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Jordanian soldier greets people as they leave a Dead Sea resort, where they have been quarantined for 14 days. Tourism in Jordan has suffered during the pandemic. (photo: KHALIL MAZRAAWI/POOL/REUTERS)

《基金组织概览》杂志 : 全球危机爆发以来,保险业给金融体系带来更多风险

2016年4月4日

  • 寿险公司在金融系统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 保险公司在更大程度上暴露于影响整体经济的风险
  • 监督共同风险暴露是监管的关键

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研究显示,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寿险公司给整个金融体系带来了更多风险。

东京街头从股市显示牌前经过的行人:发达经济体低利率和负利率对保险公司构成风险(摄影:Frank Robichon/Corbis)

东京街头从股市显示牌前经过的行人:发达经济体低利率和负利率对保险公司构成风险(摄影:Frank Robichon/Corbis)

全球金融稳定报告


保险公司是大型机构投资者,在全球持有的资产和较长期负债逾24万亿美元。近年来,它们越来越受到资产价格波动的影响。这意味着如果发生资产价格骤降等严重冲击,在其他金融机构都无法有效发挥将储蓄传导给借款人的作用时,保险公司也不太可能发挥这种作用。对保险公司来说,低利率是另一个重要风险来源。利率水平越低,保险公司就越容易受到利率进一步变动的影响。

分析显示,监管部门应更系统地看待整个保险部门在金融系统中发挥的作用,采取宏观审慎的方式解决风险。

基金组织表示,政策制定者和监管部门不能局限于仅防范单个公司的偿付和蔓延风险,必须解决保险公司越来越受与金融体系其他部分相同的风险影响这一实际问题。

风险来源

基金组织认为,保险公司投资行为的变化不是系统性风险上升的主要原因。在分析所涉及的国家中,保险公司所持高风险资产比例长期以来基本保持不变。但各公司存在明显差异:近几年来,为了重新恢复原有财富,许多国家规模较小、实力较弱且资本水平较低的公司似乎更多地投资于高风险资产。

另外,如果公司持有的最低投资收益保障产品所占比例较高,如有最低收益保障的投资型人寿保单或某类年金保险,且保障水平较高,那么其投资组合就包含较多的高风险资产。

寿险公司持有的负债比资产期限更长,因此利率下降会带来不利影响。基金组织表示,利率长期处于极低水平凸现了这种脆弱性,在美国和欧洲尤其如此。

基金组织全球金融稳定分析处处长Gaston Gelos表示,“我们所观察到的各资产类别之间的相关性提高,以及其他影响整个市场的因素,意味着资产价格的大幅变动以越来越相似的方式影响寿险公司”。他还表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市场动态的变化可能是长期性的。”

基金组织认为,其他因素也可能导致系统性风险上升。产品发行方面的变化(例如,在美国,对年金的依赖程度提高)可能导致对低利率更敏感,使用衍生品可能导致它们更容易受到金融市场起伏的影响。

政策教训

这些发展变化要求我们更重视宏观审慎政策。保险监管部门不仅要监管单个公司(微观审慎方式),还要关注共有问题以及在公司和国家间的影响。旨在防止保险公司同时缩减对系统其他部分供资的措施能起到帮助作用。

Gelos说:“其中一种措施是资本缓冲,保险公司可以在经济上行时积累资本缓冲,以备在经济下行时使用。”

基金组织认为,按市场价格对保险公司资产和负债进行估值能提高透明度,促进改善资产负债匹配。但是监管部门的估值规则必须配以逆周期措施,如欧盟偿付能力II制度下将实施的那类调整,以避免保险公司在经济下行时被迫出售资产。

分析还显示,需关注规模较小且实力较弱的公司的表现和行为。尽管这些公司单独来看造成的系统性影响较小,但如果它们一起采取类似的行动,那么将造成冲击蔓延。另外,它们还可能“太多而不能倒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