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格局中的冰川:中央银行外汇储备的币种构成

(图片:GomezDavid/iStock by Getty Images)

(图片:GomezDavid/iStock by Getty Images)

2020年12月16日

几十年来,各国中央银行作为外汇储备而持有的币种情况总体上保持稳定。这些外汇储备币种的构成变化,充其量可以被形容为如冰川移动般缓慢的变化。然而,地缘政治变化和技术革命正在重塑全球经济以及货币在国际上的使用情况。这些因素,加上新冠疫情造成的影响,可能进一步加速央行外汇储备持有情况的转变。

当前现状

目前,全世界约有180种主权货币,但只有少数货币被广泛用于国际交易,例如计价、支付进口款项、发行债务或者境外投资。这些货币包括美元、欧元,以及使用比重较低的日元、英镑等。当危机爆发时,企业和投资者通常会持有美元以保证安全。

长期以来,各国央行国际储备的币种构成都包括这些少数的货币。这不足为奇,因为外汇储备的目的就是支持上述国际交易,确保国家当局能为国际收支需求提供资金,干预外汇市场,并为国内经济主体提供外汇。

blog121620-chinese-chart 

储备持有情况的缓慢变化

IMF的一篇新的工作人员文章在一个全新的数据集基础上,分析了近几十年来各国央行储备货币持有的构成情况和驱动因素,以及这些驱动因素发生的变化。

一个主要的发现是,鉴于美元(在某种程度上,也包括欧元)的国际主导地位,截至目前,各国央行持有储备的币种构成变化都很小。

例如,尽管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日益提升,人民币在全球交易(如发行外债或全球外汇市场交易)中只占很小比重。

该文章还发现,金融联系似乎是储备货币持有变化的一个关键驱动因素,且其重要性在过去十年中与日俱增。这表明,只要美元继续主导全球金融和贸易,其作为储备货币的主导地位看来就将持续下去。

然而,正如缓慢移动的冰川有时会出人意料地汹涌向前, 外汇储备的币种构成也可能出现突然、意想不到且加速的变化。

储备货币的未来


我们的文章表明,一些经济和金融方面的趋势可能影响未来外汇储备的币种构成情况。地缘政治和技术发展可能与经济因素同样重要,再加上当前的新冠疫情,可能会加快未来的转变。这些转变的潜在驱动因素包括:

  • 国际金融格局的转变:市场对欧盟今年10月的大规模发债反应强烈,凸显了对于美元计价债券替代品的潜在需求。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也可以发行更多以新兴债权国(如中国)货币计价的债券,以帮助满足更大的融资需求。我们的文章发现,公共债务以何种货币计价,是决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外汇储备币种构成的一个尤为重要的因素,这可能反映了各国央行对冲债务相关风险的意愿。

  • 不断变化的贸易联系和计价做法,也可能使国际货币需求发生转变。新冠疫情和近期的贸易紧张局势凸显了全球供应链的脆弱性。目前,各国比以往更关注确保关键的物资供应。向本地化生产转型将减少对国际货币的需求。同时,降低对任何单一贸易伙伴的依赖性,可能促进货币需求的多样化。近期签署的“亚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该地区15个国家之间的自贸协定——可能表明,当前在国际储备中占比较小的其他货币可能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 发债国的政策可信度是其货币公信力的基础。新冠疫情凸显了当前和潜在发行国有必要制定健全的卫生和经济政策,以维持其增长潜力。
  • 货币的国际使用情况也可能反映战略考量。例如,有关储备货币构成组合的决策可能会受到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因素的影响。贸易紧张局势和国际制裁的影响,可能促使各国考虑调整持有的外汇储备,推动发行国实现本币国际化。
  • 疫情加快了金融和支付技术的进步。来自私人发行机构的潜在竞争——例如脸书基于区块链的支付系统Diem——已促使主要央行加快推进央行数字货币和跨境支付的相关工作。欧洲央行和中国人民银行等正在探索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这可能会增加对其货币的需求。

    更先进的技术平台也可以帮助新货币克服现有货币的一些优势。根据公共或私人数字货币的采纳和使用情况,各国央行可能不得不重新思考未来其外汇储备的币种构成和持有方式。

当前,没有迹象表明各国央行储备货币的构成出现了重大变化。但我们不应认为,近几十年来如同冰川移动般的缓慢变化就能代表未来的走向。全球经济和金融趋势以及地缘政治和技术发展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未来有可能出现更具活力的转变。

*****

Martin Mühleisen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战略、政策及检查部(SPR)主任。在任职期间,他牵头开展了IMF战略方向的相关工作,以及IMF的政策设计、实施和评估。他还负责IMF与其他国际机构(如G20和联合国)的往来工作。

Alina Iancu是IMF战略、政策及检查部副处长,负责监督有关IMF战略、与G20和IMFC关系以及国际货币体系的工作。她的分析和运营工作侧重于国际货币体系、全球金融安全网以及宏观金融问题。加入IMF之前,Iancu女士曾在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担任研究分析师,并曾在德雷塞尔大学担任助理教授。她拥有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Neil Meads是IMF战略、政策及检查部高级经济学家,并担任SPR主任特别助理和参与IMF罗马尼亚代表团的工作。此前,他参与有关国际货币体系的战略问题的工作,包括SDR,并为IMF卢旺达的相关工作提供支持。他的职业生涯始于英格兰银行,当时从事货币政策工作。他此前的研究主要关注住房、消费和货币政策制定。他拥有约克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

吴一群是IMF战略、政策及检查部经济学家,就有关IMF资源和治理的战略问题以及国际货币体系开展相关工作。在此之前,他从事的工作包括亚太地区和非洲一系列新兴市场和低收入经济体的经济监督和IMF贷款规划。他还曾就亚太地区的区域问题开展工作。他拥有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的经济学博士学位。他的研究工作和发表的文章涵盖国际宏观经济、贸易和增长领域的广泛主题。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