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战争如何深刻影响世界各个地区

IMF

IMF

2022年3月15日

这场冲突是对全球经济的一次重大打击,其将损害经济增长并推高物价。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在带来民众苦难和人道主义危机之外,也使整个全球经济受到了增长放缓和通胀提速的影响。

这些影响将主要通过三个渠道显现出来。第一,食品和能源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将进一步推高通胀,进而使收入贬值并影响需求。第二,与两国相邻的经济体尤其将受到贸易、供应链和侨汇扰动的影响,并经历大规模的难民涌入。第三,企业信心下降和投资者不确定性增加,将对资产价格构成压力,导致融资环境趋紧,并可能刺激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出。

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大宗商品的主要生产国,而大宗商品的生产扰动已导致全球物价大幅上升,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粮食成本大幅增加,小麦价格上升至创纪录水平——乌克兰俄罗斯占全球小麦出口的30%。

blog031522-chinese-chart 

除全球溢出效应外,与俄乌两国在贸易、旅游、金融领域拥有直接敞口的国家将承受额外的压力。尽管一些石油出口国(如中东和非洲)可能会从更高油价中获益,但依赖石油进口的经济体将面临更广泛的财政赤字和贸易逆差,承受更大的通胀压力。

从撒哈拉以南非洲、拉丁美洲到高加索和中亚地区,食品和燃料价格的急剧上涨可能会增加这些地区的社会动荡风险,而非洲和中东部分地区的粮食安全问题很可能会进一部加剧。

衡量这些影响是困难的,但我们预计下个月很可能将下调经济增长的预测值,届时我们将在《世界经济展望》和区域评估中提供更全面的信息。

长期来看,如果能源贸易发生变化、供应链被重塑、支付网络割裂、各国重新考虑所持有的储备货币,那么此次战争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全球经济和地缘政治秩序。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这进一步增加了经济割裂的风险,尤其是在贸易和科技层面。

欧洲

乌克兰已经承受了巨大的损失。前所未见的对俄制裁将损害金融中介和贸易活动,不可避免地引发俄罗斯的深度衰退。卢布贬值加剧了通胀,进一步降低了民众的生活水平。

能源是对欧洲的主要溢出渠道,因为俄罗斯是欧洲天然气进口的重要来源。更大范围的供应链扰动也可能引发严重后果。这些影响将加剧通胀,拖慢经济从疫情中的复苏。东欧地区将面临融资成本上升和难民激增的问题。联合国数据显示,东欧地区吸收了近期逃离乌克兰的三百万人中的绝大部分。

欧洲各国政府还可能面临能源安全和国防预算支出增加所带来的财政压力。

虽然从全球来看,外国对俄罗斯资产暴跌的风险敞口不大,但若投资者寻求更安全的避险资产,则新兴市场可能面临更大的压力。类似地,大多数欧洲银行对俄罗斯的直接风险敞口规模不大且可控。

高加索和中亚地区

除欧洲外,俄罗斯经济衰退和有关制裁措施,将使高加索和中亚地区邻国面临更严重的影响。这些国家与俄罗斯的贸易和支付系统联系紧密,这将抑制其贸易、侨汇、投资和旅游业,并对经济增长、通胀以及外部和财政账户产生不利影响。

虽然大宗商品出口国会从国际价格上涨中受益,但如果制裁扩大到过境俄罗斯的能源管道,那么这些国家会面临能源出口减少的风险。

中东和北非地区

食品和能源价格上涨以及全球融资环境趋紧,很可能产生重大的连锁反应。例如,埃及80%的小麦都是从俄罗斯和乌克兰进口的。而且,作为俄乌两国的热门旅游目的地,埃及的游客消费也将减少。

遏制通胀的政策,如提高政府补贴,可能会给本就疲弱的财政带来压力。此外,外部融资条件恶化可能会刺激资本外流,并使债务水平较高、融资需求巨大的国家面临更多增长阻力。

物价上涨可能会加剧一些国家的社会紧张局势,如那些社会安全网薄弱、就业机会较少、财政空间有限、政府受欢迎程度较低的国家。

撒哈拉以南非洲

就在非洲大陆逐渐从疫情中恢复之际,俄乌危机给复苏进展构成了威胁。该地区的许多国家都极易受到这场战争的影响,具体原因包括能源和食品价格上涨、旅游业缩减以及进入国际资本市场融资的潜在困难。

该地区大多数国家在此次冲突爆发时都没有足够的政策空间来应对冲击的影响。这很可能会加剧社会经济压力,增加公共债务脆弱性,使数百万家庭和企业的疫情创伤更趋恶化。

创纪录的小麦价格尤其令人担忧,因为该地区85%的小麦供给来自进口,其中三分之一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

西半球地区

食品和能源价格是溢出效应的主要渠道,一些国家遭受的溢出效应将十分巨大。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很可能显著加快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通胀——该地区五个最大经济体的年平均通胀率已达8%(分别为巴西、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和秘鲁)。央行可能必须进一步捍卫其抗击通胀的信誉。

对各国而言,昂贵大宗商品对增长的影响有所不同。油价上涨损害了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进口国的利益,而石油、铜、铁矿石、玉米、小麦和金属的出口国可对其产品收取更高的价格,从而减轻对增长的影响。

融资环境仍然相对有利,但冲突不断加剧可能会造成全球融资困难,这加上国内货币政策的收紧,将对经济增长构成压力。

美国与乌克兰和俄罗斯几乎没有联系,受到的直接影响较小,但在此次战争推高大宗商品价格之前,美国的通胀已达40年来的最高水平。这意味着随着美联储开始加息,物价可能会持续上涨。

