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非洲的梦想

(图片:Melba-agefotostock-Newscom)

(图片:Melba-agefotostock-Newscom)

2020年2月26日

到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一所学校看一看,既能看到未来充满希望的愿景,也能提醒人们实现这一愿景的困难。我最近对塞拉利昂和尼日尔的访问清晰地突显了这两方面。

在塞拉利昂,摄政广场市政学校的教室展示了政府雄心勃勃的免费优质教育计划,该计划旨在培养本国最宝贵的资源——孩子们。在那里,求知若渴的学生专心而勤奋,但他们的教育受到班级人数过多、教师负担过重和培训不足以及教材缺乏的限制。

同时,在尼日尔,变革的动力也很强。在萨赫勒沙漠边缘的一家研究中心,科学家们正在努力通过高科技解决疟疾和气候变化问题。但就在几英里之外,各个年龄段的学生都在用稻草建成的校舍里接受基础教育,教室里只有黑板,几乎没有书本。

教育和技术推动变革

尽管面临挑战,但给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重点将教育作为变革的驱动力,以及本着开放态度使用技术实现这一目标。这是一幅充满希望的图景——特别是如果这些国家能在国内外找到新的资金来源,并富有想象力地利用技术来克服资源短缺。

2002年,塞拉利昂走出历时十年的内战,踏上复兴之路。它得到16亿美元的债务减免,开始开采庞大的铁矿床。2014年,在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跌的环境下,埃博拉病毒又给塞拉利昂及其两个邻国——几内亚和利比里亚——造成严重破坏。塞拉利昂人现在必须找回失去的时间。

如今,政府雄心勃勃的发展计划侧重于对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本的投资。技术将是该计划的一个关键要素;例如,使用数字化评估教育进展。基础和高中教育部长David Moinina Sengeh(兼政府首席创新官)是非洲最杰出的知识分子之一。他从麻省理工学院博士毕业,曾在IBM领导人工智能工作。他目前负责塞拉利昂的教育工作。对于塞拉利昂这样一个40%以上人口不到15岁的国家来说,教育至关重要。

投资于未来

投资于本国的儿童及其教育是塞拉利昂国家发展计划的核心。 这项工作有可能在未来几十年中将GDP提高40%,并减少收入不平等。对于一个人均GDP仍仅略高于500美元、一半以上人口生活在贫困中的国家而言,这种效果将是巨大的。

但是,一国如何获得投资资金?一项关键任务是以公平的方式增加税收,并提高政府支出效率。加强治理(包括打击腐败)的工作对这两个方面都有帮助。这也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塞拉利昂合作的一个领域。在收入调动和税收管理等领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该国提供培训和其他切实的支持。有趣的是,塞拉利昂正在利用人口智能和机器学习来创建技术解决方案,解决其中的一些问题。

尽管国际社会在埃博拉危机期间加大了援助力度,但近几年来的援助水平却在下降。例如,卢旺达和莫桑比克在内战结束后的十年中,获得的赠款援助约占GDP的8-9%。然而,今天在塞拉利昂,这种援助已下降至GDP的2-3%。

尼日尔面临的挑战

尼日尔也面临严峻的挑战。近年来,尼日尔增长强劲,计划从2022年开始出口原油。但是,尼日尔是世界人口增长率最高的国家(3.8%,平均每个母亲有7个以上的孩子,并且儿童死亡率很高),因此,发展新兴的私营部门和创造就业机会是首要工作。

更糟糕的是,尼日尔面临着两个生存威胁:军事冲突和气候变化。这些是萨赫勒地区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

武装冲突日益侵入尼日尔,该冲突来自尼日尔与马里、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利亚边界的恐怖组织。在经济上,对于一个资源已经捉襟见肘的国家来说,对高额安全支出的需求增大了公共财政难度,占用了本可用于尼日尔发展的资金。

作为一个主要依靠适度年降量的农业经济体,气候变化对尼日尔来说一直是一个现实问题。萨赫勒地区的气温上升速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1.5倍,导致降雨不规律且雨季缩短。联合国估计,萨赫勒地区80%的农田已经退化。

对于关注北非恐怖主义加剧和该地区移民涌入问题的发达经济体政府而言,武装冲突和气候变化也应当是它们考虑的问题。在经济发展与安全之间存在着共同利益,尤其是在欧洲。

将愿望变为现实

尼日尔和塞拉利昂这样的国家无法单独采取行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取决于调动国内外资源以实现国际社会确立的崇高目标。

需要做的只是走访一次基层,了解当地的愿望有多强烈,每一次进步有多重要。 有了更多的资源,这些国家可以实现更大的成就,将它们的愿望变为现实。

*****

大卫 利普顿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他于 2011 年出任此职务。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他曾担任克林顿总统的特别助理,并在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国际经济事务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高级主任。他还担任过克林顿政府财政部国际事务部长助理和副部长。此前,他曾在花旗银行任执行董事,在全球对冲基金摩尔资本管理公司担任高级职务,并曾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任职。他还曾担任伍德罗 • 威尔逊中心的研究学者。

1989 年至 1992 年,利普顿先生与当时的哈佛大学教授杰弗里 • 萨克斯合作,担任向资本主义转型中的俄罗斯、波兰和斯洛文尼亚政府的经济顾问。

利普顿先生拥有哈佛大学的博士和硕士学位以及卫斯理大学的学士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token_name="Curr Press Officer"]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