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母亲们的紧急情况

(图片:golero by Getty Images)

(图片:golero by Getty Images)

2021年4月30日

一年前,世界遭遇了一场巨变。新冠疫情对世界各地劳动者的影响各不相同,而新的现实已经使许多母亲们手忙脚乱。由于学校停课、日托机构关闭,许多母亲被迫离职或缩短工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项最新研究证实了疫情对职业母亲以及整个经济均产生了巨大影响。简而言之,在职业界,有年幼子女的女性已经成为经济封锁的最大受害者之一。

美国、英国和西班牙这三个国家的情况显示了疫情对劳动者的不同影响。这三个国家都是全球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但其中美国的失业人数最多。相比而言,英国劳动者工时减少的幅度最大,而西班牙劳动者则同时面临失业和工时减少的问题。

blog043021-chinese-chart1 

这些差异在危机爆发后的最初几个月尤为明显,其部分原因在于各国政府采用了不同的政策。美国偏向通过增加失业救济并延长其时间为失业劳动者提供支持,而英国和西班牙则选择使用保留职位计划来维持劳动者与雇主之间的联系。

母亲们受到的冲击最大

劳动者的经历不仅因国而异,还因性别而异。正如IMF的研究所示:在美国,女性比男性受到了更多影响;在英国,情况正好相反;而在西班牙,男性和女性的痛苦程度相近。

虽然存在这些差异,但这三个国家存在一个共同之处:封锁及相伴而来的防疫限制措施对有年幼子女的母亲们产生了特别严重的影响。学校停课以及开始使用远程学习,都给父母、特别是母亲带来了照顾子女的更多责任。

许多女性甚至在疫情之前就已在很大程度上承担了照顾孩子和料理家务的重担,现在她们只能离开工作岗位或减少工作时间。

在这三个国家中,与其他女性和男性相比,有年幼子女的女性失业和 /或工时减少的情况更加严重。以美国为例,在2020年4月至12月期间,至少有一个12岁以下子女的母亲受雇的可能性比与其家庭状况类似的男性低3个百分点。

blog043021-chinese-chart2 

性别和收入的不平等加剧

我们的研究详细分析了美国的劳动力市场,发现在总体性别差异的增幅中,有45%可由拥有年幼子女母亲的负担所解释。这一负担也造成了经济损失:在2020年4至11月,损失规模几乎达到了产出的0.4%。

疫情可能不仅加剧性别不平等,还会增加收入的不平等。我们进一步观察发现,在疫情早期阶段,无大学学位的母亲和身为有色人种的母亲失业或离职的人数更多,并且,与其他劳动者群体相比,她们再就业的速度也要慢得多。

为母亲们提供支持

鉴于封锁和防疫限制措施对母亲(特别是有年幼子女的母亲)产生了特别严重的影响,因此必须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为她们再就业提供便利。

  1. 经济支持:为艰难维持生计、养家糊口的失业母亲们提供支持至关重要。为此,可以向有子女的低收入家庭提供税收抵免、延长失业救济、提供儿童保育援助等。
  1. 儿童保育和学校: 各国政府应将重新开放学校列入疫苗接种的优先事项中。提供儿童保育服务对让母亲能够参与劳动力市场至关重要。各国政府应优先重新开放学校和儿童保育中心,减少学校进一步停课的可能性。这就需要在基础设施和工作程序方面开展投资,确保安全、可持续地重新开放学校。
  2. 重新配置政策: 母亲们(以及一般女性)更可能从事需要面对面交流的工作。新冠疫情过多摧毁了这类岗位,并且其中的部分岗位将一去不复返。因此,各国政府应当通过招聘补贴和培训计划(包括技术培训),在最大限度地减少人力资本损失的同时,支持劳动者再就业。
  1. 融资机会: 扩大获得金融服务的机会,可以为女性开办/维持自己的企业提供很大的帮助。为此,必须开发金融科技的潜力,以便在更大程度上实现普惠金融——发展中国家尤其如此。对女性而言,平等享用数字基础设施(如移动网络和互联网覆盖)以及提高金融和数字素养可以改变局面。

母亲们在这次疫情期间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她们不但需要照顾子女,且还承担了与疫情防控措施有关的许多成本。全球经济仍在努力摆脱疫情以实现复苏,因此上述建议更加势在必行。为了实现充分复苏,世界经济需要让女性全面重返劳动力队伍。

*****

克里斯塔利娜 格奥尔基耶娃

Stefania Fabrizio 现任IMF战略、政策及检查部副组长。在加入IMF之前,她曾担任西班牙萨拉曼卡大学的客座教授。她的研究方向包括宏观经济、公共财政和财政制度,同时,她就宏观经济政策和改革对分配的影响的相关政策问题开展了广泛研究。她的研究成果曾刊登于主要经济学期刊。她拥有欧洲大学学院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Diego B. P. Gomes 是IMF战略、政策及检查部经济学家。在加入IMF之前,Diego 曾在阿尔伯塔大学的阿尔伯塔商学院担任教授。他拥有EPGE经济学研究生院的经济学博士学位。他的研究领域包括宏观经济学、公共政策、性别、不平等和风险问题。

Marina M. Tavares 是IMF研究部的经济学家。她此前是战略、政策及检查部的经济学家,牵头开展了IMF-DFID的不平等问题工作。在加入IMF之前,Marina曾在墨西哥独立技术学院(ITAM)担任助理教授。她拥有明尼苏达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以及纯数学与应用数学研究所(IMPA)的硕士学位。她的研究方向包括宏观经济、公共财政、性别以及不平等。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