亚太地区

亚太地区与俄罗斯的经济联系并不紧密,因此受到俄罗斯的溢出效应可能有限,但欧洲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将给主要出口国带来沉重打击。

东盟经济体的石油进口国、印度以及包括一些太平洋岛国在内的前沿经济体的经常账户将受到最大影响。对于依赖俄罗斯游客的国家,旅游业收入下降可能会加剧经常账户所受的影响。

对中国来说,直接影响应该较小,因为财政刺激将为今年5.5%的增长目标提供支持,而中国对俄出口规模相对较小。尽管如此,大宗商品价格走高和大型出口市场需求疲软,也给中国带来了更多挑战。

日本和韩国受到的溢出效应与中国类似,在这两个国家,新出台的石油补贴可能会缓解有关影响。能源价格上涨将提高印度的通胀率——目前,印度的通胀率已经处于央行目标区间的上缘。

亚洲本地生产小麦,且对水稻的依赖程度更高,这应能缓解该地区的粮食价格压力。虽然对燃料、粮食和化肥进行补贴和设置价格上限的政策可能缓解直接影响(其会带来财政成本),但高昂的进口食品和能源价格将推高消费价格。

全球冲击

俄乌战争不仅冲击了上述国家,也使有关地区和整个世界受到影响。同时这也表明,全球安全网和地区性安排对提供经济缓冲十分重要。

“我们生活在一个更易受到冲击的世界中”,IMF总裁在华盛顿特区的一次记者会上如是说。“我们需要集体的力量来应对即将到来的冲击。”

虽然一些影响可能在很多年内都不会得到完全关注,但已经有明显迹象表明,这场战争及其导致的重要大宗商品成本飙升,将使一些国家的政策制定者更加难以在遏制通胀和支持经济从疫情中复苏之间取得微妙的平衡。

*****

Alfred Kammer 自2020年8月起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欧洲部主任。任职期间,他负责IMF与欧洲相关的工作。

Kammer先生曾任是总裁办公室主任,就战略和业务问题向总裁提出建议,并负责高级管理团队的工作运行;此外,他曾任战略、政策和检查部副主任(负责基金战略及监督政策工作);中东和中亚部副主任(负责区域经济发展和金融部门问题);技术援助管理办公室主任(就技术援助业务向管理层提供建议,负责筹款和全球能力建设伙伴关系工作);以及副总裁顾问。Kammer先生还曾担任IMF驻俄罗斯常驻代表。自加入IMF以来,Kammer先生的工作还涉及非洲、亚洲、欧洲和中东的多个国家和一系列政策和战略事务。

Jihad Azour 先生现任IMF中东和中亚部主任,负责IMF在中东、北非、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工作。

Azour先生曾于2005年至2008年担任黎巴嫩财政部长。在此期间,他曾协调实施了多项重要改革,包括推动该国税收和海关制度的现代化。在担任财政部长前后,他曾在私人部门担任多个职务,包括曾在麦肯锡和博斯公司担任副总裁兼高级执行顾问。在2017年3月加入IMF之前,他曾在投资公司Inventis Partners担任管理合伙人。

Azour先生拥有巴黎政治学院国际金融博士学位以及国际经济和金融研究生学位。他还曾于哈佛大学担任博士后研究员,研究新兴经济体及其参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问题。Azour先生曾完成多部关于经济金融问题的著作和文章,并曾广泛开展教学工作。

Abebe Aemro Selassie 现任IMF非洲部主任。此前他曾担任该部门的副主任。他曾在IMF带领团队就葡萄牙和南非开展工作,并负责《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经济展望》 的撰写工作。他还曾就泰国、土耳其和波兰开展工作,并负责过一系列政策问题。2006年至2009年,他曾任IMF驻乌干达代表。加入IMF之前, Selassie 先生曾在埃塞俄比亚政府工作。

Ilan Goldfajn 现任IMF西半球部经济学家。Goldfajn曾于2016年5月至2019年2月担任巴西中央银行(BCB)行长。在巴西央行任职期间,他负责实施重大监管改革,为金融服务业的新市场参与者打开了大门,推动了创新和数字化发展,并促进了给巴西金融业带来积极影响的金融科技企业的成长。2017年,他被《银行家》杂志评为年度央行行长;2018年,他被《全球金融》杂志评为最佳央行行长。

Goldfajn在私人部门的经验包括在巴西三家领先的金融机构任职:Itaú Unibanco的首席经济学家和合伙人、Ciano Investmentos创始合伙人以及Gávea Investmentos的合伙人和经济学家。此后他还曾担任瑞士信贷巴西咨询委员会主席。他还曾在世界银行、联合国和IMF等多个全球金融组织担任顾问。

他曾在巴西和美国的多所大学教授经济学,Goldfajn拥有麻省理工学院(MIT)经济学博士学位,以及里约热内卢天主教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和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

Chang Yong Rhee 现任IMF亚太部主任。在加入IMF之前,Rhee博士曾任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他曾担任亚洲开发银行经济与发展趋势问题的首席发言人,并负责经济与研究部的管理工作。Rhee博士曾担任韩国二十国集团峰会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在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任职之前,李博士是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罗切斯特大学助理教授。他经常积极为韩国政府提供政策建议,包括总统办公室、财政经济部、韩国央行、韩国证券集中托管公司和韩国发展研究所等。他的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宏观经济、金融经济学以及韩国经济,在这些领域发表了多篇论文。Rhee博士拥有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本科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