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财政政策,应对前所未有的危机

(图片:Aydinmutlu/iStock by Getty Images)

(图片:Aydinmutlu/iStock by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4日

新冠疫情已对民众生活、社会就业和企业运营造成了灾难性影响。各国政府已采取有力措施应对危机,这些措施的总规模在全球范围内达到12万亿美元的惊人水平。这些救助措施挽救了生命和生计,但其成本高昂,加上经济衰退导致税收收入急剧下降,全球公共债务已达到接近GDP100%的创纪录水平。

很多人仍然处于失业状态,小企业处境困难,8000‑9000万人在2020年可能陷入极度贫困,即使他们能够获得更多社会救济。因此,各国政府取消非常规支持措施还为时过早。但许多国家面对越来越大的预算约束,需要以更少的资源做更多的事情。

2020年10月《财政监测报告》分析了各国应对危机的经验,探讨政府在疫情不同阶段能够采取哪些措施来挽救生命、减轻经济衰退的影响并重振增长和就业。

封锁阶段的政策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政府已不惜一切代价来减轻疫情影响。危机发生以来提供的大规模财政支持措施有效地保护了民众,维持了就业。

公共卫生措施(如大规模检测、追踪和宣传)遏制了疫情扩散,从而帮助恢复了信心,并为经济安全重启创造了条件。

失业救济和工资补贴(如多数欧洲国家采取的措施)帮助维持了就业和生活水平。对于穷人、在非正式部门工作的群体以及失去工作的自营职业者,现金转移支付发挥了特别有益的支持作用。对企业的流动性支持防止了大面积违约和裁员。对于就业人数占比很高的中小企业,这尤为重要。

从全球范围看,应对危机的财政政策规模空前,但各个国家的应对措施取决于其融资渠道以及危机之初的公共和私人债务水平。

blog101420-fm-chart1 

在发达经济体和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中央银行购买政府债务的举措使低利率得以维持在历史低水平,并支持了政府借款。这些经济体应对危机的财政政策规模是巨大的。

然而,在许多债务负担沉重的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政府增加借款的空间有限,这削弱了其向受危机影响最大的群体提供支持的能力。这些国家的政府面临艰难的选择。

blog101420-fm-chart2 

经济复苏的财政路线图

在经济初步重启、但疫情走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各国政府应避免过快取消财政支持。 然而,应提高财政支持的针对性,避免阻碍经济恢复过程中资源在各部门间的必要重新配置。支持重点应逐步从保护旧有工作岗位转向让人们重返劳动队伍 ——例如,减少工作保留计划(工资补贴),重新实行求职要求,以及培训新的技能——并帮助能够持续经营但依然脆弱的企业安全地恢复经营。在利率低、失业率高的环境下,扩大公共投资(从项目维护和升级开始)能够创造就业和刺激经济增长。

面临严重融资约束的新兴市场和低收入经济体需要重新安排重点支出并提高支出效率,从而以更少的资源提供更大的支持。一些国家可能需要进一步的官方资金支持和债务减免。

政府还应采取措施改善税务合规,并考虑对更富裕的群体和高盈利的企业征收更高的税收。由此得到的收入可以用于支付关键的服务,如医疗卫生和社会安全网,因为危机对较贫穷的群体造成了更大影响。

一旦疫情得到控制,政府需要在促进经济复苏的同时解决危机遗留问题,包括庞大的财政赤字和大规模公共债务。

  • 一国若具备财政空间,且受到危机造成的严重持久影响(如长期高失业率),那么其应提供临时性的财政刺激,同时计划在中期内实施调整。
  • 债务水平高企、融资渠道有限的国家也需在中期内做出调整,努力维持公共投资和对低收入家庭的转移支付

疫情后的调整

展望未来,各国需将卫生体系和教育领域的投资作为一项优先任务。各国还应加强社会安全网,确保所有人都能得到食品及其他基本商品和服务。

随着经济开始复苏,政府应抓住机会,改变危机前的增长模式,加快向低碳和数字经济转型。碳定价应是这一转型过程中的一个关键要素,因为它鼓励人们减少能源消耗并使用更清洁的能源,此外,还能创造财政收入用于支持最脆弱群体。

随着政府扩大公共投资并采取其他财政措施促进经济复苏,其政策选择将产生持久的影响。政府应采取果断行动,努力提高经济的包容性和韧性,通过实施有利于经济增长和就业的绿色措施来控制全球变暖。

*****

Vitor Gaspar, 葡萄牙人,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主任。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他曾在葡萄牙中央银行担任多个高级政策职务,包括最近担任的特别顾问。2011年至2013年,他曾担任葡萄牙财政部长和国务部长。2007年至2010年,任欧盟委员会欧洲政策顾问局局长,1998年至2004年,任欧洲央行研究部主任。Gaspar先生拥有里斯本新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并在该大学做博士后。他曾就读于葡萄牙天主教大学。

Paulo Medas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的一位副处长。他之前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部和西半球部担任多个职务。他在2008-2011年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巴西代表。他曾带领能力建设代表团赴一些国家开展工作。他的研究领域包括治理和腐败、财政危机和自然资源管理。是最近出版的《巴西:繁荣、萧条和复苏之路》一书的合著者之一。

John Ralyea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高级经济学家。此前,他曾任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部,从事对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和西班牙等国的工作,此外还曾任职于财务部。他开展了关于国有企业、公共养老金、财政规则等领域的财政风险研究。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前,他曾任职于美国财政部。他拥有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硕士学位。此外,他还是一名注册会计师。

Elif Ture,土耳其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经济学家。她作为欧元区团队成员负责开展欧洲财政问题工作,同时从事《财政监测报告》的撰写工作。在财政事务部,她就或有负债的财政风险、财政规则、财政联邦制和欧洲财政治理等开展工作。此前,她曾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西半球部担任经济学家,开展了关于维持南半球核心经济体强劲和包容性增长的政策和分析工作。她的研究方向包括金融部门缺陷和宏观金融联系。她拥有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