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组织应对全球经济危机     (这份情况简介不再得到更新。因此,其所含信息可能不反映最新情况。)

2016年3月30日

基金组织通过多方调动资源,为成员国提供支持,以应对全球经济危机。基金组织增加并配置了贷款能力,利用跨国经验提供政策方案,并对自身进行改革,使其能对成员国的需要做出更有效反应。

建立危机防火墙。 为了满足遭受全球金融危机打击的国家不断增加的融资需要,并帮助增强全球经济和金融稳定性,基金组织在2008年危机爆发后大幅提高了其贷款能力。一方面,成员国承诺增加份额认缴 (基金组织的主要融资来源),另一方面,基金组织签订了大额借款协议。

增加危机贷款。 基金组织全面改革了贷款框架,使其更好地适应各国需要,且更加重视危机防范。同时,基金组织还简化了规划贷款条件。自危机开始以来,基金组织对成员国的贷款承诺已超过7000亿美元。

帮助世界最贫困人口。 基金组织对有关低收入国家的政策进行了史无前例的改革,将专门用于优惠贷款的资金扩大至原先的四倍。

加强基金组织的分析和政策建议。 基金组织提供风险分析和政策建议,帮助成员国克服全球经济危机带来的挑战和溢出效应。基金组织在吸取危机经验的同时,还实施了许多举措,以加强其监督工作,使其适应 全球化和互联程度更高的世界环境。

改革基金组织的治理。 为加强其合法性,2008年4月和2010年11月,基金组织就广泛的治理改革 达成协议,以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不断提高的重要性。改革确保了小型的发展中国家在基金组织的影响力。

建立危机防火墙

为支持成员国,增加可用的资金资源是基金组织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主要工作之一。在2009年和2010年,通过双边贷款协议,成员国向基金组织增加的资金资源达到约1700亿特别提款权(按当前汇率约为2500亿美元)。这些资金纳入扩大的新借款安排(NAB),使其规模从340亿特别提款权增至3700亿特别提款权(约5100亿美元)。2012年,为应对日益恶化的全球金融状况,一些成员国承诺通过新的一轮双边借款安排进一步增加基金组织的资金资源。到2015年底,达成了总额约2800亿特别提款权(3900亿美元)的35项协议。

2010年12月批准的第14次份额总检查使基金组织的永久资金扩大一倍,达到4770亿特别提款权(约6630亿美元)。2016年1月增资条件满足。随着第14次检查的份额增加支付到位,新借款安排的信贷安排从3700亿特别提款权缩小到1820亿特别提款权,但其仍然是基金组织份额资源的重要后备安排。

当前,基金组织的总贷款能力(在保留审慎性余额的基础上由份额、新借款安排和2012年借款协议组成)达到约6900亿特别提款权(约9500亿美元)。

除了提高基金组织自身贷款能力外,2009年,成员国同意普遍分配当时相当于2500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使特别提款权增至此前的近十倍。这使许多国家(特别是低收入国家)的储备大幅增加。

改革基金组织的贷款框架

为了在全球经济危机期间更好地向各国提供支持,基金组织增强了其贷款能力,并批准了对贷款方式的重大改革 ,包括提供数额更高且更多集中在前期的贷款,并根据各国不同的实力和情况具体制定贷款条件。

为表现强健的国家设立信贷额度。 灵活信贷额度 (FCL)于2009年4月设立,2010年8月得到进一步强化 ,是面向经济基本面非常强健的国家的贷款工具;它提供大额和可预先使用的基金组织资金,主要作为防范危机的一种保险形式。一旦批准一国使用这项信贷额度,就不再有政策条件限制。已向哥伦比亚墨西哥波兰 提供了总额约至1000亿美元的灵活信贷额度(这些安排下尚无资金被提取)。灵活信贷额度的批准已被证明能降低借款成本和增加政策回旋空间。

以灵活的条件获得流动性。 地区或全球金融市场压力上升,使正常情况下原本不存在危机风险的国家受到影响。在压力期间向这些未直接遭受危机的国家提供迅速和充足的短期流动性,能支持市场信心,控制危机蔓延,并降低危机的总体成本。2011年建立的 预防性和流动性额度就是为了满足那些基本面良好但仍存有一些脆弱性的成员国的需要——马其顿和摩洛哥使用了预防性和流动性额度。

改革基金组织的贷款条件。 基金组织的所有贷款,包括低收入国家的贷款规划,都不再使用结构性实绩标准 。结构改革继续是基金组织支持规划的一部分,但更偏重于那些对于一个国家的复苏有重大意义的领域。

