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亚洲非正式工人的“新政”

(图片:Walter G. Allgöwer/ imageBROKER/Newscom)

(图片:Walter G. Allgöwer/ imageBROKER/Newscom)

2020年4月30日

与其他地区一样,为控制COVID-19疫情蔓延而采取的全面或局部封锁措施正在对亚洲的企业和工人产生严重影响。最容易受到冲击的是那些从事非全时和临时工作、没有社会保险的工人,以及在不被征税、不受任何形式政府监管的行业工作的工人。他们称为非正式工人,特别容易受到收入急剧下降和丧失生计的冲击。

非正式工人在亚洲地区许多国家的劳动力中占很大比例,但他们通常不享受病假或失业福利。他们获得医疗福利的机会通常很不稳定。而且,他们中的很多人要么根本没有储蓄,要么储蓄极其有限。许多工人,特别是个体经营者和领日薪工人,只能勉强糊口。如果他们在较长一段时间无法工作,他们的家庭收入将受到威胁。保护他们的收入——无论是通过增加失业津贴、降低所得税还是提供带薪病假——并通过转移支付来实现,几乎是不可能的。

时间就是一切。必须针对非正式工人及其家庭迅速采取有效的应对政策,以防止他们陷入(更严重的)贫困境地,并保护他们的生计。尽管面临预算和能力限制,该地区的国家正在采取措施帮助最脆弱群体。但是,鉴于经济冲击的规模,还需要付出更多行动。

非正式经济在该地区普遍存在

在亚太地区的非农业就业中,非正式工人所占比例接近60%,高于拉丁美洲和东欧;其中,日本比例最低,约为20%,而缅甸和柬埔寨高达80%以上。这包括在就业状况、收入和行业等方面具有非常不同的特征的工人。其中包括,在非正式和正式部门的企业中工作的、没有社会保障或其他正规保险安排的工人,以及个体经营者,例如,街头商贩和帮助其经营的家庭成员,以及按日计酬的临时工。

非正式工人属于贫困家庭的可能性是正式工人的两倍。尽管其中一些贫困家庭可以受益于转移支付计划,但抗击COVID-19疫情的福利的覆盖面和充足性仍是一个问题。

blog043020-chart

应对政策

随着该地区各国建立广泛的紧急安全网,正出现同时运用各种新旧政策的局面。

  • 扩大现有的社会援助计划。临时扩大现有计划,从而使覆盖范围扩大到更多群体(如越南),并增加福利金额(如孟加拉国)。尼泊尔和印度增加了对贫困家庭和非正式部门劳动者的实物和现金转移支付,而印度尼西亚则增加了对贫困家庭的公用事业补贴。
  • 实行新的转移支付。泰国采用无现金数字支付平台(Promptpay),为多达1000万农民和1600万未纳入社会保障计划的工人提供了三个月153美元的现金转移支付。在越南,来自税收和公用事业账单的信息用于为从事非正式经济活动的家庭和不得不暂时停止经营的个体经营者提供新的现金转移。
  • 制定公共工程计划。菲律宾采取了为非正式部门工人提供紧急就业等措施,以支持隔离区一些最基本的医疗服务。
  • 通过保留就业来维持生计,包括为小企业提供支持,以帮助其生存下去,例如,马来西亚已经为雇用不到5名工人的微型企业提供了特别补助。

展望未来:亚太地区的疫情后“新政”

COVID-19疫情暴露了在保护亚洲非正式工人和脆弱家庭方面的挑战。但当前的特殊形势也为解决长期存在的不平等(获得医疗和基本服务、融资及参与数字经济方面的不平等)以及加强对非正式工人的社会保障提供了机遇。

当前的疫情正在颠覆教育服务和社会援助方面的传统规范,互联网、移动和数字支付平台的覆盖范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泛。非正式工人现在需要的是一项“新政”,它不仅针对疫情的经济影响而提供直接的社会保障,同时也为未来建立更强大的社会安全网奠定基础。如何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 做好基础工作。亚洲发展中国家如果能找到国际援助和内部融资,应利用这些资金来有效实施公共卫生应对政策,巩固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和扩大覆盖面,并纠正清洁水和卫生设施方面的缺陷。
  • 建立更广泛和更具包容性的安全网。政府可以利用公民身份识别系统和数字技术,例如印度的生物识别Aadhar系统,从而使社会保障计划更快、更高效地覆盖大多数面临风险的人们,并且能够在危机时期扩大规模。应当抵制实行普遍现金转移、“把钱发给所有人”的诱惑,目的是以合理的财政成本确保对最脆弱群体提供充分的支持。
  • 投资于数字容量和带宽在所有发展中国家,扩大可用于教育和金融服务的数字平台,将有助于确保所有人更多、更公平地获得这些服务。

解决亚洲非正式经济普遍存在的问题,还需要采取综合措施来改善营商环境,消除繁重的法律和法规障碍(尤其是针对初创企业),并对税收制度进行合理化改革。具体政策将视各国国情而定,但其目标应是将非正式工人纳入基本社会安全网,同时提高他们的生产率。

*****

Era Dabla-Norris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部亚洲一处处长及赴越南代表团团长。她之前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处长,就结构性改革和生产率、收入不平等、财政溢出效应、债务和人口趋势等问题开展工作。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来,她先后负责多个发达、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的工作,就一系列议题广泛发表了著述,并是世界经济理事会的供稿成员。她从德里经济学院获得理学硕士学位,从德克萨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

Chang Yong Rhee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部主任。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Rhee博士曾任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他曾担任亚洲开发银行经济与发展趋势问题的首席发言人,并负责经济与研究部的管理工作。Rhee博士曾担任韩国二十国集团峰会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在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任职之前,Rhee博士是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罗切斯特大学助理教授。他经常积极为韩国政府提供政策建议,包括总统办公室、财政经济部、韩国央行、韩国证券集中托管公司和韩国发展研究所等。他的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宏观经济、金融经济学以及韩国经济,在这些领域发表了多篇论文。Rhee博士拥有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本科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