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和脆弱国家需要支持以适应气候变化

(图片:IMF PHOTO/ K M Asad)

(图片:IMF PHOTO/ K M Asad)

2022年3月23日

最贫穷的国家面临着气候变化带来的最大风险,需要国际社会为其适应气候变化提供资金支持。

所有国家,无论贫富,都必须适应气候变化。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最近的一份报告阐述了未能遏制全球气温升高和适应全球变暖带来的严重后果。适应气候变化应该应对气候变化和极端天气带来的风险,如保护农业、管理海平面上升的影响,以及提高基础设施韧性等。

有时很难估计适应气候变化的好处,因为这些好处取决于具体因素,比如一国对其当前气候的适应程度。然而,精心制定的政策可以产生巨大的回报,正如我们在今天发表的三篇论文中所展示的那样,这些论文涉及气候适应和财政政策宏观财政影响,以及将气候适应纳入主流财政规划。

投资于抗灾能力和应对机制(如改善灌溉、改良种子、加强卫生系统以及完善金融和电信服务)带来的长期效益可能非常可观。这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尤为如此。全世界三分之一的干旱发生于该地区,并且因其农业依赖雨水灌溉,该地区特别容易受到气温上升和极端天气的影响。我们的研究表明,仅一次干旱就可以使一个非洲国家的中期经济增长潜力下降1个百分点。

然而,在埃塞俄比亚,随着抗锈病(一种真菌引起的病害)小麦品种的开发,一些农民的小麦产量提高了40%。与此同时,在加纳,可可种植户通过改良种子和改善灌溉,以及种植树木遮挡阳光,提高了作物的抗旱性。

投资于适应气候变化的好处并不局限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世界所有地区的国家都可以从适应全球气温上升中受益。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适应气候变化可以取代减缓气候变化的措施。如果不采取有力措施减缓气候变化,就不可能稳定全球气温,那么适应气候变化的成本也将变得异常高昂。

巨大的成本

一些国家已经面临着巨大的成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其他机构的研究表明,未来几十年中,公共部门每年用于适应气候变化的成本将达到全球GDP的0.25%左右。虽然这一估计值从全球范围来看似乎是可控的,但它们并未体现出许多贫穷和脆弱国家所面临挑战的严重性。我们估计,在未来10年,大约50个低收入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公共部门每年所需要的适应气变资金将超过其GDP的1%。对于遭受热带气旋和海平面上升影响的小型岛屿国家来说,成本可能更高,将达到GDP的20%。

不幸的是,最需要适应气候变化的国家往往缺乏所需的资源。它们通常缺乏实施所需的气候变化适应计划的资金和机构能力。此外,一些最容易受到热浪、干旱、风暴和海平面上升影响的国家往往面临其他紧迫的发展需求。这意味着,现在投资于具有韧性的增长、同时将适应气候变化与其他可持续发展目标充分结合起来,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blog032322-chinese-chart 

国际社会可以通过提供资金支持和提高机构能力来帮助贫穷和脆弱国家适应气候变化。虽然这些国家对气候变化没有责任,但它们将遭受气候变化带来的最具破坏性的影响。确保气候变化不会危及较贫穷国家的发展和稳定也符合世界利益。对发展伙伴而言,气候韧性方面的投资在财务层面也是有效的,因为在预防灾害方面的前期投资可能比灾难后的人道主义救助和重建成本更低。

为取得成效,适应气候变化的支持应该对现有援助形成补充,并简化相应的条件、使之与该国的机构能力相符。例如,我们发现,冗长而复杂的要求阻碍了太平洋岛国直接使用国际气候基金

IMF 如何提供帮助

IMF正在帮助其成员国应对其在适应气候变化方面的挑战,其中包括今天发布的三份报告。这三份报告对世界银行、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和其他国际组织的工作形成了补充和支持,是在IMF现有工作的基础上完成的。

这些工作包括在我们的年度第四条磋商(例如,针对马尔代夫刚果共和国多米尼加开展的磋商)和跨国研究(针对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西半球亚太地区的研究)中,对各地区和国家在适应气候变化中面临的挑战进行的分析。

IMF还通过扩大其能力建设支持来提供帮助,目前包括气候宏观经济评估规划、以气候为重点的公共投资管理评估绿色公共财政管理

最后,我们正在与成员国和合作伙伴一道,制定融资方案(如所建议的韧性和可持续性信托),将拥有较强外部头寸国家的资金引导至脆弱国家,为其提供可负担的长期融资。这将帮助受援国通过政策改革来促进国际收支稳定,从而应对气候变化等结构性挑战。

仅仅适应气候变化是不够的。除非通过强有力的措施来减缓气候变化、稳定全球气温,否则适应气候变化的代价将变得异常高昂。然而,各国仍然可以从投资于具有韧性的经济增长和将适应气候变化纳入发展战略中获得巨大利益。

*****

Kristalina Georgieva(简历见链接)

Vitor Gaspar 葡萄牙人,现任IMF财政事务部主任。在加入IMF之前,他曾在葡萄牙银行担任多个高级政策职务,包括最近担任的特别顾问。2011年至2013年,他担任葡萄牙国务部长兼财政部部长。2007年至2010年,他任欧洲联盟委员会欧洲政策顾问局顾问;1998年至2004年,任欧洲中央银行研究总干事。Gaspar先生拥有里斯本新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并在该大学做博士后。他曾就读于葡萄牙天主教大学。

Ceyla Pazarbasioglu 现任IMF战略、政策及检查部主任。在担任该职务期间,她牵头开展了IMF战略方向的相关工作,以及IMF政策的设计、实施和评估。她还负责IMF与其他国际机构(如二十国集团和联合国)的往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