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中小企业破产潮

(图片:Jane Hahn/IMF Photos)

(图片:Jane Hahn/IMF Photos)

2021年4月2日

疫情对中小企业造成了尤其严重的冲击,部分原因是这些企业集中在一些接触密集的行业,如酒店、餐馆和娱乐业。因此,许多发达经济体可能出现大量企业破产清算,这会摧毁数百万工作岗位,破坏金融体系,并削弱本已脆弱的经济复苏。政策制定者应采取非常规、迅速的行动,应对这一破产浪潮。

通过贷款、信用担保和延期偿债提供充足的流动性,保护了许多中小企业,使它们免受迫在眉睫的破产风险。但流动性支持不能解决清偿力问题。随着企业累积亏损,通过举债维持经营,它们可能丧失清偿能力——债务负担沉重,无力偿还。

IMF工作人员的一项新研究对这种清偿力风险进行了量化分析,其结果令人担忧。在欧洲和亚太地区的20个经济体(多数是发达经济体),疫情预计在2021年将使丧失清偿力的中小企业所占比例从10%上升16%。这一增幅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五年内的破产清算增幅相当,但时间跨度却短得多。在这项分析涵盖的国家,预期破产将使约2000万个工作岗位面临风险(超过10%的中小企业雇员),大致相当于当前的总失业人数。

此外,18%的中小企业还可能丧失流动性(没有足够的现金满足紧急偿债要求),这突出表明有必要继续向它们提供流动性支持。

blog040221-chinese-chart1 

另一个担忧是对银行的影响。中小企业资不抵债情况的增加可能引发违约并导致贷款大量注销,从而侵蚀银行的资本。在遭受严重冲击的国家(多数是南欧国家),银行的一级资本比率(衡量其财务稳健性的重要指标)可能会下降2个百分点以上。小型银行所受影响更大,因为它们通常专门向小企业发放贷款:其中,四分之一银行的资本比率可能至少下降3个百分点,另有10%银行的资本比率下降幅度可能更大,至少为7个百分点。


“准”股本注入

与过去危机相比,政府更有必要在本次危机期间提供清偿力支持。鉴于问题严重程度,破产给整个社会造成的代价远远超过单个债务人和债权人承受的代价。例如,如果法院需要处理大量破产案例,就可能无法对可持续经营的企业实施重组,使这些企业最终不得不进行破产清算。宝贵的生产网络、人力资本和就业将因此出现不该发生的损失。

在实践中,财政空间充足、透明度高、问责制度健全的国家可以考虑对中小企业实施准股本注入。事实上,一些国家已在积极探索这一方案,特别是欧洲国家。一个方法是政府提供“利润参与贷款”——通过发放新贷款或置换现有贷款。在清偿顺序上,这些贷款排在所有其他现有债权之后,其偿还可以部分与企业的利润相挂钩。选对企业非常困难。接受注资的企业应当是那些业务模式可以持续、但因疫情而失去清偿力的企业。因此,政府可以考虑将私人投资者(如银行)注入股本作为政府提供支持的条件,从而让市场在识别可持续企业方面发挥主导作用。法国、意大利和爱尔兰已经提出或颁布了鼓励私人投资者出资的政策。此外,也可以分阶段提供支持。只有在企业生存能力的不确定性消散后,再提供新的支持。

相比向所有企业提供支持,有针对性的准股本注资的效率和效果好得多。全面注资使不应获得清偿力支持的两类企业受益:一是不需要这种支持的企业,因为它们即使在危机中也具有清偿力;二是效益低下、即使不发生疫情也会失去清偿力的企业。举例来说,一个预算规模约为所分析的20个国家总体GDP0.5%的有针对性的支持计划,可以使80%以上的合格企业(能够持续经营但目前资不抵债)回到净股本为零的状态(具备清偿力的最低要求)。相比不加区分地向所有中小企业提供全面支持的方法,上述有针对性的方法能够使四倍以上的企业恢复清偿力。

blog040221-chinese-chart2 

加强破产和债务重组机制

即使采取公共支持措施,中小企业破产可能也会增加。因此,需要实施一套全面的破产和债务重组工具,使破产程序体系能够应对更大压力。这些工具包括,专门的庭外重组机制,混合重组,以及强化的破产程序——例如,简化小企业重组过程。即使在运作完善的破产程序中,破产清算也可能过多,因此,各国政府可以提供资金激励措施,鼓励企业重组。

为了实现强劲复苏,发达经济体的政府需要应对中小企业困境带来的风险。持续的流动性支持、准股本注入以及强化重组机制等措施的综合运用,可以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

Federico J. Díez 是IMF研究部结构改革组的经济学家。在加入IMF之前,他曾任职于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他的研究兴趣包括结构性问题、企业动态、企业市场支配力、创新、创业精神、国际贸易和国际宏观经济学。他拥有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Romain Duval 是IMF研究部助理主任,牵头负责结构性改革议题。他曾任职于IMF亚太部,在此之前任职于经合组织。他曾在核心学术和政策期刊上发表了大量文章,涵盖广泛的主题,包括劳动力和产品市场监管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经济增长、生产率、贸易、货币政策、汇率和气候变化经济学。他拥有巴黎第一大学的博士学位。

Galen Sher 是IMF研究部宏观金融处经济学家。他的研究调查了企业、银行和医院的生产率、技术采用和质量差异的原因和后果。他拥有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Chiara Maggi 是IMF中东和中亚部经济学家,负责摩洛哥工作。她之前在IMF研究部结构改革组工作。她的研究侧重于结构改革的宏观经济影响、企业动态和企业市场支配力。她拥有西北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