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低收入国家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提供融资

(图片:NOOR KHAMIS/REUTERS/Newscom)

(图片:NOOR KHAMIS/REUTERS/Newscom)

2021年4月8日

世界上很多最贫困的国家正面临着经济复苏疲弱和发展路径受挫的威胁。 我们的文章估计,在2025年之前,低收入国家需要约2000亿美元来加强新冠疫情应对工作,另外还需要约2500亿美元来追赶发达经济体。此外,如果基线情景下所识别的风险出现,它们还需要额外的1000亿美元来予以应对。为满足这些需求,国际社会须采取协调一致、多面并举和强有力的应对措施。

 

若干因素会阻碍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复苏。第一,它们无法平等地获得疫苗。多数低收入国家基本完全依赖于多边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这是一个由多家国际组织联合牵头,旨在确保各国平等获取新冠疫苗的全球性动议。目前来看,COVAX采购的疫苗仅够低收入国家20%的人口接种。

第二,低收入国家应对危机的政策空间有限,特别是缺乏额外支出的资金(见图)。

 

第三,低收入国家原有的脆弱性问题仍在拖累其经济增长,例如很多低收入国家公共债务高企,一些低收入国家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疲弱,有时为负增长。

融资需求

我们的文章基于低收入国家在未来五年中摆脱疫情并实现强韧复苏的情形,估计了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经济展望》基线假设以外的融资需求。

 

第一步,我们估计了低收入国家增加新冠疫情应对支出所需的资金规模,包括采购疫苗以及重建或维持储备基金。我们的分析显示,实现这些目标需要约2000亿美元。

第二步,我们估计了加快低收入国家与发达经济体收入趋同所需的资金。 我们发现,这需要额外的2500亿美元。如果不利情景下识别的风险出现,支出需求会进一步增加1000亿美元。

鉴于很多低收入国家的债务水平较高,上述支出只有一部分可通过借款融资。但若能获得这些新的资金,低收入国家将有望在2025年前重新踏上新冠疫情前与发达经济体的趋同之路。

多面并举的应对措施

要满足这些额外的融资需求,就必须采取多面并举的应对措施,包括以下三个要素。第一,确保低收入国家实现充分复苏,需要国际社会提供大力支持。关键在于应在全球范围内确保充足的疫苗生产,并以可负担的价格广泛分配给各国。

此外,实施全面的一揽子融资计划也至关重要,包括赠款和优惠贷款,并为有需要的国家提供债务减免。IMF和多边开发银行将在此计划中发挥重要作用。

第二,低收入国家须制定更远大的国内改革计划,以提振竞争力和潜在经济增速。这包括改善治理和营商环境,加强国内收入调动,发展国内金融市场,以及完善经济金融调控。

这些改革会进而刺激“多面并举”的第三个要素:促进国内私人部门和外部私人融资。

IMF将充分参与这些多面并举的应对行动。其已针对低收入成员国推出了若干支持措施,包括:

  • 减贫与增长信托 下,扩大了 优惠贷款的使用额度 ,包括扩大紧急融资的使用范围。从2020年3月到2021年3月,IMF批准了50多个低收入国家约130亿美元的资金请求。除临时上调贷款额度外,目前IMF还在评估其对低收入国家的贷款框架。
  • 提议启动新一轮 特别提款权 分配。IMF成员国对可能的6500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分配表示支持。这有助于满足全球储备资产的长期需求,为所有成员国提供大规模流动性支持。
  • 通过 控灾减灾信托 为29个满足条件的国家提供债务减免。IMF最近批准了2021年4-10月期的第三批债务减免,自2020年4月以来的减债总额达到了7.4亿美元。这些减债为贫困国家提供了政策空间,以便在疫情期间扩大重点领域的支出。
  • 支持将二十国集团“暂停债务偿付倡议”(DSSI)进一步延长至2021年12月底。2020年,该倡议为43个国家提供的缓债规模达到57亿美元,到2021年6月,预计将再为45个国家提供高达73亿美元的缓债。

最贫困的国家在未来五年中存在迫切需求。但这并非遥不可及。国际社会需要制定强有力和协调一致的全面一揽子计划。这将确保低收入国家实现经济快速复苏,并向绿色、数字化和包容的经济增长转型,加快其与发达经济体的趋同。

******

Guillaume Chabert 生于1970年,毕业于法国知名的巴黎中央理工学院、巴黎政治学院和法国高级公务员学院。他于2000年开始职业生涯,最初任职于法国内政部地方政府总局,而后于2004年加入了法国财政部财政总局(“法国财政部”)。2010年,他被任命为G20项目主管,领导法国财政部协调法国(担任主席国的)2011年G20(以及G7/G8)峰会的工作组。而后,他在斯德哥尔摩工作了两年,负责管理北欧国家(瑞典、丹麦、芬兰,挪威和冰岛)经济事务地区部门。2013年9月,他被任命为法国总理顾问,负责经济、金融和商业事务,而后于2014年5月被任命为法国财政部长副幕僚长。2015年4月,他出任法国财政部多边事务、贸易和发展政策助理秘书长,并担任巴黎俱乐部联合主席和G20/ G7峰会法国金融事务副协调人。2021年1月,Guillaume Chabert出任现职——IMF战略、政策和检查部副主任。

Robert Gregory 是IMF战略、政策及检查部的副组长,就贷款政策开展工作。他曾在欧洲部负责冰岛相关工作;此前,他还曾负责摩洛哥和尼日利亚的有关工作。职业生涯之初,Robert曾在埃森哲公司工作,并曾在英国财政部和巴克莱银行任职。他在结束英国政府有关贸易政策的借调工作后,于近期回到IMF工作。

Gaëlle Pierre 现任IMF战略、政策及检查部(SPR)高级经济学家。自2013年加入IMF以来,她发表了有关中东和中亚地区一系列主题的论文,包括冲突和难民危机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公共薪资账单,促进增长和增强包容性,以及推进经济治理改革以支持包容性增长。她目前是莫桑比克国别工作组的成员,此前负责有关阿尔及利亚、伊朗和叙利亚的国别工作。在加入IMF之前,她曾在世界银行担任高级经济学家,主要聚焦于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市场和社会保障问题。Gaëlle曾在权威期刊、旗舰刊物和书籍中发表文章。她拥有华威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和伦敦政经学院经济学硕士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