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停供天然气对欧洲经济的影响

(图片:MikeMareen/iStock by Getty Images)

(图片:MikeMareen/iStock by Getty Images)

2022年7月19日

俄罗斯部分断供天然气已对欧洲的经济增长造成了影响;如果全面断供,影响可能还要严重得多。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使全球增长前景进一步恶化,欧洲与交战国的贸易、投资和金融联系紧密,这使其经济遭受了严重挫折。现在,欧洲的最大能源供应国俄罗斯已对其部分实施天然气断供。

俄罗斯实施空前全面断供的可能性加剧了人们对天然气短缺、价格进一步上涨和经济影响的担忧。虽然政策制定者们已经迅速行动起来,但他们缺乏管理和尽量减少这种影响的总体计划。

IMF的三份最新工作论文研究了这些重要问题。三篇论文研究的问题包括:碎片化的市场和价格传导的延迟如何加剧了影响;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缓和这种影响的作用;以及这些因素可在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发挥何种作用

我们的研究表明,在中欧、东欧一些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匈牙利、斯洛伐克共和国和捷克共和国),天然气消费缺口可能高达40%,而GDP的降幅可能高达6%。然而,有关国家可通过一系列措施减轻上述影响,如确保其他供应源和能源,减少基础设施瓶颈,鼓励节能并保护弱势家庭,扩大“团结协议”以在各国之间共享天然气等。


风险敞口有哪些决定因素?

各国对俄罗斯天然气和其他能源的依赖程度各异。

blog071922-chinese-chart1 

2021年6月至今,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量已经下降了60%,但到目前为止,欧洲的基础设施和来自全球的供应尚能应对。第一季度,欧洲的天然气总消耗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9%;同时,欧洲已在使用其他的供应来源,尤其是来自全球市场的液化天然气。

我们的研究显示,通过使用其他供应来源和能源,以及由于先前高价格导致的需求减少,欧洲可以在短期内应对俄罗斯高达70%的天然气断供。

这解释了为何一些国家能够单方面停止进口俄罗斯天然气。但若俄罗斯完全断供,上述分散化策略的难度将大幅提升。由于进口能力不足或输气能力有限,基础设施瓶颈可能降低欧洲在境内改道天然气的能力。这些因素可能导致中欧、东欧部分国家的年天然气消费缺口达到15%至40%。

经济影响

我们以两种方式衡量上述影响。一种方法假设市场是一体化的,即需要天然气的国家可以获得天然气,而价格会做出调整。另一种方法假设市场是割裂的,即无论价格上涨多少,需要天然气的国家都无法获得天然气。不过,由于欧洲经济已经遭受了打击,因此要估计上述影响变得更为复杂。

在估计直接影响时,若假设市场是一体化的(市场维持如此),则估计显示:欧盟经济活动可能在2022年上半年萎缩0.2%。

在研究俄罗斯于7月中旬开始全面断供天然气的假设情况时,我们参照的基线情景是今年不出现天然气的供应扰动。这简化了估计,并使结果与其他经济研究具有可比性。

对于未来12个月中各国受到的影响,我们得出了一系列各异的估计值。鉴于俄罗斯全面断供天然气将是史无前例的,正确的建模假设存在高度不确定性,且这些假设因国而异。

如果欧盟的内部市场及欧盟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是一体化的,则我们基于市场一体化的方法显示: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将帮助缓解经济受到的影响。这是因为所有国家都在全球市场上相互关联,它们共同承担了天然气消耗量的下降。在极端情况下,假设欧盟无法获得其他地区支持的液化天然气,则影响会被放大:飙升的天然气价格将只抑制欧盟的天然气消耗量。

blog071922-chinese-chart2

如果存在一些切实的限制因素阻碍了天然气的流动,则基于市场割裂的方法显示:经济产出将遭受严重的负面影响,中欧、东欧部分国家(这些国家大量使用俄罗斯天然气,且其替代供应不足)遭受的负面影响将高达6%。这些国家特别包括匈牙利、斯洛伐克共和国和捷克共和国。由于发电部门大量依靠天然气,意大利也将面临重大影响。

