善中受益,而随着财政刺激措施的效果消退,美国经济增速预计将会放缓。

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我们预计经济增速将从2019年的3.7%上升至2020年的4.4%和2021年的4.6%。三年的增速预测均下调了0.2个百分点。下调的最大因素是印度,由于非银行金融部门承压和农村收入增长乏力,其经济增速急剧放缓。

中国经济预计2020年增长6%,上调了0.2个百分点,反映了与美国达成的贸易协议。

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的回升仍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因为其依赖于承压经济体(如阿根廷、伊朗、土耳其)以及表现不佳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如巴西、印度和墨西哥)增长表现的改善。

风险消退,但依然突出

总体来看,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仍偏向下行,尽管贸易方面出现利好消息且各方对英国“无协议退出欧盟”的担忧日益减弱。美国和欧盟之间可能出现新的贸易紧张局势,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也可能重现。此类事件,加上不断加剧的地缘政治风险和社会动荡,可能逆转宽松的金融条件,暴露出金融脆弱性,并严重破坏经济增长。

重要的是,尽管下行风险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不及2019年突出,但应对风险的政策空间也更加受限。因此,政策制定者必须采取有利的政策,进一步降低国内和国际层面的政策不确定性。这将有助于重振依旧疲软的投资。

政策优先事项

通胀依旧低迷的国家应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鉴于低利率水平预计将长期持续,当局应积极运用宏观审慎工具来防范金融风险的累积。

考虑到利率水平处在历史低位以及生产率增长疲弱,具备财政空间的国家应该围绕人力资本和气候友好型基础设施进行投资,以提振潜在产出。债务水平不可持续的经济体需要进行整顿,措施包括有效的收入调动。为确保在经济增速急剧放缓的情况下做出及时的财政应对,各国应事先制定应急措施,加强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当局可能需要协调财政应对措施来提升个别措施的有效性。在所有经济体,当务之急是实施结构性改革,加强包容性并确保安全网能保护脆弱群体。

各国需要在多个领域开展合作,以提振经济增长,促进共同繁荣。它们需要逆转保护主义的贸易壁垒,解决围绕世贸组织上诉法院的僵局。它们必须采纳相关战略来限制全球升温以及气候相关自然灾害的严重后果。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国际税收制度以适应日益增长的数字经济,减少避税和逃税,同时确保所有国家能公平分享其税收收入。

综上所述,虽然出现企稳迹象,但全球增长前景依然乏力,没有出现增长拐点的显著迹象。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全世界需要加强多边合作和国家层面的政策,为惠及所有群体的持续复苏提供支持。

blog012020-chart2-chinese

*****

吉塔 戈皮纳特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顾问兼研究部主任。从事公共服务前,她就任于哈佛大学经济系,职位是国际研究和经济学John Zwaanstra教授。

戈皮纳特女士的研究重点是国际金融和宏观经济学,曾在诸多顶级经济学期刊上发表文章。她撰写了大量关于汇率、贸易和投资、国际金融危机、货币政策、债务和新兴市场危机的研究文章。

她是当前版本《国际经济手册》的联合编辑,之前担任《美国经济评论》的联合编辑和《经济研究评论》的主编。此前,她还担任国家经济研究局国际金融和宏观经济学项目的联合负责人,波士顿联储访问学者,以及纽联储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2016至2018年,她担任喀拉拉邦首席部长的经济顾问。她还是印度财政部二十国集团事务名人顾问小组成员。

戈皮纳特女士曾当选为美国艺术和科学院以及计量经济学会院士,获得华盛顿大学杰出校友奖。 2019年,《对外政策》提名她为全球杰出思想家;2014年,她被评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5岁以下最杰出的25位经济学家之一;2011年,被世界经济论坛选为全球青年领袖。印度政府授予她海外印裔的最高殊荣——萨满奖(Pravasi Bharatiya Samman)。2005年担任哈佛大学教职前,她在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担任经济学助理教授。

戈皮纳特女士生于印度。她是美国公民及印度海外公民。她于2001年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此前,她分别获得德里大学文学学士学位,以及德里经济学院和华盛顿大学文学硕士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