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气候变化的巨型多米诺骨牌

(图片:Grigorev Vladimir by Getty Images)

(图片:Grigorev Vladimir by Getty Images)

2021年3月25日

忘掉北京的蝴蝶富有诗意地扇动翅膀引起纽约的中央公园下雨吧。亚太地区面临的气候问题最为严峻。该地区拥有全世界最多的人口;在三个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中,该地区有两个;其占全球碳排放量的比重最大,并有最容易受到极端天气事件影响的国家以及一些最小和最脆弱的国家。该地区也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许多环保技术领军企业的所在地。

不难看出,亚洲为抗击全球变暖所做的努力,将对整个地球产生切实的影响。

在新冠疫情之后,推动绿色经济复苏可能听起来令人生畏,但这实际上是将经济复苏的相关支出用于促进可持续就业和增长的绝佳机会。

绿色投资的劳动密集程度一般强于常规投资。近期内的额外支出和创造的就业岗位将增强各国经济。从更长远来看,亚洲各经济体将更具可持续性和韧性,并可以进一步加强在新兴环保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

为此,各国需要采取哪些政策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新发布的一篇工作人员文章在以下三个方面提出了相关建议。

提高碳税,增加补偿

亚太地区有全世界人口最多、增长最快的经济体,温室气体排放量居全球首位,二氧化碳排放量约占全世界的一半。如果要实现《巴黎协定》设定的将全球变暖控制在较工业化前水平上升1.5-2摄氏度的目标,中国、印度(第一和第三大排放国,第二是美国)和其他排放大国未来需要加大减排工作力度。

对燃烧化石燃料释放的二氧化碳征税可能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减排方法,但亚太地区很少使用。即便逐步引入相对适度的每吨25美元的碳税也可以实现《巴黎协定》中该地区设定的总体目标。但与其他地区一样,亚太地区在《巴黎协定》中提出的目标远低于所需的水平。模型显示,需要征收每吨50至100美元的碳税,才能将全球变暖的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

blog032521-chinese-chart1 

与其对所有排放征税,对污染最严重的燃料进行征税即可颇见成效。这对中国、印度和蒙古等国会非常有效,因为这些国家严重依赖迄今为止污染最严重的化石燃料——煤炭。此举的一个额外好处是减少空气污染,到2030年仅在中国就能挽救300万人的生命。

当然,一些家庭、劳动者和企业将特别受到碳税导致的能源价格上涨的影响。尽管全民转移支付可以发挥一定作用,但仍需要确定和补偿这些群体,理想的方法是定向发放福利金。例如,中国可利用碳税收入来提高其最低保障工资标准,为绿色投资提供融资或下调其他税收。

blog032521-chinese-chart2 

其他政策也能发挥作用。例如,排放交易系统可涵盖更多部门,其中政府设定总体排放限额,由市场决定排放价格。为使用低污染替代品(如电动汽车)提供经济激励,可以降低提高能源价格的必要性。更严格的空气质量管理能为脱碳工作提供支持。

增强对气候变化的适应性

即使在最好的情形下,历史排放量也意味着一定程度的全球变暖,且气候变化将是不可避免的。预计极端天气事件只会日益增加,因此适应气候变化工作是当务之急。到本世纪中叶,仅海平面上升就可能直接影响到十亿人口,可能会淹没许多城市,摧毁整个国家。

低收入国家和太平洋岛国尤为脆弱,它们需要投资建设具有保护功能的基础设施,加强水资源供应的抗风险能力,适应旱地农业,恢复红树林,并改善自然灾害的早期预警系统。

blog032521-chinese-chart3 

但对于一些最脆弱的国家,为此进行准备的可用资源最少。适应工作需要加大公共投资,平均每年增加GDP的3%左右。对于体量最小且污染排放最少的国家而言,代价更高。IMF和世界银行一项近期评估的结论是,未来十年,汤加必须每年为气候适应工作花费6700万美元。这听起来不多,但要注意其已占到该国GDP的14%,这强调了这些国家需要国际社会的更多支持。

从新冠疫情中实现更加绿色的复苏

新冠疫情不会改变气候危机,但为我们应对气候危机提供了机会。如何应对呢?当局应确保将规模庞大的经济复苏支出尽可能多地分配至更环保的经济活动。一些国家已开始行动,如韩国的“绿色新政”。但随着疫情应对工作从防疫转向经济复苏,当局可采取更多行动。

寻求加快向碳中和过渡的国家,可以投资发展可再生能源、改造建筑、升级电网、促进电动汽车的发展和激励研究活动。若主要挑战是适应气候变化,当局可升级基础设施项目,改造现有资产并开展海岸保护工作。而许多国家则需要将这两者结合起来。

全球应加大推动和资助向发展中国家转让环保技术的力度,并扩大多边气候基金的规模。IMF正在将气候因素纳入年度国别经济评估,并加大能力建设活动,确保政府官员具备处理这些复杂问题所需的技能,以此为成员国提供帮助。

蝴蝶依然重要 ...

美国科幻小说家Ray Bradbury在1952年的一篇短篇小说中构想了以下场景:一个生活在2055年的人穿越到过去,不小心踩到一只蝴蝶,改变了他所处时代总统选举的结果。Bradbury写道,“这件小事可能打破平衡,击倒一列小多米诺骨牌,然后击倒大多米诺骨牌,最后击倒巨型多米诺骨牌。”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行动中,亚太地区是一张不能倒下的巨型多米诺骨牌。随着世界各国从新冠疫情中复苏,当下正是确保我们拥有更美好的2055年的机遇期。

*****

Vitor Gaspar , 葡萄牙人,现任IMF财政事务部主任。在加入IMF之前,他曾在葡萄牙中央银行担任多个高级政策职务,包括最近担任的特别顾问。2011年至2013年,他曾担任葡萄牙财政部长和国务部长。2007年至2010年,任欧盟委员会欧洲政策顾问局局长;1998年至2004年,任欧洲央行研究部主任。Gaspar先生拥有里斯本新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并在该大学做博士后。他曾就读于葡萄牙天主教大学。

Chang Yong Rhee 是IMF亚太部主任。在加入IMF之前,Rhee博士曾任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他曾担任亚洲开发银行经济与发展趋势问题的首席发言人,并负责经济与研究部的管理工作。Rhee博士曾担任韩国二十国集团峰会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在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任职之前,Rhee博士是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罗切斯特大学助理教授。他经常积极为韩国政府提供政策建议,包括总统办公室、财政经济部、韩国央行、韩国证券集中托管公司和韩国发展研究所等。他的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宏观经济、金融经济学以及韩国经济,在这些领域发表了多篇论文。Rhee博士拥有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本科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