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的实时影响:危机之中寻求平衡

(图片:IMF PHOTO/Jeff Moore)

(图片:IMF PHOTO/Jeff Moore)

2020年10月8日

应对新冠疫情的一个长期经验在于,能否实现持久的经济复苏,取决于能否成功化解卫生危机。

我们在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的研究显示,政府采取的封锁措施在成功实现降低感染风险的预定目标的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经济衰退,对妇女和年轻人等弱势群体带来了更大的影响。不过,经济衰退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人们担心感染病毒、自愿避免社交活动所造成的。因此,如果新冠疫情的感染率仍然较高,自愿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可能会继续存在,那么取消封锁措施就不大可能给经济带来真正强劲和可持续的提振效果。

然而,分析发现,我们仍可以在保护公众健康和预防长期经济衰退两者之间实现平衡。尽管封锁措施会带来短期成本,但它们会降低感染率、从而降低自愿保持社交距离的程度,因此也可能促进经济更快复苏。随着新冠疫情不断演变以及可获取的数据增多,评估封锁措施的中期影响以及我们研究结果的稳健性,是未来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

透过实时数据分析经济和卫生危机

我们采用经济活动的两个高频替代指标——谷歌人员流动数据以及Indeed网站上发布的职位空缺数据,分析了封锁措施以及自愿保持社交距离对经济的影响。如下图上半部分所示,在本分析中使用的128个国家的全部样本中,在一国疫情的最初三个月期间,封锁措施和自愿保持社交距离同等程度地导致了人员流动减少。在发达经济体,自愿保持社交距离的做法作用更大。这是因为,在发达经济体中,人们可以更加方便地居家办公,或者由于有个人储蓄和社会保障福利,甚至可以暂时停止工作。相反,在低收入国家,由于人们没有应对临时收入损失的经济手段,他们往往无法选择自愿保持社交距离这种方式。对职位空缺数据的分析提供了类似的结果,表明封锁措施和自愿保持社交距离均对劳动力需求下降起到很大作用。

自愿保持社交距离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人员流动及职位空缺的减少,这一点应提醒决策者,在感染率仍然较高时,不要为期望重启经济活动而取消封锁措施。应对卫生危机看来是实现经济强劲和可持续复苏的一个前提条件。

在此方面,分析结果表明,封锁措施可以大大降低感染率。如果一国在疫情初期就采取封锁措施,其效果将尤其明显。下图的下半部分显示,与那些在新冠病例数已经很高时才采取干预措施的国家相比,在新冠病例数仍然很低时便采取封锁措施的国家,其流行病学的防治结果也要好得多。本章还指出,为控制感染率,必须采取足够严格的封锁措施。这也说明,与温和的长期措施相比,严格的短期封锁措施可能更为可取。

blog100820-chinese-chart1 

封锁措施对于降低感染率非常有效。同时,研究发现,由于自愿保持社交距离,病毒感染风险可能显著损害经济活动。鉴于上述两个因素,必须重新审视关于封锁措施涉及在拯救生命与支持经济发展两者之间权衡取舍的主流说法。这种对生命与生计之间对立的描述,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在疫情初期采取的有效封锁措施有助于防止病毒的蔓延和减少自愿保持社交距离,从而推动经济更快复苏。封锁措施带来的中期收益可以抵消其短期成本,甚至可能给整体经济发展带来积极的影响。随着危机不断演变以及可获取的数据增多,有必要在这一重要方面开展更多的研究。

封锁措施对弱势群体的影响

本章还提供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危机正在对更为脆弱的群体造成更大的影响。由英国电信公司沃达丰( Vodafone )提供的针对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的人员物资流动数据表明,“居家令”及相关的学校停课措施导致女性比男性的流动性更大幅度地下降。这一影响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妇女在照顾孩子方面承担更大的责任,可能导致她们无法工作,从而损害其就业机会。

沃达丰的数据还表明,封锁措施对年轻人流动性的影响往往更大。下图的下半部分显示,“居家令”导致 18-24 岁以及 25-44 岁年龄段群体的流动性更大幅度地下降。这是因为,这些年龄段的人们其孩子年龄相对较小、在学校停课期间需要照顾,而在危机期间,他们自身的临时工作合同更有可能被终止。危机对这些群体的影响相对更大,可能会加剧代际间的不平等现象。

blog100820-chinese-chart2 

因此,必须采取有针对性的政策干预措施,如增加失业保险金,为家长提供带薪休假等支持措施,以便为更脆弱群体提供保障,确保危机不会导致不平等状况持续加剧。

*****

Francesco Grigoli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世界经济研究处的经济学家。他之前曾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和西半球部工作,并曾是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他的研究侧重于实时宏观经济政策及其有效性、消费和储蓄动态、预期、不确定性、收入不平等以及支出效率。

Damiano Sandri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世界经济研究处副处长。他之前是负责巴西工作的高级经济学家,并参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赴欧洲国家的多个代表团工作。他的研究刊登在顶尖学术期刊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多个出版物上。他是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评论》的副主编。他拥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