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财政政策,遏制COVID-19疫情造成的损害

(图片:NICK-OXFORD-REUTERS-Newscom)

(图片:NICK-OXFORD-REUTERS-Newscom)

2020年4月14日

在疫情蔓延期间,财政政策是挽救生命和保护人民的关键。政府必须竭尽所能,但同时保证对行动负责。

《财政监测报告》指出,政策制定者如何才能够提供紧急救助来实现以下目标:挽救生命;保护人们免受失业和收入损失,防止企业破产;以及促进经济复苏。

迄今为止,各国已经采取规模约达8万亿美元的财政行动,以控制疫情及其对经济造成的损害。

全球范围内提供的紧急救助包括,增加财政支出和放弃财政收入(3.3万亿美元),公共部门贷款和注资(1.8万亿美元),以及担保(2.7亿美元)。二十国集团发达和新兴经济体处在行动前线,其措施总规模达7万亿美元。税收和福利体系中对收入和消费起到稳定作用的自动稳定机制,如累进税和失业福利,也提供了财政支持作用。

“交通规则”

各国应遵循三个指导原则:

  • 向家庭提供支持,确保人们能获得基本用品和服务并保持合理生活水平。为了避免永久创伤,应向有生存力的企业提供支持,以限制裁员和破产。
  • 以临时和高效的方式部署资源,并在多年期财政报告中反映相关成本。政府应根据干预规模相应加强善治原则。例如,这应包括:准确的会计核算;频繁、及时和完整的信息披露;以及采用相关程序开展事后评估和问责。总之,政策制定者应竭尽所能,但同时保证对行动负责。
  • 评估、监测和披露财政风险,因为不是所有措施都对赤字和债务立即产生影响。例如,政府对企业贷款提供的担保可能没有前期成本,但如果企业今后无法偿还债务,就会体现在政府账户上。

在全球范围内采取行动挽救生命

为了挽救生命,政府应根据需要尽可能为额外的卫生和紧急服务提供资金。但这具有挑战性。

  • 首先,医疗卫生能力有限的国家无法充分增加资源。
  • 其次,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面临借款约束,为此,需要在将支出转向卫生部门的同时,维护社会保障支出和重要公共服务(交通、能源、通讯)。

全球协调有助于实现普遍的低成本疫苗和药品,并支持卫生能力有限的国家,包括通过援助、医疗资源和优惠紧急融资。正如总裁在最近一次讲话中表示的,国际货币组织随时准备部署一万亿美元的贷款能力来支持成员国,重点是低收入发展中国家。

通过有针对性的财政措施保护生计

为减缓病毒传播而采取保持社交距离的做法,包括关闭学校、餐馆、购物中心、办公室和工厂,不可避免地带来经济成本。个人和企业需要大规模、及时、临时性、有针对性的财政支持,以便能继续维持下去。

各国的体制和财政能力将影响其所能提供救助的规模,同时,措施的设计和类型也会受到影响:

  • 发达经济体具有强健的税收和福利体系,因此,可以利用支出、税收和流动性方面的各种工具为个人和企业提供支持。例如,美国和德国的措施包括扩大失业福利(包括对于自雇职业者),工资税延期缴纳,以及对中小企业的工资补贴。

许多工人、小企业和个体经营的企业主都在为支付账单、偿还债务和维持员工工资而苦苦挣扎。为了帮助他们,一些欧洲国家提供了流动性支持,例如,可负担的贷款或担保。法国和日本向那些生病、自我隔离、或在学校关闭期间必须在家照顾孩子的人们提供政府供资的带薪病假和家事假。

  •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采取应对行动的预算空间通常较小。它们面临多重冲击:流行病蔓延,国外对其货物和服务的需求急剧下降,大宗商品价格暴跌,资本外流,以及金融市场借款成本上升。此外,它们的税收和福利体系相对欠发达。

在这种情况下,印度和肯尼亚等国利用独特的识别系统和数字技术进行现金转移支付,或以实物形式提供食品和药品,这些都是可能的方案,孟加拉也采取了这种做法。中国向受影响最严重的个人和企业提供暂时的税收减免,包括在交通、旅游和酒店服务行业。及时的增值税全额退税能使企业获得亟需的现金。

通过广泛的财政刺激促进经济复苏

随着疫情消退、“大封锁”状态结束,全球协调一致、基础广泛的财政刺激可能成为促进经济复苏的有效手段。协调能提高政策行动的有效性。但同时必须尊重各国的相关差异,主要是其融资能力的差异。

流行病的蔓延和相关的大封锁措施导致债务和赤字上升到超过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水平。随着疫情消退、经济在2021年复苏,公共债务比率预计将稳定在新的更高水平。如果《世界经济展望》中的不利情景变为现实,债务水平将更高,债务动态将会更加不利。

我们还没有掌握足够的信息来预测最终复苏的时间和状况。但在紧急时期,这意味着政策制定者应竭尽所能,但同时确保对自身行动负责。

*****

Vitor Gaspar ,葡萄牙人,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主任。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他曾在葡萄牙中央银行担任多个高级政策职务,包括最近担任的特别顾问。2011年至2013 年,他曾担任葡萄牙财政部长和国务部长。2007年至2010年,任欧盟委员会欧洲政策顾问局局长,1998年至2004年,任欧洲央行研究部主任。Gaspar先生拥有里斯本新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并在该大学做博士后。他曾就读于葡萄牙天主教大学。

W. Raphael Lam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高级经济学家。他的研究目前侧重于与不平等、政府间关系和财政规则有关的财政问题。他曾在亚太部参与中国和日本的国别工作,并曾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参加基金组织对冰岛的贷款规划工作。他过去的研究还涵盖财政和金融部门问题。他拥有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Mehdi Raissi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高级经济学家。他于2010年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就若干多边监督问题和若干国家(包括意大利、印度和墨西哥)开展工作。他拥有剑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他的研究兴趣包括宏观计量经济模型、宏观-财政联系以及主权债务问题。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