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这是一种取舍:要么拯救生命,要么挽救生计——这是一种虚假两难

2020年4月3日

在全世界应对COVID-19疫情过程中,一个又一个国家面临这样一种局面,即一方面需要遏制病毒传播,另一方面又要承受社会和经济陷入停滞的代价。

表面上看,必须做出取舍:要么拯救生命,要么挽救生计。这是一种虚假两难——控制病毒是挽救生计的前提。

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如此紧密地合作。世界卫生组织是为了保护人民的健康,就卫生优先事项提出建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为了保护世界经济的健康,就经济优先事项提出建议,同时帮助提供融资。

我们对政策制定者、特别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政策制定者发出的共同呼吁是,保护公众健康和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是相辅相承的。

世界卫生组织因其使命而处在这场危机的前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是如此。自COVID-19开始在全球蔓延以来,很短的时间内,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融资的需求急剧增加。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5年的历史中,从未有这么多国家(迄今有85个)同时需要基金组织的紧急融资。并且,这种融资的提供速度之快前所未有,第一批项目已被批准,资金已经拨付,在这些国家经济活动和财政收入突然减少的时候向它们提供了亟需的援助,使它们能够应对资金需求的急剧增加。

针对那些公共预算严重受限的国家,随着所需资金的到位,我们的共同呼吁是将卫生支出作为首要的重点支出。支付医生和护士的薪金,支持医院和急诊室,搭建临时野战诊所,购买防护装备和基本医疗设备,开展有关洗手等简单措施的公众意识宣传活动——这些都是在疫情中保护人民的关键投资。在太多地方,卫生体系尚未准备好应对大量的COVID-19患者,因此,最重要的是为它们提供支援。

在采取这些措施的同时,还必须为整个经济的优先工作提供支持,以期能降低失业、减少破产、最终确保经济复苏。这些工作是对卫生支出的补充而非替代,目的是向受影响最严重的家庭和企业提供有针对性的支持,包括现金转移支付、工资补贴、短期工作、加强失业福利和社会安全网,以及控制借款成本的上升。

我们认识到很难实现适当的平衡。病毒感染和抗击疫情的措施影响工人、企业和供应链,失业和不确定性抑制消费,金融状况急剧收紧,石油价格暴跌冲击大宗商品出口国,而所有这些都产生跨境溢出效应,在这样的环境下,经济活动急剧下滑。在非正规经济规模很大的国家,家庭依靠每日工资生存。在高度拥挤的城市贫民区,保持社交距离无法做到。

然而,我们确信,只有各国能够实现这一平衡,紧急融资才能发挥作用。世界卫生组织可以在关键的协调领域提供帮助,例如,确保以有效、高效和公平的方式生产和向有需要的群体提供医疗用品——例如通过促进预购协议。世界卫生组织也在与医护人员个人防护设备的供应商合作,确保供应链正常运转。这是一个可以与其他国际机构有效合作的领域——例如,世界银行能够汇总需求,批量购买医疗用品。

就其本身而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目标是将紧急融资能力提高一倍,从500亿美元增加到1000亿美元,相比成员国在过去紧急情况下可以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获得的资金,目前的可用资金增加了一倍。由于成员国采取了果断的行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万亿美元的总贷款能力目前得到保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在加强其通过控灾减灾信托向最贫穷成员国提供债务减免的能力,慷慨的捐助方正在向该信托提供赠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与世界银行一道,呼呼暂停最贫穷国家向官方双边债权人的债务偿还,直到世界经济因疫情而瘫痪的状态结束。

全球卫生危机的走势和全球经济的命运相互交织。抗击疫情是经济回升的必要条件。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彼此密切合作,并与其他国际组织紧密协作,帮助满足各国的重要需求。

我们在时间紧迫、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共同努力,必须将重点放在挽救生命和生计的正确优先任务上。我们的共同呼吁是,在人类处于至暗时刻之际,领导人必须立即为发展中经济体的人民采取行动。

• 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谭德塞博士是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