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经济复苏:预算编制心系女性

(图片:RealPeopleGroup/iStock by Getty Images)

(图片:RealPeopleGroup/iStock by Getty Images)

2021年3月5日

3月8日是国际妇女节,正好距离为应对新冠疫情开始实施广泛封锁措施整整一年。正如去年7月的一篇IMF博客文章所警告,在本次疫情中,女性受到的经济和社会影响最为严重。

鉴于许多政府正在为下一个财年编制预算,这正是我们应对不平等现象的绝佳机会。我们将提供“性别预算编制”的启动工具包,帮助各国把资源集中在女性身上,确保未来的预算更有利于女性。

政府行动效果良好

封锁政策对女性和女童产生了尤为严重的影响,相关例子不胜枚举: 疫情暴发后, 100万日本女性 离开了劳动力市场,而男性的劳动力参与率变化则小得多。在智利,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76%的女性表示需要更多时间操持家务。在墨西哥,有关女性遭遇施暴的紧急求助电话增加了53%。马拉拉基金会估计,在疫情导致的学校停课后,发展中国家的2000万女童可能再也无法重回校园

尽管情况很糟糕,但若非政府采取行动,这一严峻问题可能进一步恶化。联合国新冠疫情期间有关性别问题应对措施的全球追踪显示,各国颁布了近1000项政策措施,以应对与性别相关的挑战。这包括女性带薪休假、就业保障措施、提高工作弹性以及为脆弱家庭提供收入/实物支持。

IMF 研究的结论是,这些措施发挥了作用。它们提振了女性就业,进而改善了所有人的经济福祉。各国政府应在此基础上再接再厉。 否则将可能面临长期的创伤效应,加剧女性的不利地位,并损害经济复苏前景。

性别预算编制指南

但采取上述政策只是成功的一半。若能将其纳入以需求为基础、设计有效、与预算流程相结合的一以贯之的性别战略,并对其进行监测和评估以改进落实情况,这些政策的影响可以进一步放大。这是性别预算编制的关键所在。

性别预算编制引入了国家预算这一强力工具,以应对性别不平等。它将性别纳入了公共财政管理的政策和流程中。

尽管加强性别预算编制是一项长期、持续的投资,但我们推出了一个实用的工具包——不论一国此前的经历如何——以启动这一流程。

启动工具包

首先,收集相关证据以评估疫情和封锁措施对女性和女童的影响。在不了解问题大小或问题所在的情况下进行应对,无异于在黑暗中掷飞镖。该国女性占主导的部门表现如何?女性是否在更大程度上依赖于规模缩减的公共服务?

在单一文件中(例如《性别需求评估》)提供证据,能使相关工作更具针对性。联合国妇女署表示,这可以很快实现。在疫情伊始的短短一个月内,该机构利用电话和在线调查完成了对乌克兰的性别需求评估。

改进设计

相关证据可用于加强政策应对的针对性。然而,即使是全世界最好的政策初衷,也无法克服糟糕的政策设计。“性别影响评估”可以通过评估女性受益人的比例和受益的潜在障碍来加强政策设计。在奥地利和加拿大,性别影响评估现已纳入所有新的预算提案之中。

这种评估也能凸显意料之外的性别偏见。例如,一项工资补贴计划可能会把非正式部门的员工——通常主要是女性——排除在外,或者一项税收政策可能阻碍了女性就业。

资源配置

第三,关键在于为性别政策分配充足的资源,以便将目标转化为行动。IMF支持增加对女性的资源配置。例如,IMF对埃及的贷款规划措施包括,支持为定向现金转移支付(很多面向女性)增加预算拨款,改善公共日托服务等。

在各国政府编制明年预算时,通过“预算通告和性别预算陈述”来确定性别政策目标,可确保为这些目标提供充足的资源。另一个好处是,它们能增强公众信心并提高透明度。菲律宾的《2021年预算通告》纳入了支持女性的优先政策领域,包括医疗、营养和社会保障的政策。

追踪与评估

最后,追踪支出并评估其影响。在预算中对性别专项资金进行追踪,实施谨慎的政策评估和性别绩效审计,这些能提供及时的反馈,以便在必要时纠正方向并确保政策发挥作用。例如,塞拉利昂的实时审计有效地应对了埃博拉疫情,并突出了药品分发和重复付款方面的问题。

IMF依然坚定致力于实现性别平等,并与113个成员国合作落实预算做法、资源分配和税收政策,以促进性别平等。自疫情暴发以来,已有超过55个国家为IMF的性别预算培训提供了投资。

几乎所有国家都设有性别平等目标,但IMF的一项调查发现,仅一半国家具备落实目标的法律框架。仅四分之一国家使用既定做法,如性别预算陈述和性别影响评估。

一些国家已落实性别预算编制,其他国家刚刚起步,但所有国家都有改进空间。从疫情中实现复苏,将为各国提供一个加快性别预算编制进展和获得红利的机会。

*****

安托瓦妮特 • 蒙西奥 • 萨耶赫,IMF副总裁。(官方简介见链接)

Jiro Honda 是IMF财政事务部副处长。他于2001年加入IMF,曾任职于财务部和非洲部,包括担任莱索托、纳米比亚和埃斯瓦蒂尼的代表团团长。在加入IMF之前,他曾任职于日本央行,包括担任香港常驻代表。他的研究领域包括财政政策(支出政策、收入调动、财政乘数)、经济发展、金融部门以及治理和腐败。

Carolina Renteria 是财政事务部公共财政管理(PFM)一处处长。她负责欧洲、非洲英国国家、中东和中亚地区的PFM能力建设工作,并在预算和财政流程、治理、基础设施治理、财政风险管理、财政透明度和宏观财政框架以及公共部门资产负债表等方面制定全面的PFM能力分析计划。在2016年加入IMF之前,她曾在世界银行担任非洲执董和非洲首席经济学家。她还曾担任哥伦比亚国家规划部主任(内阁成员)、国家预算主任和财政政策委员会高级顾问。

Vincent Tang 是IMF财政事务部经济学家,从事公共财政管理、性别预算和宏观财政政策工作。在此之前,他曾在英国财政部担任财政经济学和增长经济学部门负责人。他还曾任职于英国国际开发部和教育部,拥有剑桥大学的经济学硕士学位,以及经济学和物理学学士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