强调社会保障。 基金组织帮助各国政府维持、甚至提高社会开支,包括社会救助。特别是,基金组织提倡采取措施,增加可以减轻危机对社会中最脆弱群体影响的社会安全网计划的开支,并提高其针对性

危机规划审查。 为吸取 2008 年全球危机之后实施的支持规划的经验,基金组织开展了一系列审查。审查发现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基金组织实施的支持规划帮助开启了一条路径,避免了许多国家最初担心的反事实情景(全球经济体体系严重崩溃)出现。由于 2008 年危机与之前危机存在根本不同,基金组织是在冲击、传导渠道和政策应对存在显著不确定性的背景下做出决定的。规划成果能为以后规划的设计提供借鉴,而且通过加强框架和减少蔓延风险,还有助于逐步扩展可取的政策范围。

帮助世界最贫困人口

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基金组织对低收入国家政策进行了史无前例的改革。改革之后,基金组织的规划更具灵活性,更适合低收入国家的具体需求,贷款条件得到了简化,优惠程度大为提高,社会支出的保障也得到了更多重视。

增加贷款资源。 与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的呼吁一致,2009年,低收入国家通过“减贫与增长信托”可获得的优惠贷款资源大幅增加。基金组织优惠贷款便利下的平均贷款限额扩大了一倍, 加强了低收入国家的金融安全网。

加强基金组织的分析和政策建议

基金组织采取了重大举措,目的是在全球化和互联性加强的全球环境下增强监督。这些举措包括,改革监督法律框架以纳入溢出效应问题(当一国经济政策对其他国家造成影响),深化对风险和金融体系的分析,加强对成员国外部头寸的评估,以及更加迅速地处理成员国关注的问题。

作为这些工作的一部分,执董会于2012年7月通过了一项新的综合监督决定,以加强监督工作的基础法律框架。2012年9月,执董会通过了一项新的金融部门监督战略,该战略提出了进一步加强金融监督的具体重点步骤。鉴于资本流动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作用日益增大,执董会认可了关于资本流动的放开与管理的 机构观点,目的是指导基金组织的监督工作及向成员国提供的政策建议。

执董会年度讨论中引入了对外部门报告,该报告对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对外部门进行多边一致的广泛分析。此外,风险分析得到加强,包括采用跨国视角 ,并与金融稳定委员会联合开展早期预警演习。加强了对实体经济、金融部门和外部稳定之间联系的分析。其他工作包括分析和理解金融贸易内在联系的日益加强对监督的影响(包括 溢出效应报告),以及对旨在增强全球金融安全网 的贷款工作的影响。

2014年9月完成的2014年三年期监督检查的重点是,在这些近期改革的基础上,确保基金组织监督继续在高度互联的后危机世界中更好地支持经济可持续增长。这次检查确定了今后的五项业务重点:整合并深化风险和溢出效应分析;保持主流宏观金融监督;更多关注结构性政策,包括劳动力市场问题;提供连贯一致、专业的政策建议;监督工作采取以客户为中心的方法,并以清晰和坦诚的沟通为支持。后来公布的总裁关于加强监督工作的行动计划提出了推进这些重点领域工作的具体措施,目前已经实施了初步的措施。2014年9月完成了金融部门评估规划检查。

在全球有2亿人失业、许多国家的收入不平等状况加剧的情况下,基金组织在内部成立了“就业与增长工作组”,该工作组 提议采取有关步骤并提供指导原则,使基金组织能够更加有效地帮助成员国实现经济增长、就业创造和收入分配方面的目标。

改革基金组织的治理,更好地反映全球经济

在增强基金组织的合法性和有效性方面,一项重中之重是治理改革的完成。

2010年12月15日,理事会在第14次份额总检查背景下批准了全面的治理改革。改革方案内容包括,将 份额 扩大一倍,把超过6%的份额比重转移给充满活力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同时保护最贫穷成员国的投票权比重。改革还包括使执董会更具代表性,并全部由选举产生,欧洲发达国家承诺将其执董会总代表权减少两个席位。

这些改革于2016年1月26日成效,188个成员国中占总投票权85%的五分之三(或113个)成员国接受修正案之后,《基金组织协定》修正案生效,其内容包括执董会全部由选举产生。

2010年改革以2008年4月商定的 份额与话语权改革 为基础,于2011年3月3日生效 。根据这些改革,54个成员国的份额增加,其中受益最多的是中国、韩国、印度、巴西和墨西哥。由于基本票增加(占总票数的比例仍将是固定的),另外135个成员国(包括低收入国家)的投票权增加。加上第14次份额总检查,向充满活力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份额转移幅度为9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