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冠疫情蔓延之际支持移民和侨汇

(图片:Juan Alberto Casado/iStock by Getty Images)

(图片:Juan Alberto Casado/iStock by Getty Images)

2020年9月14日

正如新冠疫情(COVID-19)对某些社区的影响大幅超过其他社区一样,在全球范围内,新冠病毒对移民工人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也许出乎意料的是,尽管海外工人在疫情中处境艰难,但事实证明,在许多情况下,侨汇(他们汇回国内的资金)没有受到很大影响。但是这种趋势可能会逆转。移民工人过去几个月遭受的困境突出表明,需要向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提供支持,这种需求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迫切。 我们下面提供一些建议。

移民工人的困境

疫情暴发之后,许多在海外工作的外国工人失去了工作,并且据报道,最近被解雇的大量外国雇员滞留在东道国,无钱返回本国。

移民(其中许多人没有正式身份)一旦失业,往往比当地工人面临更沉重的负担。他们往往没有社会保障,得不到救济金支票,而当地工人能够得到这些支持。对于无正式身份或持临时工作签证的人,尤其如此。

同时,许多移民工人获得医疗服务的机会有限或根本没有。居住环境拥挤,加上工作条件差,他们更有可能染上病毒。

他们还可能担心被驱逐出境,因为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后,一些国家收紧了移民规定。

侨汇的前景

毫无疑问,随着雇用大量外国工人的国家陷入衰退,预计汇款将因疫情而受到严重冲击。此外,石油价格下跌拖累了海湾合作理事会国家和俄罗斯的经济前景,在这些主要产油国工作的数十万移民工人也因此受到影响。

移民汇回国的资金是外部融资的重要来源。去年,在57个国家,侨汇超过了GDP的5%。这些资金主要流向低收入家庭。在当前的卫生危机中,对这种收入的需求非常迫切。

今年4月,世界银行估计,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侨汇将下降20%。将侨汇对经济增长的弹性(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数值)运用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经济展望》 2020年6月的预测,所得出的侨汇预测与上面的情况基本一致。

但是,在金融危机期间,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仍然相对强劲,因此,接受侨汇国家的没有面临现在这么紧迫的侨汇资金需求。

<img width=

尽管考虑到新冠疫情的冲击及其可能对汇款产生的影响,情况并非那么糟糕。在接受侨汇的国家,不利冲击下的侨汇资金流入往往得以维持。这可能解释了今年上半年许多国家的侨汇为什么呈现了出乎意料的抗冲击性(见下文)。

尽管各国情况存在很大差异,侨汇从3月开始普遍下降,5月份开始趋稳,随后回升。这种趋势与发达国家疫情防控政策的严格程度大体吻合。发达国家在3月份采取了严格的防控措施,并从5月开始逐渐放松。

侨汇资金流动的反弹可能由以下因素驱动,一是接受侨汇的国家目前正在抗击疫情,因此移民更需要将钱汇给家人(见下文);二是外部需求崩溃。这说明了侨汇的逆周期作用。

但是,如果移民用微薄的积蓄支持国内家人,这可能无法一直持续下去,特别是如果东道国经济陷入长期衰退。例如,如果东道国经济今年下半年暴发第二轮疫情,侨汇资金流动可能受到进一步影响。

<img width=

<img width=

为了帮助移民工人,汇出和接受侨汇的国家都必须采取及时和适当的应对政策,这在当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在医疗、农业,食品生产和加工等行业,海外工人通常担当着重要的角色,并且往往冒着健康危险从事这些工作。

  • 东道国可以确保所有移民都能获得医疗及基本的商品和服务。各国已经在这方面采取了一些积极措施:葡萄牙对所有移民和寻求庇护者暂时赋予公民权。意大利宣布,对于在收割作物和照顾老人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超过五十万的无正式身份移民,实施临时工作许可计划。加利福尼亚州已向一项1.25亿美元的基金出资7500万美元,目的是向每名无正式身份的工人提供500美元。
  • 在海外工人的来源国,当局可以增加对脆弱家庭的支持,特别是在那些侨汇下降严重的国家。随着汇款的枯竭,定向现金转移支付和食品救济可能特别有助于保护贫困家庭以及可能重新陷入贫困的家庭。返乡的移民可能需要接受培训才能重新进入劳动力市场。在正规劳动力市场机会有限的情况下,提供信贷可以帮助他们创业。
  • 还可以利用技术支持移民工人及其家庭。例如,数字技术和移动支付系统可以用于促进和降低汇款收发的成本。2020年第一季度,发送汇款的平均成本约为7%。现在降低这一成本,将给贫困人口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

政府可以修改法规以促进资金流动,同时最大程度地减少不当使用的风险。放宽数字转账(例如通过移动电话)的上限,可以起到有益的作用。向汇款服务提供商提供税收优惠,以抵消收费的减少,如巴基斯坦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做法,这是一项明智的措施。孟加拉国为汇款人提供的2%现金返还等方案可以进一步支持侨汇资金的流动。 汇款服务提供商之间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也可以降低成本。

*****

Roland Kangni Kpodar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战略、政策及检查部的副组长,也是国际发展研究基金会(FERDI)的高级研究员。他从法国奥弗涅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自2006年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来,他的工作领域涉及若干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以及包括财政、对外、货币和金融部门在内的各种政策问题。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他还负责与多边开发银行之间的机构关系,并负责联合管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英国国际发展部在低收入国家的宏观经济研究项目。他发表了大量关于金融发展、减贫和财政问题(包括燃料补贴)的文章。他是多哥公民。

Saad Noor Quayyum 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战略、政策及检查部的经济学家。他从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从达特茅斯学院获得文学学士学位。他还曾在芝加哥联储研究部工作。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他从事关于侨汇、外国援助、贸易、增长、多样化和自然灾害方面的研究。此外,在若干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以及财政、对外、货币和金融部门政策挑战等方面,他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