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Nate Bittinger/ Getty Images Pro) (图片:Nate Bittinger/ Getty Images Pro)

面对日益黯淡的经济前景:二十国集团的应对之道

作者:克里斯塔利娜 • 格奥尔基耶娃

克里斯塔利娜 • 格奥尔基耶娃

2022年7月13日

在全球经济前景大幅走弱的背景下,二十国集团的部长和央行行长们本周将齐聚巴厘岛。

在今年4月二十国集团召开上一次会议时,IMF刚刚将今明两年的全球经济增速预测值下调至3.6%——当时我们曾发出警告:考虑到潜在的下行风险,实际情况可能变得更糟。在那以后,部分下行风险已经发生,世界面临的多重危机已经加剧。

俄乌战争这场人类悲剧已经恶化。同样恶化的还有这场战争带来的经济影响——特别是,大宗商品价格冲击降低了全球增速,使数亿民众(尤其是无力养家糊口的贫困群体)的生活成本危机加剧。且情况正变得越来越糟。

通胀高于预期,并且已经波及粮食和能源价格之外。为此,主要央行不得不宣布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此举虽然必要,但却会拖累经济复苏。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扰动(尤其是在中国)持续不断,全球供应链遭遇了新的瓶颈,这些因素都损害了经济活动。

受此影响,近期指标显示第二季度经济乏力。我们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更新》中进一步下调2022年和2023年的全球经济增速预测值。

经济前景仍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试想,如果欧洲天然气供应的扰动加剧,会如何使诸多经济体陷入衰退并引发全球能源危机。而这只是使局势雪上加霜的潜在因素之一。

2022年将是困难重重的一年,2023年的形势甚至将更为艰难,发生经济衰退的风险已经上升。

因此,我们需要在二十国集团带领下果断采取行动,大力开展国际合作。我们在向二十国集团提交的最新报告中概述了可供各国应对上述重重困境的各种政策。我要强调三个优先事项。

首先,各国必须竭尽所能降低高企的通胀。

blog071322-chinese-chart1 
为什么?因为高通胀长期持续可能阻断经济复苏,进一步降低民众、尤其是弱势群体的生活水平。许多国家的通胀水平已经达到几十年来的最高点,总体通胀和核心通胀双双持续上升。

这已使各国开始同步进入货币紧缩周期:自2021年7月以来,共有75家央行(约占我们所跟踪央行的四分之三)都实施了加息。各央行平均加息了3.8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较快上调了政策利率,平均达到3个百分点,该幅度接近发达经济体(1.7个百分点)的两倍。

大多数央行需要继续果断收紧货币政策。这在通胀预期开始脱锚的情况下尤其紧迫。如果放任不管,这些国家可能会遭遇毁灭性的工资-价格螺旋,于是不得不以更大幅度收紧货币政策,这会给经济增长和就业造成更大打击。

现在 就行动起来,就会少一点损害。

同样重要的是应清晰传达这些政策行动。这是为了在下行风险大量存在的情况下维持政策信誉。例如,如果持续发生通胀意外,就必须以更大幅度(相较市场定价体现的通胀水平)收紧货币政策,这可能导致波动上升,使风险资产和主权债券市场出现进一步抛售。这进而又会导致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发生更多的资本外流。

在美元升值的同时,新兴市场出现了证券投资流出的现象:6月,新兴市场已连续4个月出现证券投资流出,这是七年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这给脆弱国家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如果外部冲击的破坏性太大、无法仅靠弹性汇率来吸收,那么政策制定者应当随时准备采取行动。例如:在危机情景中,应实施外汇干预或资本流动管理措施,帮助稳固预期。此外,对于债务高企的经济体,政策制定者还应预先降低对外币借款的依赖。为了帮助各国应对这种情况,我们最近更新了涉及上述问题的 IMF机构观点

除此以外,IMF还在其他方面为成员国提供更多服务,包括就储备资产管理提出建议,以及就央行政策沟通提供技术援助。

我们的目标必须是让所有人安全度过当前的紧缩周期。

其次,财政政策必须协助(而不是阻碍)央行开展降低通胀水平的工作。

债务高企的国家还需要收紧财政政策。这将有助于减轻成本日渐上升的借款负担,同时,为遏制通胀的货币工作提供补充。

在较早摆脱新冠疫情并实现复苏的国家,取消超常规财政支持将有助于抑制需求,从而减轻价格压力。

但这还不是全部。有些人需要的支持更多,而不是更少。

这就需要采取有针对性的临时措施,为再度遭遇冲击(尤其是受到高企的能源或粮食价格冲击)的脆弱家庭提供支持。在这方面,直接的现金转移支付被证明是一种有效的措施,而扭曲性的补贴或价格管控则不然,它们通常无法持久地降低生活成本。

