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情与亚太地区: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最低经济增速

  (图片:Amphol Thongmueangluang/Zuma Press/Newscom)

(图片:Amphol Thongmueangluang/Zuma Press/Newscom)

2020年4月15日

这是一场截然不同的危机。它比全球金融危机更严重,亚洲也不能幸免。2020年增长前景有极大不确定性,2021年前景更是如此,但冠状病毒将给整个亚太地区带来严重和前所未有的影响。

亚洲的经济增长预计在2020年将停滞在零增长。这是近60年来的最差增长表现,包括在全球金融危机(当时的增长率是4.7%)和亚洲金融危机(1.3%)期间。不过,从经济活动看,亚洲的情况仍好于其他地区。

blog041520-apd

增长预测的下调幅度很大,从3.5个百分点到超过9个百分点不等。韩国看来设法减缓了病毒传播,同时尽可能避免了生产的长期停工,其增长预测下调了3.5个百分点。澳大利亚、泰国和新西兰都受到全球旅游业下滑的打击,澳大利亚还受到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冲击,这些国家的增长预测下调幅度超过9个百分点。在亚太地区内,太平洋岛国最为脆弱,因为它们的财政空间有限,医疗卫生基础设施相对欠发达。

双重下滑

除了国内防控措施和保持社交距离做法带来的影响外,两个关键因素将决定亚洲的前景:

  • 全球增长减缓:全球经济预计在2020年将收缩3%——这是自“大萧条”以来的最严重经济衰退。这是一种同步收缩,全球经济突然停滞。亚洲的主要贸易伙伴预计将急剧收缩,包括美国将收缩6.0%,欧洲将收缩6.6%。
  • 中国增长放缓:中国经济增速预计将从2019年6.1%下降到2020年的1.2%。这与中国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增长表现形成鲜明对照,当时中国实施了约相当于GDP 8%的重要财政刺激,增长率保持9.4%的水平,基本没有变化。我们不能期望这次还能有如此大规模的刺激,而且,中国也不能如2009年那样帮助支持亚洲的增长。

2021年的前景虽然高度不确定,但预期将实现强劲增长。如果防控措施发挥作用,并且实施大规模刺激以减少“创伤”,亚洲的增长预计将强劲回升,比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回升力度更大。但是,不存在任何自满的余地。该地区各经济体处于疫情的不同阶段。中国经济正开始恢复,其他一些经济体正在实行更严格的封锁,而另一些经济体正经历第二波病毒感染。前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病毒的传播速度和政策如何应对。

政策优先事项

这是一场截然不同的危机。为此,必须采取全面、协调一致的应对政策。

当务之急是支持和保护医疗卫生部门,以控制病毒,并采取减缓病毒蔓延的措施。一国如果没有足够的预算空间,则需要重新安排其他支出的优先次序。

防控措施正在对经济造成严重影响。需要对受冲击最严重的家庭和企业提供有针对性的支持。这是一次对实体经济的冲击——与全球金融危机不同——需要直接保护人民、就业和产业,而不仅仅是通过金融机构提供保护。

疫情也在影响金融市场及其运作方式。应明智地运用货币政策,以提供充足的流动性,缓解各行业和中小企业的财务压力,并在必要时暂时放松宏观审慎监管。

需要控制外部压力。必要时,应寻求双边和多边互换额度以及多边机构的资金支持。在没有互换额度的情况下,外汇市场干预和资本管制可以作为替代措施。

有针对性的支持,加上复苏期间的国内需求刺激,将有助于减少经济创伤,但这些措施需要惠及个人和小企业。

亚洲经济体已经朝着这个方向采取若干举措,对卫生部门提供直接支持,并实施直接的一揽子财政刺激——在一些亚洲发达经济体,这种财政刺激的规模远远大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刺激规模。另外,许多经济体采取了旨在帮助中小企业的措施。

该地区的中央银行提供了充足的流动性,降低了利率,一些中央银行还采用了量化宽松措施。例如,日本银行在与其他中央银行协调基础上,扩大了其回购操作,以确保市场平稳运行,并且实施了便利企业融资的措施。

但是,对于预算中增加支出的空间有限的亚洲新兴市场经济体,可能需要进一步采取行动。如果形势恶化,许多新兴经济体可能被迫采取“不惜一切代价”的方法,尽管其预算面临约束,且其货币不是国际化货币。许多国家将面临政策取舍。

例如,中央银行正考虑在一级市场购买政府债券,以支持对中小企业和家庭的关键资金救助,避免发生大面积裁员和违约。直接货币化的另一种选择是,更灵活地使用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通过与政府共同分担风险的方式来积极支持银行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在这方面,临时的资本外流管制可以发挥作用,以确保在资本大量流动、资产负债表错配和动用其他政策工具空间有限的情况下保持稳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支持

自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我们一直在与该地区的国家当局保持联系,并提供建议和援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具备各项工具,以帮助成员国克服危机,限制人员和经济成本。该地区超过15个国家已经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两项紧急融资工具(快速信贷快速融资工具)表示兴趣。

*****

李昌镛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部主任。在加入基金组织之前,李昌镛博士曾任亚洲开发银行(ADB)首席经济学家。他曾担任ADB经济与发展趋势问题的首席发言人,并负责经济与研究部的管理工作。李昌镛博士曾担任韩国二十国集团峰会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在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任职之前,李昌镛博士是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罗切斯特大学助理教授。他经常积极为韩国政府提供政策建议,包括总统办公室、财政经济部、韩国央行、韩国证券集中托管公司和韩国发展研究所等。他的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宏观经济、金融经济学以及韩国经济,在这些领域发表了很多论文。李昌镛博士拥有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本科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