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ial view of Tashkent in Uzbekistan / photo: iStock)

《基金组织概览》杂志 : 不确定性和复杂的因素对全球增长产生不利影响

2015年10月6日

  • 全球增长温和且不均衡,预计全球经济今年增长3.1%,2016年增长3.6%
  • 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境况不同
  • 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对大宗商品出口国产生不利影响

金组织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预测全球增长率低于去年,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将有所回升,而新兴市场的增长将放缓,主要是因为一些大型新兴经济体和石油出口国增长疲软。

智利的轧铜厂:铜价的下跌给出口大宗商品的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带来不利影响(图片:Radius Images/Corbis)

智利的轧铜厂:铜价的下跌给出口大宗商品的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带来不利影响(图片:Radius Images/Corbis)

世界经济展望


基金组织经济顾问兼研究部主任Maurice Obstfeld 表示,“世界经济走出战后范围最广、程度最深的衰退已经六年,但强劲、同步的全球扩张仍然难以实现。”

Obstfeld说:“尽管各个国家的前景有相当大的差异,但根据新的预测,几乎所有国家的近期预期增长率都有所下调。此外,世界经济面临的下行风险看起来比几个月前更为明显。”

全球实际GDP去年增长3.4%,但今年预计仅增长3.1%。预计明年增长将回升到3.6%(见表格)。

Obstfeld指出,这些预测反映了世界经济受到至少三股强大力量的共同作用。第一,中国的经济转型——从出口和投资带动型增长及制造业,转向更注重消费和服务业;第二,也是相关的一点,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第三,美国即将加息,这可能带来全球影响,加剧当前的不确定性。

在当前的全球环境下,经济增长面临着长期低迷的风险,《世界经济展望》强调,政策制定者需要提高实际和潜在增长率。

发达经济体如期复苏

预计发达经济体今年的增长将小幅加快到2%,明年将达到2.2%。今年的增长加快主要反映了欧元区温和复苏和日本恢复正向增长,这得益于石油价格的下跌、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金融条件的改善,在一些情况下还得益于货币的贬值。

尽管预计2016年增长加快,特别是在北美,但由于投资下降、人口变化趋势不利以及生产率增长疲软,中期前景仍然低迷不振。

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长放缓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前景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是不同的。但2015年的前景普遍在减弱,这些经济体的整体增长率预计将从2014年的4.6%下降到2015年的4.0%。

经济增长连续第五年放缓,这是多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石油出口国增长减弱;中国经济减缓,对大宗商品密集型投资的依赖下降;信贷和投资繁荣之后的调整;以及其他大宗商品出口国(包括在拉美)在出口价格下跌后前景减弱。此外,一些国家的地缘政治压力和国内冲突依然严重,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成本。

对于多数新兴经济体,外部条件已变得更加困难。美国加息前景和美元的升值已经导致一些借款国(包括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融资成本上升。另外,尽管中国的增长放缓到目前为止符合预测,其跨境影响似乎比早先预期的要大,包括通过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和进口下降产生的影响。

因此,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16年增长回升这一预测,反映的并不是普遍复苏,而主要是2015年处于经济困境的国家(包括巴西、俄罗斯以及拉美和中东的一些国家)衰退程度缓解或部分恢复正常状况,发达经济体的经济活动更强有力地回升带来的溢出效应,以及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制裁的放松。

低收入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预计将从2014年的6%下降到2015年的4.8%,主要是因为大宗商品价格疲软以及全球金融条件可能收紧。一些国家(如吉尔吉斯共和国、莫桑比克)有庞大的经常账户逆差,因为它们能够容易地利用国外储蓄并吸收了大量外国直接投资,特别是那些资源丰富的国家,因此,它们尤其容易遭受外部金融冲击。

下行风险更加显著

鉴于近期前景所面临风险的分布状况,全球增长更有可能弱于预期,而不是强于预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概述了可能抑制全球复苏的一些重要转变,包括:

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这虽然有利于大宗商品进口国,但会使大宗商品出口国的前景变得复杂,其中一些出口国的初始状况已经面临压力(如俄罗斯、委内瑞拉、尼日利亚)。

中国,如果朝着更加市场化、消费驱动的经济增长的再平衡过程比预期更具挑战性,则经济增长的放缓会比预期更为严重

资产价格发生破坏性变动,金融市场波动进一步加剧,这可能使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本流动发生逆转。此外,对中国增长潜力的再度担忧、希腊在欧元区的未来、石油价格急剧下跌的影响以及波及效应都可能引发市场动荡。

美元进一步贬值可能给美元债务人带来资产负债表和融资风险,特别是在新兴市场经济体。过去几年里,这些经济体的外币公司债务已经显著增加。

• 乌克兰、中东或非洲一些地方不断加剧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可能损害信心。

政策升级,避免陷入低增长陷阱

报告强调,必须继续将提高实际和潜在增长率作为政策重点。为此,需要同时采取需求支持措施和结构性改革。

报告指出,在发达经济体,宽松的货币政策仍然必不可少,同时还应采取宏观审慎工具来控制金融部门的风险。在财政方面,具备财政刺激空间的国家(如德国)应利用财政空间促进公共投资,特别是投资于高质量基础设施。

结构性改革当然因各国具体情况而异,但主要包括以下措施:加强劳动力参与程度,促进劳动力市场调整,处理遗留债务积压问题,以及降低进入产品市场的壁垒,特别是在服务业。

许多新兴市场提高了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由于汇率灵活性提高、外汇储备增加、在更大程度上依赖外国直接投资和本币外部融资,以及政策框架普遍增强,许多国家目前能够更好地应对不断加剧的波动性。

然而,在更复杂的外部环境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在以下两方面之间面临艰难的权衡:一是在实际和潜在增长放缓的环境下支持需求,二是减轻脆弱性。各国的政策放松空间有很大不同,取决于宏观经济状况和对大宗商品价格冲击的敏感性,也取决于外部、金融和财政脆弱性。

例如,面对大宗商品相关收入的下降,大宗商品出口国必须作出调整——如果在大宗商品繁荣期间建立了财政缓冲,则可以逐步调整,否则就需要更快地调整。在实行灵活汇率制度的大宗商品出口国,货币贬值有助于抵消贸易条件损失对需求的影响。然而,汇率急剧变动也会加剧与公司高杠杆和外币敞口有关的脆弱性。因此,汇率政策应考虑金融稳定。同时,各国需实现经济多元化。旨在提高生产率和消除生产瓶颈的有针对性的结构性改革有助于各国实现出口基础的多元化。

Pictur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