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在冠状病毒疫情之后的复苏——向小企业竭力提供救助

 (图片:erhui1979/iStock by Getty Images )

(图片:erhui1979/iStock by Getty Images )

2020年4月24日

本篇文章是关于应对冠状病毒的特别系列博客文章之一

亚洲受到第一轮冠状病毒疫情的严重影响,经济活动的突然停止也对家庭和企业同时造成冲击 ——首先是在中国,然后是亚洲其他经济体,现在已经在全球蔓延。政策制定者迅速采取应对措施,大幅增加支出,以支持医护服务以及脆弱的家庭和企业。中央银行迅速采取行动,扩大流动性。

尽管这帮助支撑了金融市场和情绪,但我们可能即将进入一个新的、更危险的“经济去杠杆”阶段,因为在现金流突然崩溃和信贷收紧的环境下,企业难以偿还贷款和支付员工。

彻底停止

在亚洲和其他地区,中小企业在这一新的“去杠杆阶段”面临更大风险。它们也集中于服务业,而防控病毒和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对服务业的冲击最大。与大企业相比,小企业的现金缓冲很少,杠杆程度更高,并且主要依赖短期贷款和留存收益。在这场 “史无前例的危机” 中,小企业面临严重的现金流短缺,融资渠道很少。银行需要大量提供营运资本,但银行自身也面临压力,因为大企业可以利用信贷额度来增加现金储备。由于银行注重首先服务于最大的客户,小企业将被抛在后面,只能自己想办法。

亚洲迄今为止采取的方法——借助监管宽容做法和提供担保来鼓励贷款展期,并向银行提供低成本贷款——有助于但不足以挽救中小企业,因为银行承担这一风险的能力和意愿有限。这两项措施都不能满足企业在现金流枯竭情况下为留住员工而对新营运资本的大量需求。一些民间调查显示,小企业作为这些经济体中的主要雇主,所剩现金可能不足以维持三个月,因此可能引发违约潮和失业率飙升的担忧。

为防止出现这种情况,小企业需要远远超过当前政策范围的临时救助——在整体经济中提供“营运资本过渡性贷款”。这种资金支持至关重要,能够维持就业和收入,防止经济下滑演变成长期的萧条,进而对经济造成永久性破坏。面对这种前所未有的冲击,只有公共部门有能力提供这种救助。

弥合差距

问题是,如何采取最佳方式实现这一目标,同时保持适当的激励机制。一个办法是,政府设立一个特殊目的载体——临时的公共实体,负责实现特定的目标,即促进向中小企业提供新的营运资本贷款。

为了满足最迫切的需求,只有那些能证明去年借款行为稳健、但目前收入因疫情而大幅减少的企业才有资格获得这种贷款。这些企业将向银行申请新的3年期贷款,用于满足营运资本需求和未来12个月到期的付款(利息加本金)。企业将相应承诺维持就业,同时避免派息或股份回购。

在公共部门这方面,中央银行将向特殊目的载体提供融资,用于从银行购买这些新的“营运资本贷款”,从而为银行释放当前发放更多贷款的空间。中央银行将以特殊目的载体的资产为担保,并从政府的初始股本投资获得一定程度的损失保护。

银行将保留贷款的剩余部分,以做到“利益共享,风险共担”。为了管理损失,特殊目的载体将寻求尽量扩大回收价值,让银行通过取消抵押品赎回权和破产程序回收违约贷款。这种做法可以容易地应用于以银行为中心的经济体,但也可以扩展到具有更发达资本市场的亚洲经济体,如日本和韩国,做法是将这些贷款证券化,并将这部分出售给机构投资者,与私人部门共同承担更广泛的风险。

不惜代价

另一个办法是政府使用其预算,但当前危机与过去危机的不同之处在于,营运资本贷款长期展期所需的资金规模庞大。亚洲许多新兴市场使用信用担保或贷款填补这一缺口的财政空间有限,但它们面临着巨大压力,必须采取一切措施防止大面积裁员和违约。一些经济体在考虑商业银行甚至中央银行直接对额外财政支出提供融资(即直接货币化)。

对于这些经济体,上文描述的运用中央银行融资灵活性的风险分担机制可以实现这个目标,同时维护来之不易的中央银行独立性和银行稳健性。通过提供一定程度的损失保护,财政政策可以对货币政策起到补充作用,并通过更多贷款增强潜在的经济收益。 发达经济体的政府和中央银行,如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通过实施 大众贷款计划,推出了类似的特殊目的载体,在一定程度上分担公共风险,为受困企业提供支持。

鉴于在这场危机期间需要采取非常规措施,亚洲的新兴市场可以借鉴其中一些做法,尽一切努力挽救经济。


*****

Kenneth Kang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及太平洋部副主任,负责东北亚经济体的工作,包括中国、香港、韩国和蒙古。此前,他曾就多国开展工作,包括意大利、日本、荷兰及欧元区,2003-2006年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韩国代表。他拥有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和耶鲁大学学士学位。

Chang Yong Rhee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部主任。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Rhee博士曾任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他曾担任亚洲开发银行经济与发展趋势问题的首席发言人,并负责经济与研究部的管理工作。Rhee博士曾担任韩国二十国集团峰会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在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任职之前,Rhee博士是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罗切斯特大学助理教授。他经常积极为韩国政府提供政策建议,包括总统办公室、财政经济部、韩国央行、韩国证券集中托管公司和韩国发展研究所等。他的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宏观经济、金融经济学以及韩国经济,在这些领域发表了多篇论文。Rhee博士拥有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本科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