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劳动力市场政策可缓解绿色转型的就业压力

(图片: IMF Photo/Tamara Merino)

(图片: IMF Photo/Tamara Merino)

2022年4月13日

相关措施包括提供就业培训、实施低收入劳动者税收抵免、加大绿色基础设施建设和研发投入以及颁布碳税。

各方在讨论建设更绿色经济的必要性时,由于担心潜在的失业问题,往往无法达成共识。认同应开展转型、减少使用化石燃料是一件简单的事,但一个煤矿工人要想转型为安装太阳能电池板的工人,难度又有多大呢?

答案并不出乎意料:对一些劳动者来说,转型将十分困难。但也有好消息。通过正确的政策组合,各国应能够在2050年前实现温室气体的净零排放,同时缓解公用事业等碳排放密集型行业劳动者的转型困难。近期我们在IMF《世界经济展望》第三章做出的分析显示,这些政策包括提供就业培训项目和开展绿色技术投资。

实现减排目标

将全球平均温升幅度限制在较工业化前高2摄氏度以内,这是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中政策制定者都支持的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大幅减少温室气体的净排放量。这一绿色转型还将带来劳动力市场的转型,不同职业和行业的就业机会将发生变化。但这一变化的总体规模不一定会像看上去那么大。

我们的分析显示,对于发达经济体来说,为了让经济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目标,有关政策方案将在未来10年使约1%的就业机会从高碳排放工作转移到低碳排放工作。对新兴市场来说,这种转移的规模更大,约为2.5%。尽管如此,这些数字仍低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发达经济体就业从制造业向服务业的转移速度——即每10年有近4%的就业机会发生转移。

正如我们的分析所显示,发达经济体的就业转移规模可能不大的部分原因是,只有少数工作是绿色密集型(意味着它们改善了环境可持续性,如电气工程师)或污染密集型的(意味着它们在高污染行业尤其普遍,如造纸厂操作员)。大多数工作都是中性的,既不是绿色密集型的,也不是污染密集型的。

提高绿色岗位的工资也有助于缓解转型中的就业压力。在对发达经济体的分析中,我们发现绿色密集型岗位的平均收入比污染密集型岗位高出约7%,即使在控制了技能、性别和年龄等特征的情况下也是如此。这是个好消息,因为高薪资可能会吸引劳动者从事更环保的工作。

缓解调整压力的政策

然而,劳动者在转型期间仍可能面临重大挑战。事实上,数据表明,要找到更环保的工作是很困难的。我们的分析估计,一个人从污染密集型工作转移到绿色密集型工作的概率在4%到7%之间。

从中性工作转移至绿色密集型工作的概率相对略高,在9%到11%之间。相比之下,如果上一份工作也是绿色密集型的,那么再次找到绿色密集型工作的概率要高得多,约为41%到54%。这并不意味着从事污染密集型工作的劳动者没有机会找到更环保的工作,但他们可能需要一些帮助。

weo-blog041322-chinese-chart1 

这解释了为什么制定劳动力市场政策如此重要。这些政策能够使较绿色的工作更受青睐,并缓解劳动者在转型期间面临的就业压力。这意味着通过提供培训项目提高劳动者找到更环保工作的能力,以及降低他们继续从事污染密集型职业的意愿。这些政策包括随着经济复苏得到巩固,逐步减少在疫情早期采取的保留就业的支持措施,因为这样的政策会降低劳动者更换工作的意愿。

这就回到了我们提到的一揽子政策。基于模型的分析表明,这些政策可以帮助各经济体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其包括四个要素:

  • 从2023年开始推动绿色基础设施和研发投资,2028年后逐渐减少相关支出。这将支持碳排放密集度较低的部门适度提高生产率。
  • 从2023年起,逐渐增加碳排放税,并从2029年起大幅提高。这会增加碳排放密集型产品的相对价格,并刺激碳排放密集程度较低行业的增长。
  • 从2023年开始,实施一项培训计划,帮助较低技能劳动者进入更环保的行业。这种培训将提高低碳排放行业低技能工人的生产率,鼓励企业雇佣他们并提高其工资,从而有助于解决分配问题。
  • 推出收入所得税抵免(EITC),减少低收入劳动者的应缴税款。这将从2029年开始施行,抵消碳税对这些劳动者的影响,还将鼓励更多的人进入劳动力市场。

weo-blog041322-chinese-chart2 

对于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发达经济体而言,我们估计该政策方案将在10年内将约1%的劳动力重新分配至绿色行业,还会使总就业率提高0.5%。其也将提高低技能劳动者的税后收入,减少不平等。

新兴市场

新兴市场经济体受到的影响将有所不同,因为在这些经济体中,采矿等行业雇佣的劳动者比例更高。这一政策方案将在10年内使2.5%的劳动力发生转移。随着绿色投资的启动,短期内就业人数将整体增加,但到2032年,就业人数将下降0.5%。

此外,新兴经济体通常有更多人在所谓的非正式行业就业,这些行业并不总是缴纳所得税。因此,从2029年开始,除了EITC和碳税之外,该政策方案还必须辅以向低收入劳动者提供直接的现金转移支付。

为了在2050年前实现经济的净零排放转型,通过政策措施提供激励至关重要。若实施的时机和方式正确,这些措施可以在相对适度的劳动力转向更环保工作时减轻他们的压力,同时提高最低工资劳动者的技能和收入,减少不平等。这将确保通往绿色经济之路也是一条包容之路。

——此博客以《世界经济展望》第三章“更绿色的劳动力市场:就业、政策和经济转型”为基础,同时也体现了Diaa NoureldinIppei ShibataMarina M. Tavares 的研究贡献。

*****

John Bluedorn 现任IMF研究部《世界经济展望》副处长。此前,他曾是研究部结构改革组高级经济学家、IMF欧洲部欧元区小组成员,还曾以经济学家身份参与《世界经济展望》相关工作,为一些章节的撰写作出了贡献。加入IMF之前,他担任过牛津大学博士后研究员,后来成为了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的教授。Bluedorn先生针对国际金融、宏观经济和发展领域的一系列主题发表了许多文章。他拥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学位。

Niels-Jakob Hansen 现任IMF研究部世界经济研究处的经济学家。他是《世界经济展望》若干章节的撰稿人。此前,他在IMF亚洲及太平洋部和财务部工作。他曾参加访问韩国、柬埔寨、捷克共和国、圣马力诺的代表团。他还曾从事IMF财务相关问题的工作。他的研究方向包括货币和劳动力市场问题。他的文章曾经发表在《经济研究评论》上。他拥有斯德哥尔摩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博士学位,以及剑桥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