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经济重启:正确的政策如何促进经济复苏

(图片:imagean/iStock by Getty Images)

(图片:imagean/iStock by Getty Images)

2020年6月30日

亚洲经济增长预计将收缩1.6%,这是人们记忆中首次出现的情况。相比4月的零增长预测,目前的预测已经下调。 亚洲2020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表现好于4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一些国家的疫情较早地稳定下来。然而,该地区多数国家的2020年增长预测已经下调,原因是全球经济形势更为疲弱,并且,一些新兴经济体的防控措施将持续更长的时间。

在不出现第二轮感染并且实施空前的政策刺激以支持经济复苏的情况下,预计亚洲经济增速在2021年将强劲反弹到6.6%。 但是,即使经济活动快速回升,COVID-19疫情造成的产出损失很可能会持续下去。我们预计亚洲2022年经济产出将比危机前预测的水平低5%左右;如果不包括中国(其经济活动已开始回升),降幅会更大。

 blog063020-chinese-chart1

天边的阴云

在对2021年及之后年份经济增长作出预测时,我们假设私人需求将强劲反弹;然而,这种预测可能过于乐观,原因有几方面:

  • 贸易增长放缓。 亚洲严重依赖全球供给链。在整个世界面临困境的环境下,亚洲无法继续保持增长。由于外部需求减弱,亚洲的贸易预计将显著收缩,日本、印度和菲律宾的贸易总额(出口加进口)2020年预计将下降20%左右。亚洲增长模式从高度依赖出口转向国内需求的调整过程已经开始,但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完成。
  • 封锁状态持续时间比预期更长。 即使完全放松了封锁措施,经济活动也不太可能回到充分运转水平,这是由于个人行为发生了变化,并且采取了保持物理距离和减少病毒传播的措施。我们近期研究显示,封锁措施可能导致经济活动(以工业生产衡量)每月收缩约12%,而防控措施的完全取消可能仅使经济活动增加7%左右。此外,许多亚洲经济体(特别是太平洋岛国)依赖旅游业、汇款和其他需要面对面接触的服务,它们的经济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复苏。
  • 不平等加剧。 亚洲的不平等现象已在加剧,我们的近期研究分析了过去的大流行如何导致收入不平等加剧并损害受教育程度有限的人的就业前景。由于亚洲非正规工人的比例很高,这些影响可能更为严重,从而导致经济复苏过程更为漫长。
  • 资产负债表薄弱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 在许多亚洲经济体,家庭和企业资产负债表被削弱,这可能对投资者情绪造成不利影响,并放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带来的不确定性上升的影响。

但并非近期所有的发展变化都是负面的。许多亚洲国家得以提供重要的货币和财政支持——通常是为家庭和企业提供担保和贷款。另外,石油价格下跌以及市场情绪和金融状况的改善对经济复苏起到了促进作用。然而,这些因素可能不会持久。例如,我们最近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更新提醒,金融状况的急剧调整(纠正当前金融市场与经济其他部分之间的脱节)可能会进一步提高亚洲前沿市场和低收入国家(特别是太平洋岛国)已经很高的借款成本。

支持经济复苏的政策

亚洲国家正在尝试重新开放经济,政策必须着眼于支持刚刚开始的复苏进程,而不会加剧脆弱性。它们必须明智地使用财政刺激,同时还应实施经济改革。优先工作包括:

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之间的紧密协调。货币政策应确保信贷流向家庭和企业。面临更大财政约束的国家还可以更加灵活、主动、透明地运用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以支持银行对小企业的银行贷款。在资本大量外流、资产负债表错配、宏观经济政策调控空间有限的情况下,可能需要实施临时的资本外流管理措施。

资源重新配置 为实现经济稳固复苏,需要退出当前阶段的支持措施,并过渡到实施新的政策,确保资源实现适当的重新配置,而不仅仅是最初侧重的防止现有企业破产,以此增强企业的偿付能力。例如,通过简化重组和破产框架使破产曲线变得平缓,确保银行具有充足的资本金,以及促进为有生存力的企业注入股本和向新企业提供风险资本。

解决不平等问题 应扩大利用医疗卫生和基本服务、金融和数字经济的渠道。应扩大社会安全网,将失业保险覆盖面扩大到非正规工人。为了解决普遍存在的非正规性问题,还需要实施全面的劳动力和产品市场改革,以改善营商环境,消除繁复的法律和监管障碍(特别是对于初创企业),并采取政策改革税收体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支持

自疫情爆发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所有成员国提供了政策建议、资金援助和其他支持,包括旨在提高政府官员技能和能力建设工作的远程倡议。到目前为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亚太地区的7个国家提供了紧急支持,其他国家也对我们的紧急融资工具表示了兴趣。鉴于当前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经济基本面稳健的国家可能还希望考虑使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防性信贷额度,如灵活信贷额度和短期流动性额度,以防范外部流动性突然收紧。事实上,标普全球和惠誉评级公司都在发布的报告中指出,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防性信贷额度这样的机制可以发挥缓冲经济的作用,从而为评级提供支撑。

*****

李昌镛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部主任。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李博士曾任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他曾担任亚洲开发银行经济与发展趋势问题的首席发言人,并负责经济与研究部的管理工作。李博士曾担任韩国二十国集团峰会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在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任职之前,李博士是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罗切斯特大学助理教授。他经常积极为韩国政府提供政策建议,包括总统办公室、财政经济部、韩国央行、韩国证券集中托管公司和韩国发展研究所等。他的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宏观经济、金融经济学以及韩国经济,在这些领域发表了多篇论文。李博士拥有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本科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