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渡难关:保护非洲人民和经济的健康

(图片:Amanuel Sileshi/iStock by Getty Images)

(图片:Amanuel Sileshi/iStock by Getty Images)

2020年3月25日

本篇文章是关于应对冠状病毒的特别系列博客文章之一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COVID‑19病例不断增加,可能带来与世界其他地区的一样的人员成本。经济成本可能同样是毁灭性的。

大规模措施

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在迅速行动,采取大规模措施遏制病毒传播,包括限制公共集会、开展公共安全宣传以及类似措施。

但我们知道,对于该地区最脆弱的群体而言,“保持社交距离”并不现实。仅有少数人才有可能在家工作。所以,关闭边境(对于人,而不是必需物品)的艰难决定变得更加重要。如果我们想尽量减少本已脆弱的卫生体系承受的额外压力,就更是如此。

从卫生危机到全球经济危机

一开始的卫生危机现在已经变成全球经济危机。我们担心,非洲国家将被这场危机卷入其中。

十年前,该地区没有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较低的债务水平意味着多数国家有空间增加支出,能够实施逆周期政策。另外,非洲国家与全球金融市场的融合程度较低,这意味着仅有少数国家因失去融资渠道而受到损害。

今天,这两个条件都不再存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许多国家扩大支出的预算空间有限。它们也更加依赖全球资本市场。

这次将不同

这场全球疫情将通过三种方式对撒哈拉以南非洲造成严重经济影响。

第一,为放慢病毒传播而采取的必要措施将对当地经济产生直接影响。人们日常生活的中断意味着,带薪工作减少,收入减少,支出减少以及就业减少。另外,由于边境关闭,旅行和旅游业正在迅速枯竭,航运和贸易也受到影响。

第二,全球性的困难将对该地区产生溢出效应。主要经济体增长减缓将造成全球需求下降。生产和世界供应链的中断将对贸易产生更大影响。全球金融状况的收紧将限制融资渠道。各国投资或开发项目的启动可能也会延迟。

第三,大宗商品价格的急剧下跌将给石油出口国带来严重冲击,从而加剧前两种影响。 石油价格已经跌至几十年的最低水平。我们还不知道石油价格最终会到什么水平,但鉴于石油价格自今年年初已经下跌超过50%,这一影响将是显著的。我们估计,石油价格每下跌10%,石油出口国的平均经济增长率就会下降0.6%,总体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就会上升0.8%。

预测结果可能更低

在整个地区内,经济增长都将受到严重冲击。有多严重,现在还难说。但明确的是,我们今年4月地区展望报告中的增长预测会低得多。

经济增长的减缓意味着财政收入将减少,而此时各国都面临着扩大公共支出的需求。

但现在没有时间采取折中办法。无一例外,人们的健康是最重要的,因此,各国应扩大卫生支出。

各国还需应对经济影响。正确的应对政策取决于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其受影响最大的渠道,以及联系的深度。

尽管这种破坏局面的持续时间仍不清楚,但法尔流行病定律(显示感染病例的上升和下降呈钟形分布)让我们有所安心,因为冲击最终会过去。

财政为先

财政政策必须在缓解冲击方面发挥主导作用,一旦危机过去,财政头寸应回到与债务可持续性一致的中期路径。也可以考虑有针对性的现金转移,帮助面临压力的个人和家庭。

在可行的情况下,政府应考虑向旅游业等受冲击严重的部门提供有针对性的临时性支持。例如,通过有针对性地降低或推迟缴税来提供临时的税收减免,有助于解决受影响企业的现金流不足问题。

放松货币政策能对财政措施起到补充作用,特别是考虑到该地区绝大多数国家的通胀率都是个位数。金融措施有助于尽量减少对企业亟需的信贷和流动性造成的破坏,包括中央银行提供流动性或临时信用担保。实行灵活汇率制度的国家应当让汇率起到吸收冲击的作用。

保护生命和生计

重要的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不应“单打独斗”

当发生重大冲击时,融资不足往往会限制一国采取支持性政策。国际社会需要尽最大努力帮助缓解这种资金约束,确保人民的生命和生计不受破坏。

首要任务是保护生命,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在通过支持生计而尽力提供帮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在通过快速拨付的紧急融资机制提供500亿美元的可用资金,包括以高度优惠条件向低收入国家提供100亿美元的资金。

通过这些资金,我们加速向该地区国家提供支持。到目前为止,我们已收到近20个国家的紧急融资请求,另外10个或更多的国家可能很快也会提出请求。

我们的成员国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我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团队与国家官员之间的讨论正在迅速推进,我们预计将在4月初提供第一批这类资金支持。

对于面临艰难债务形势的国家,首要任务是相同的,即保护人民的健康。在这方面,国际社会可以加大工作力度。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控灾减灾信托立即提供债务减免,能够释放资源,用于亟需的卫生支出。这些国家还应从捐助方获得赠款和优惠资金。

国际应对行动

同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在与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开发银行和非洲联盟等伙伴方密切合作,应对这场危机。国际社会应对行动的速度和强度将是最重要的。

套用Gabriel Garcia-Marquez的话:正如战地部队,人类前行的速度取决于最脆弱群体。

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可以相信,它们拥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全力及全速的支持。

*****

Karen Ongley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洲部顾问,目前担任赴塞拉利昂代表团团长。自1998年加入国际货币基金以来,Karen就很多中低收入国家开展工作,包括阿富汗、阿尔巴尼亚、埃及、约旦、尼日利亚、也门以及西岸和加沙。她还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政策和其他政策问题开展了大量工作。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Karen在澳大利亚财政部从事税收政策和国际经济问题方面的工作,并曾担任一位内阁部长的政策顾问。她拥有悉尼大学和纽卡斯尔大学的学位。

Abebe Aemro Selassie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洲部主任。此前他担任该部门的副主任。他曾在基金组织带领团队就葡萄牙和南非开展工作,并负责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地区经济展望报告。他还曾就泰国、土耳其和波兰开展工作,并负责过一系列政策问题。 2006年至2009年,他曾任基金组织驻乌干达代表。在加入基金组织之前,Selassie先生曾在埃塞俄比亚政府工作。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