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结束新冠疫情的提议

(图片:Getty Images)

(图片:Getty Images)

2021年5月21日

在全球抗疫过程中,许多国家采取了重大政策措施,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非洲联盟等机构也付出了巨大努力。

然而,新冠疫情危机已经持续了一年有余,世界各地的新增病例达到空前水平。各方需要采取紧急措施,遏制日益严重的人员损失和经济压力。

正如IMF所警告的,经济复苏正在出现危险的分化。在富裕国家,疫苗、诊断和治疗得到普及,而在贫穷国家,一线医护人员的疫苗接种仍存在困难,因此,这两类国家之间的差距将进一步拉大。 截至 2021年4月底,非洲人口中只有不到2%接种了疫苗。与此形成对照,超过40%的美国人口和超过20%的欧洲人口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

blog052121-chinese-chart1 

众所周知,如果不结束这场健康危机,就无法持久地结束当前的经济危机。因此,抗疫政策就是经济政策。结束这场健康危机对全球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至关重要,这也对IMF和其他经济机构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我们是可以结束这场疫情的,但这需要全球各方进一步协调行动。

IMF工作人员的最新研究分析了抗疫工作的多个方面,提出了在全球范围内基本控制疫情的务实目标以及实现这些目标的途径。在其他机构所做工作的基础上,这项提议的目标是:

  • 到2021年底,所有国家接种疫苗的人口比例至少达到40%,2022年上半年至少达到60%;
  • 跟踪和防范下行风险;
  • 确保广泛开展病毒检测和追踪,维持充裕的治疗物资储备,在疫苗接种率较低的地区实施公共卫生措施。

重要的是,这项战略需要的不仅是做出资金承诺,而是要先行提供资金,先行 捐赠疫苗,以及在全球开展风险投资以防范下行风险。

这项提议的总成本约为500亿美元,其中包括赠款、各国政府提供的资源,以及优惠融资。

赠款形式的融资很可能至少需要350亿美元 。好消息是,二十国集团国家的政府已经表示,必须解决“COVID-19工具获取加速计划”确定的220亿美元的赠款融资缺口。因此,估计还需要130亿美元的额外赠款融资。

总体融资计划的其余部分——约150亿美元 ——可以来自各国政府,而这可能得到多边开发银行设立的新冠疫情融资机制的支持。

挽救生命和生计不需要理由,但更快结束疫情还能促使经济活动更快恢复,使全球经济到2025年新增9万亿美元。发达经济体在这一过程中的支出可能最大,但这可以使其获得现代历史上最高的公共投资回报率 —— 在累计9万亿的全球GDP增长中,它们将占到40%;另外,它们还将获得约1万亿美元的额外税收收入。

行动建议

提议的主要措施包括;

实现疫苗接种目标

1. 先行向 COVAX计划 提供至少40亿美元的额外赠款。这些融资将帮助最终确定订单并启用尚未被利用的疫苗生产能力。

2. 确保疫苗原材料及成品的跨境自由流动:这方面的限制措施目前正造成发展中国家数十亿人难以获得疫苗。

3. 立即捐赠多余的疫苗:我们预计,即便是各国优先为本国人口接种疫苗,2021年也至少可捐赠5亿个疗程的疫苗(相当于约10亿剂疫苗)。应通过COVAX计划开展捐款(包括运输费用),以确保在公平的基础上按照公共卫生原则来分享疫苗。

blog052121-chinese-chart2 

根据我们的预测,如不出现下行风险,则第1-3项措施可能足以在2021年底前实现40%的疫苗接种率目标,到2022年上半年实现60%的目标。

防范下行风险

4. 开展风险投资,实现疫苗生产能力的多元化,并在2022年初将疫苗生产能力提高10亿剂,以应对91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面临的下行风险,包括新变种病毒带来的风险(可能需要疫苗加强针予以应对)。[80亿美元]

5. 加强病毒基因组监测和供应链的系统性监控,制定具体的应急计划来应对可能出现的病毒变异或供应链遭受冲击的情景。在筹备这些计划的过程中,多边机构、疫苗开发商和生产商以及主要国家的政府都应参与其中。[30亿美元]

管理疫苗供应有限的过渡期

6. 确保广泛开展病毒检测,保证充裕的治疗物资,采取公共卫生措施,并为疫苗部署做好准备[300亿美元]

7. 紧急评估并(在获得批准后)实施延迟接种第二针疫苗的策略,以扩大有效供给。[20亿美元]

其他所需措施需要30亿美元。需要采取第4-7项措施来防范下行风险,在过渡时期降低疫情的健康影响。

本建议是对二十国集团高级独立小组和七国集团大流行病预防伙伴关系工作组相关研究以及《大流行病预防和应对独立小组报告》等内容的补充——这些研究主要侧重于应对未来的大流行病。本建议重点关注控制当前疫情所需的工作。为了有效实施这一计划,各国需要携手合作。

我们的世界不必再经历新冠病例又一次创纪录飙升的痛苦。让我们现在就采取强有力的全球行动。相对于我们能获得的巨大好处,我们需要花费的资金微乎其微。但是,有了这些行动和资金,我们就能持久地走出这场健康危机。

 blog052121-chinese-chart3

*****

克里斯塔利娜 • 格奥尔基耶娃 (个人介绍见链接)

Gita Gopinath 是IMF经济顾问兼研究部主任。在从事公共服务之前,她在哈佛大学经济系任国际研究和经济学John Zwaanstra教授。

Gopinath女士的研究重点是国际金融和宏观经济学,曾在诸多顶级经济学期刊上发表文章。她撰写了大量关于汇率、贸易和投资、国际金融危机、货币政策、债务和新兴市场危机的研究文章。

她是当前版本《国际经济手册》的联合编辑,之前担任《美国经济评论》的联合编辑和《经济研究评论》的主编。此前,她还担任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国际金融和宏观经济学项目的联合负责人,波士顿联储访问学者,以及纽联储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2016至2018年,她担任印度喀拉拉邦首席部长的经济顾问。她还担任印度财政部二十国集团事务名人顾问小组成员。

Gopinath女士曾当选为美国艺术和科学院以及计量经济学会院士,获得华盛顿大学杰出校友奖。2019年,《外交政策》杂志提名她为全球杰出思想家;2014年,她被评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5岁以下最杰出的25位经济学家之一;2011年,被世界经济论坛选为全球青年领袖。印度政府授予她海外印裔的最高殊荣——萨满奖(Pravasi Bharatiya Samman)。2005年担任哈佛大学教职前,她在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担任经济学助理教授。

Gopinath女士出生于印度。她是美国公民及印度海外公民。她于2001年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此前,她分别获得德里大学文学学士学位,以及德里经济学院和华盛顿大学文学硕士学位。

Ruchir Agarwal 是IMF经济学家,就欧洲、中东和亚洲的各种政策问题开展工作。他的研究兴趣包括宏观经济学、金融经济学和创新经济学。他于2012年从哈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