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dit: Drazen_/iStock by Getty Images

尽管通胀高企,但出现工资-价格螺旋上升的风险看似有限

分析表明,工资和物价不太可能持续加速上涨

John Bluedorn

2022年10月5日

一些经济体的通胀速度已达到四十年以来的最快水平,同时,劳动力市场紧张则推动了工资增长。这使人们担心,这种状况可能会自我强化,导致工资-价格的螺旋式上升——形成一种持续的反馈循环,即通胀导致工资更快增长,而这又会进一步推升通胀。

分析近期工资的变化情况以及出现上述工资-价格螺旋上升的可能性,是我们在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分析章节的主题。该章的结论是:平均而言,工资-价格螺旋上升的风险是有限的,至少目前是这样。在以下三个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这种风险得到了抑制:通胀的有关冲击来自劳动力市场之外;实际工资的下降正帮助缓解价格压力;各国央行正在大幅收紧货币政策。

回顾历史

为了更好理解这些动态,我们找出了发达经济体过去50年里与2021年类似的22次情形,即物价上涨、工资正增长,但实际工资和失业率保持不变或有所下降。平均而言,这些情形并未导致工资-价格的螺旋式上升。

blog100522-chinese-chart1

相反,通胀在随后的几个季度中都有所下降,而名义工资则逐渐上升,从而促进了实际工资的恢复。

尽管当前影响全球各经济体的冲击极不寻常,但上述研究结果令人些许安心,因为持续的工资-价格螺旋式上升非常罕见。但政策制定者不应因此掉以轻心——不同情形之间存在差别,其中一些的结果更糟。例如,1979年之后,美国的通胀率不断上升,实际工资持续下降,而当时经济受到了油价进一步上涨的冲击。只有当美联储大幅加息时,通胀趋势才得以改变。

预期的作用

预期的形成方式对工资和价格动态非常重要,且其还会影响政策制定者在通胀冲击出现后应采取何种行动。一项实证分析显示,通胀预期在解释2021年下半年工资动态中变得更加重要。

为了研究预期如何影响经济,我们开展了一项基于模型的分析。我们对模型进行了调整,以反映今年上半年的经济状况,并将政策利率路径视为给定条件。

当企业和家庭预计未来通胀将保持在当前水平时,通胀冲击可能导致劳动者要求获得更高的工资,以弥补他们预计未来将出现的更高通胀。这种回溯式的预期形成过程——我们称之为“完全适应性预期”——可能导致通胀上升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停留在央行通胀目标之上,即使没有额外的价格冲击也是如此。

相比之下,当人们的预期反映了所有可得的经济信息——称为“理性预期”——企业和家庭会将工资和价格冲击视为暂时性的,因此,工资增长和通胀会迅速回到目标并保持稳定。

blog100522-chinese-chart2 

在大多数情况下,现实处于这两个极端之间。企业和家庭会观察过去发生了什么(尤其是最近几个季度的情况),以此了解经济的结构并进行预测,这称为“适应性学习”。在这种情况下,工资增长和通胀回到央行目标所需的时间可能长于“理性预期”下的情况,但短于“完全适应性预期”下的情况。

在所有这些情况下,实际工资在最初往往会下降,因为通胀的上升超过了工资的增长,这有助于抵消一些推升通胀的成本推动型冲击,从而对工资-价格螺旋式上升起到抑制作用。但是,劳动力市场本身开始产生通胀冲击——比如,与物价指数挂钩的工资意外急剧上涨——这可能会削弱实际工资下降的影响,从而在更长时间内推高工资增长和通胀。

对于货币政策制定者来说,了解预期的形成过程至关重要。当预期更多通过“回溯”方式形成时,货币政策的收紧——包括通过央行开展明确的政策沟通来收紧政策——应该力度更大,更加集中于前期实施,以便有效应对通胀冲击。

从这个意义上讲,许多央行最近根据自身国情采取的政策收紧行动是令人鼓舞的。这些行动将有助于防止高通胀变得根深蒂固,并防止通胀长期偏离目标。

本博客在2022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第二章“新冠疫情后的工资动态和工资-价格螺旋式上升风险”基础上撰写完成。该章的作者是Silvia Albrizio、Jorge Alvarez、Alexandre Balduino Sollaci、John Bluedorn(牵头)、Allan Dizioli、Niels-Jakob Hansen和Philippe Wingender,Youyou Huang和Evgenia Pugacheva提供了支持。

*****

John Bluedorn 是IMF研究部负责《世界经济展望》的副处长。他之前是IMF研究部结构改革小组的高级经济学家,欧洲部欧元区小组的成员,并作为经济学家参与《世界经济展望》若干章节的撰写工作。在加入IMF之前,他在英国的南安普敦大学担任教授,之前是牛津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Bluedorn先生发表了多篇关于国际金融、宏观经济以及发展的文章。他拥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学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