奥地利和德国受到的影响相对小一些,但仍很严重——具体取决于替代能源是否可得,以及其降低家庭天然气消耗量的能力。对于能够充分利用国际液化天然气市场的其他国家而言,它们受到的经济影响不大,可能低于1%。

德国的风险敞口

为了解德国在完全断供下的前景和政策选择,我们进行了更深入的分析。我们从第四条磋商中的基线展望出发(其已考虑了目前部分断供的情况),将评估期延长至2027年,并考虑了额外的需求侧影响——这些影响源于家庭和企业面临的不确定性,这减少了总消费和投资。

我们的估计表明,当俄罗斯实施全面断供时,不确定性渠道会使经济影响显著增加。这种影响将在明年达到顶峰;然后,随着其他天然气供应变得可得,上述影响将有所减弱。

批发天然气价格的上涨也可能显著推高通胀——我们在关于德国的研究中明确研究了这一问题。模拟还表明:消费者自愿节约天然气可使经济损失下降三分之一,而精心设计的配给计划(如让下游用户和天然气密集型行业更多承担天然气短缺)最多可使经济损失减少五分之三。

减少天然气的消耗

有关国家已开始鼓励家庭和企业节约能源,这其中就包括意大利——其政府规定了供暖和制冷的温度上下限。欧盟委员会的能源计划“REPowerEU"也包含了节约能源和减少对俄罗斯燃料依赖的各种措施。

但理想和现实之间仍然存在差距。IMF的一项即将发布的研究表明,许多国家都选择了大幅限制批发价格向消费者传导的政策。一个更好的选择是:允许更大程度的价格传导,以此鼓励节能;同时,向无力承担更高价格的家庭提供有针对性的补偿。

应对挑战

我们的研究表明,俄罗斯天然气断供造成的经济影响可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减轻。除了已采取的措施外,还可重点在风险缓释和危机防范方面开展进一步工作。

各国政府必须大力确保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和替代来源的供应,继续减少进口和分销天然气的基础设施瓶颈,制定计划在紧急情况下让整个欧盟共享天然气,果断采取行动鼓励节能并保护弱势家庭,以及制定明智的天然气配给计划。

欧洲在应对新冠疫情中展现了果敢与团结,而如今欧洲还要再接再厉,迎接当前面临的重大挑战。

*****

Mark Flanagan,IMF欧洲部主任助理兼英国代表团团长。此前,他牵头负责冰岛和希腊等国工作。他还曾在IMF的战略、政策及检查部工作,担任债务政策处处长,牵头负责债务分析和债务透明度等问题的工作,并监督IMF债务可持续性框架的改革。

Alfred Kammer自2020年8月起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欧洲部主任。任职期间,他负责IMF与欧洲相关的工作。Kammer先生曾任总裁办公室主任,就战略和业务问题向总裁提出建议,并负责高级管理团队的工作运行;此外,他曾任战略、政策和检查部副主任(负责基金战略及监督政策工作);中东和中亚部副主任(负责区域经济发展和金融部门问题);技术援助管理办公室主任(就技术援助业务向管理层提供建议,负责筹款和全球能力建设伙伴关系工作);以及副总裁顾问。Kammer先生还曾担任IMF驻俄罗斯常驻代表。自加入IMF以来,Kammer先生的工作还涉及非洲、亚洲、欧洲和中东的多个国家和一系列政策和战略事务。

Andrea Pescatori,IMF研究部大宗商品研究团队负责人兼《货币、信贷和银行》杂志副主编。他撰写了大量有关货币和财政政策等宏观经济主题的文章,并发表在同行评审的期刊上。在加入IMF前,他曾在美国克利夫兰联邦储备银行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担任经济学家。

Martin Stuermer,IMF研究部大宗商品研究团队经济学家。他的研究方向是宏观经济学,重点关注能源、大宗商品和能源转型。他在《宏观经济动力学》、《国际货币与金融期刊》和《能源经济学》等杂志上发表过文章。在加入IMF之前,他曾在美国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担任高级研究经济学家,在研究部的能源小组工作。他拥有德国波恩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