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 Logo

《基金组织概览》杂志 : 汲取北欧经验,提高东北亚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

2015年3月16日

  • 让女性由非正规就业转入正规就业,以提高女性劳动力参与率
  • 子女现金补贴、工资性别差距使女性不愿意参与正规就业
  • 女性正规就业增加与生育率上升有关

章认为,如果女性从事全职工作,享受所有相关福利,而非从事领取部分福利的兼职工作或者合同工,她们将更可能继续留在劳动力中。

韩国就业办公室的女性求职者。如果女性从事有福利的全职工作,她们更可能继续参与工作(图片:Reuters/Truth Leem)

韩国就业办公室的女性求职者。如果女性从事有福利的全职工作,她们更可能继续参与工作(图片:Reuters/Truth Leem)

职业女性


在一场由基金组织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办事处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联合主办的研讨会上讨论了一篇题为“如何促进亚洲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的报告结论。本周早些时候举办的这场研讨会汇聚了政策制定者和学术界人士,他们就鼓励女性参与并留在劳动力中所需采取的措施交换了看法。

芬兰和挪威树立了榜样

芬兰和挪威是实现性别平等的先驱,两国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高且生育率也相对较高。以这两个国家为例,论文指出这些国家的公共政策(诸如育婴假和提供托儿设施)不仅提高了职业女性人数,还促使她们生育更多子女。

female1(CHI).jpg

面临迅速老龄化的人口,韩国和日本政府已经把提高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作为改革计划的一项重要支柱。但平衡工作与家庭生活依然是女性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这两个国家的女性,全世界的女性都是如此。

工资性别差距让女性劳动者灰心

虽然日本和韩国的职业女性人数在上升,但依然低于发达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部分原因可能是男女工资差距悬殊。

日韩两国的男女工资差距在所有经合组织国家中最大。平均而言,日本和韩国女性的工资水平分别比男性低大约26%和37%。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日韩两国女性的生育率也处于最低水平。

相比之下,北欧国家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和生育率均处于较高水平。

女性的M型就业模式

在日本和韩国的女性劳动力当中,超过一半的人从事报酬低的非正规工作,职业发展的机会较小。这部分因为女性在结婚生子时,常常会在职业黄金期退出劳动力。育儿之后,她们往往又会作为非正规部门的雇员重回职场。

女性一生中的M型就业模式反映了该趋势。政策制定者需通过支持工作年龄的女性在育儿时继续工作来缓解女性就业的M型模式。

20世纪70年代,北欧国家也面临人口下降和女性劳动力参与率低的人口挑战。自那以后,它们采取了多种公共政策,从全面提供亲子和公共托儿设施到赋予带薪育婴假的法定权利。结果,如今这些国家的男女工资和劳动力参与率的差距是所有经合组织国家中最小的。

female2(CHI).jpg

支持女性就业的公共政策

论文的实证研究结果表明,子女现金补贴和工资性别差距持续存在会对从事正规工作的女性劳动者人数产生负面影响。由于福利完善和工作安全感,正规部门女性劳动者的比例上升反过来与生育率上升相关。

研究结果显示,如能得到正确的政策和适当的条件(例如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托儿设施以及父亲参与育儿)支持,女性可以平衡好工作与家庭生活。

能否找到可负担的托儿服务对于女性决定是否继续工作而言也具有重要性。可以通过扩大6至11岁儿童的托儿服务来支持日本和韩国的职业妈妈们。

在这些国家,公共托儿服务几乎跌至零,而芬兰和挪威分别仍有24%和15%的托儿服务面向6至11岁的儿童。日本和韩国家庭福利方面的公共支出部分采取了税收减免的形式,但北欧国家很少这么做。

在北欧国家父亲参与育儿和灵活的工作安排的特征比日韩要更加显著。这有助于女性在生育之后继续工作并间接地提高了她们的生育率。

公共和私人部门在减少进入障碍方面的作用

虽然女性关于工作和生子的决定反映了不同国家和家庭在偏好上的差异,但公共和私人部门可以在减少进入障碍和消除歧视性差距方面发挥作用,从而降低工作和育儿的机会成本。

日本和韩国政府可以通过提供更全面的托儿服务,而非发放子女现金补贴,来提高女性的正规就业率。

更重要的是,女性的劳动力参与不仅是女性的决定,还是男性的决定,因为其经常与是否生子的决定密切相关。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应该支持加强家庭和工作中男女平等的观念。私人部门应该对创造更灵活的工作环境、促进工作与家庭平衡和多样性以及提高女性在管理层的代表性持开放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