从中期来看,结构性改革对于促进经济增长也至关重要:比如,帮助人们(尤其是女性)加入劳动力队伍的劳动力市场政策。

新措施必须是预算中性的(即其资金来源于新增的财政收入或削减的其他支出),不能产生新的债务,且避免与货币政策形成冲突。在当前债务空前高企、利率不断上升的新时代,以上这些措施都变得更加重要。

各经济体——尤其是负债以外汇计价(其更易受全球融资环境收紧的影响)以及借款成本飙升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迫切需要减少债务。

大约三分之一的新兴经济体的外币主权债收益率已经超过10%,接近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高点。较多依赖国内借款的新兴经济体(如亚洲新兴经济体)受到的不利影响较小。但不断扩大的通胀压力,以及随之而来的加快收紧国内货币政策的需要,可能会改变上述情况。

blog071322-chinese-chart2 

陷入或濒临债务困境的经济体(包括30%的新兴市场国家和60%的低收入国家)的处境正日益严峻。

IMF始终随时准备为成员国提供有针对性的分析建议和更灵活的贷款框架,以便在危机时期为各国提供支持。这些支持包括:提供紧急融资、提高贷款限额、新设立流动性和信贷额度,以及在去年进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650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分配

除了这些工作以外,所有相关方还亟需果断采取行动,完善并实施二十国集团的“债务处理共同框架”。大型贷款方(包括主权和私人贷款方)都需要再接再厉,发挥各自的作用。任务紧迫,时不我待。乍得、埃塞俄比亚和赞比亚的债权人委员会在本月的会议上取得尽可能多的进展是极其重要的。

第三,我们需要在二十国集团的带领下,为全球合作注入新的动力。

为了防范潜在危机、提振增长并提高生产率,我们迫切需要采取更协调一致的国际行动。关键在于扩大各方近期在税收、贸易、疫情防范、气候变化等各领域已经取得的成果。二十国集团新设立了一项金额为11亿美元的基金以预防和防范大流行病,这展示了各方合作的巨大潜力——而世界贸易组织最近取得的成功也是如此。

当务之急是采取行动缓解生活成本危机。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数据,在世界上最贫穷国家中,生活成本危机使陷入极端贫困的人口增加了7100万。随着人们对粮食和能源供应的担忧增加,社会稳定风险也在不断上升。

为避免饥饿、营养不良和移民现象的进一步扩大,世界上相对富裕的国家应向有需要的国家提供紧急援助(如新的双边和多边融资),尤其是通过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这种支助。

各国需要立即采取的一项措施,是必须撤销最近对粮食出口施加的限制。为什么?因为此类限制不但有害,而且无法有效稳定国内价格。此外,必须采取进一步措施来加强供应链,帮助脆弱国家调整粮食生产以应对气候变化。

blog071322-chinese-chart3 

在这方面,IMF也在为各方提供帮助。我们正在与国际合作伙伴开展密切合作,例如通过新推出的多边粮食安全倡议进行合作。我们新建立的“韧性和可持续性信托” 将为脆弱国家提供450亿美元的优惠融资,用于应对诸如气候变化和未来大流行病等长期挑战。我们随时准备作出更多努力。

当前,许多非洲国家的处境尤为艰难,值得我们讨论。本周,我与非洲有关国家的财长和央行行长们进行了会晤,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强调了这种完全外生性的冲击是如何将他们的经济推向了危险境地。由于食品占收入的比例较高,食品价格上涨已经切实影响到了民众的生活。通胀、财政、债务、国际收支等方面的压力都在上升。许多国家目前都已无法进入全球金融市场融资;且与其他地区不同,这些国家的国内市场规模不大,无法将目光投向国内。在这种背景下,他们呼吁国际社会大胆行动,为这些国家的民众提供支持。我们需要对此做出回应。

在二十国集团举行会议、应对当前重重挑战之际,我们所有人都可以从巴厘岛的一句习语中受到启发——“menyama braya”(四海之内皆兄弟),其体现的精神在当前时期是空前重要的。

*****

克里斯塔利娜 • 格奥尔基耶娃(个人简介链接)

最新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