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办公不适用于穷人、年轻人和妇女

(图片:martin-dm/iStock by Getty Images)

(图片:martin-dm/iStock by Getty Images)

2020年7月9日

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正重创全球劳动力市场。数千万劳动者失业,还有数百万人完全退出了劳动力队伍,许多职业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会威胁到那些需要亲临工作场所或进行面对面互动的工作。那些不能远程办公(除非被认为是必要的)的人,将面临更大的工时减少或减薪、临时休假或永久裁员的风险。哪类工作和劳动者的风险最大?不言而喻,受影响最大的是那些最无力承受的人群:从事低收入工作的贫人和年轻人。

一篇新文章 中,我们以大量发达和新兴市场经济体为样本,分析了在家办公的可行性。我们估计,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89个成员中的)35个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中,近1亿劳动者可能因无法远程办公而面临高风险。这平均相当于这些国家所有劳动力的15%。不过,不同国家之间以及不同从业人员之间也存在重大差异。

每个国家的工作性质

大多数衡量远程办公可行性的研究都采用美国对各项工作的定义。但在其他国家,同样的职业在所需的面对面互动、生产过程中的技术密集度,或者甚至是数字基础设施的使用方面都可能有所不同。为了反映这一点,根据经合组织编制的关于35个国家的调查报告,我们构建的在家办公可行性指数采用了每个国家实际执行的工作任务。

我们发现,即使是同一职业,各国之间也存在显著差异。在挪威和新加坡,远程办公要比在土耳其、智利、墨西哥、厄瓜多尔和秘鲁容易得多,这仅仅是因为在大多数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一半以上的家庭甚至没有一台电脑。

<img width="/> 

哪些人最容易受到影响?

总体而言,餐饮和住宿业以及批发和零售业的从业人员受到的打击最大,因为他们的工作最不适合远程办公。这意味着在我们的样本中,有2000多万人在这些部门工作,他们面临的失业风险最高。然而,其中一些人比另一些更容易受到影响:

  • 年轻劳动者和未受过大学教育的人远程办公的可能性明显较低。这一较高的风险与受封锁和保持社交距离政策影响最严重部门劳动者的年龄特征一致。令人担忧的是,这表明危机可能加剧 代际之间的不平等
  • 妇女尤其可能受到沉重打击,这可能使近几十年来在性别平等方面取得的一些成果化为乌有。这是因为妇女过于集中在餐饮服务和住宿等受影响最严重的部门。此外,妇女承担着 更重的育儿和家务负担 ,而这些服务的市场供应已经被打乱。
  • 非全时劳动者和中小型企业的员工则面临更大的失业风险。当经济状况恶化时,非全时劳动者往往最先失业,而当情况改善时,他们又是最后被雇用。他们也不太可能获得医疗保健服务和可以帮助他们度过危机的正规保险渠道。特别是发展中经济体的非全时劳动者和从事非规工作的人群,他们陷入贫困的风险要高得多。

<img width="/> 

低收入和就业不稳定的劳动者受到的影响可能尤为严重,这会加剧社会中长期存在的不平等现象。我们发现,处于收入分配最底层的劳动者最不可能远程办公,美国和其他国家最近的失业数据证实了这一点。COVID-19危机将 加剧收入不平等现象

更糟糕的是,处于收入分配底层的劳动者过于集中在餐饮和住宿服务等受影响最严重的部门,这些部门都是最不适合远程办公的。 低收入劳动者也更有可能陷入勉强糊口的境地,因为他们几乎没有储蓄和信贷等财务缓冲。

<img width="/> 

如何保护最脆弱群体?

此次疫情可能会改变许多部门的工作方式。消费者可能更加依赖电子商务,这对零售业的就业情况不利;可能会叫更多的外卖,从而缩小餐馆员工的劳动力市场。

政府能做些什么?政府可以重点帮助受影响的劳动者及其家人,为他们扩大社会保险和社会保障体系,以缓冲收入和就业损失。工资补贴和公共工程计划可以帮助他们在经济复苏期间恢复生计。

为了减少不平等,给人们创造更美好的前景,政府需要加强教育和培训,让劳动者为未来的工作做好准备。政府也可以鼓励终身学习,通过增加受教育和获得技能培训的机会,帮助因COVID-19等经济冲击而失业的劳动者。

这场危机清楚地表明,能够上网是人们是否有能力继续工作的重要决定因素。投资数字基础设施和缩小数字鸿沟将使弱势群体能更好地参与未来的经济建设。

****

Mariya Brussevich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部东盟一处经济学家。她的研究兴趣包括结构转型、国际贸易和不平等。她拥有普渡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Era Dabla-Norris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部亚洲一处处长及赴越南代表团团长。她之前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处长,就结构性改革和生产率、收入不平等、财政溢出效应、债务和人口趋势等问题开展工作。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来,她先后负责多个发达、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的工作,就一系列议题广泛发表了著述,并是世界经济理事会的供稿成员。她拥有德里经济学院的理学硕士学位和德克萨斯大学的博士学位。

Salma Khalid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西半球部南部国家三处的经济学家。她的研究兴趣包括发展微观经济学、行为和实验经济学。她拥有密歇根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