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第三十六次会议公报

2017年10月14日

全球经济

在我们努力实现更快速、可持续、基础广泛的经济增长过程中,全球经济活动继续回升。投资、贸易和工业生产显著加快,信心增强,因此,经济前景在改善。然而,复苏过程尚未完成,因为多数发达经济体的通胀低于目标水平,许多国家的潜在增长依然疲软。近期风险大体平衡,但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中期经济风险偏于下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在加剧。

政策应对措施

全球经济活动的可喜回升提供了一个机遇窗口,使我们能够应对主要的政策挑战和防范下行风险,包括确保适当的缓冲,并充分利用结构性改革带来的好处以提高潜在产出。我们更加坚定地承诺,将致力于实现强劲、可持续、均衡、具有包容性、有利于创造丰富就业机会的经济增长。为此,我们将运用所有政策工具,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既在一国内实施,也在各国间联合实施。我们将共同努力,实施适当和可持续的政策,以支持全球增长的方式减轻过度的全球失衡。强健的经济基本面、稳健的政策和具有韧性的国际货币体系对于汇率稳定至关重要,有助于促进强劲而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和投资。在可能情况下实行灵活的汇率,能够起到吸收冲击的作用。汇率的过度波动和无序调整会对经济和金融稳定产生不利影响。我们将避免采取竞争性贬值措施,并且不会将汇率用于竞争目的。我们重申,将致力于清晰地沟通政策态势,避免采取内向型政策,并维护全球金融稳定。我们欢迎二十国集团汉堡峰会关于贸易问题的结论,并在努力增强贸易对经济的贡献。

支持复苏和重振增长前景:在通胀仍然低于目标水平且依然存在负产出缺口的经济体,货币政策应保持宽松,同时要保证与中央银行职能相一致,警惕金融稳定风险,并得到可信政策框架的支撑。但货币政策必须得到其他支持性政策的配合。应以灵活的、有利于经济增长的方式运用财政政策,同时增强韧性,避免顺周期性,并确保公共债务占GDP比例走上可持续的道路。为提高生产率和促进包容性,财政政策应优先开展高质量投资,支持结构性改革(包括增强税收体系的效率),并提高劳动力参与率。结构性改革应有序推进并符合各国具体国情,目标旨在提高生产率、经济增长率和就业水平;促进竞争和市场准入;以及增强经济韧性,特别是考虑到当前的高债务水平,并向承担调整成本的群体提供有效协助。

维护金融稳定:我们将继续提高金融部门的风险抵御能力,以支持经济增长和发展,措施包括解决一些发达经济体依然存在的危机遗留问题以及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的脆弱性,以及监控与长期低利率和货币政策持续宽松有关的潜在金融风险。有效的金融监管和宏观审慎框架是防范金融稳定风险的关键。我们强调,必须及时、全面、一致地实施商定的金融部门改革议程,同时尽快最终确定监管框架的其余各项要素。

促进包容性,建立对制度的信任:我们将努力实施有关国内政策,发展有适应力、有技能的劳动队伍并提高包容性,从而使技术进步和经济融合带来的好处能够得到广泛分享。我们将加强治理,提高制度的可信性,并为提高增长率以及调整以适应快速变化环境所需的各项改革赢得支持。

开展合作,应对共同挑战:我们认识到所有国家都将从合作中获益,因此将努力应对共同的挑战,为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相关工作提供支持,并支持国际货币体系的有序运作。我们将共同努力以实现公平竞争的国际税收环境,视情况应对经济数字化带来的税收和竞争方面的挑战,处理恐怖主义融资、腐败和其他非法融资的来源和渠道,并解决代理行关系撤消问题。我们将支持各国应对流行疾病、网络风险、气候变化和自然灾害、能源短缺、冲突、移民以及难民和其他人道主义危机带来的宏观经济后果。

基金组织业务

我们对总裁的全球政策议程表示欢迎。基金组织能够发挥关键作用,支持成员国抓住机遇,实现以下目标:

维持复苏:我们呼吁基金组织就深化全球复苏的政策组合提供符合各成员国国情的建议。我们支持在财政规则和中期框架以及在双边监督中运用财政空间框架等方面开展的工作。我们支持进一步加强监督工作,包括在基金组织监督中纳入对宏观金融问题的分析。我们期待“中期监督审查”对基金组织向成员国提供的政策建议做出评估。我们欢迎就长期低利率的影响以及宏观审慎政策的作用开展进一步研究。我们支持在解决数据缺口问题上继续取得进展。

改善持续增长的前景:我们呼吁基金组织继续分析生产率增长减缓的原因以及数字经济给指标衡量带来的挑战,并协助成员国确定结构性改革的工作重点和分析其对宏观经济韧性的影响。对于 “基础设施政策支持倡议” 在监督工作中的运用,我们支持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并支持公共基础设施管理评估框架的更新工作。我们欢迎基金组织继续支持二十国集团旨在改善投资框架和促进私人部门投资的“非洲契约”倡议

帮助低收入国家和小型脆弱国家:我们对遭受自然灾害的国家表示同情,并对基金组织随时准备提供帮助表示欢迎。我们呼吁基金组织确定有关政策并加强能力建设工作,帮助低收入国家和小型脆弱国家释放增长潜力和提高抗冲击能力,其中包括鼓励采取事前风险管理策略,以及促进经济多元化、加强收入调动和控制不断增加的公共债务脆弱性。我们欢迎基金组织在其职责相关的领域开展工作以支持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我们期待对低收入国家贷款机制的审查,包括考虑有哪些方式可以帮助各国做好准备应对自然灾害以及从冲突中恢复。我们欢迎各方到目前为止做出的资金承诺,并期待成功完成资金调动工作,以确保减贫与增长信托在中期内具有充足的贷款资源。

加强信任和韧性:我们期待在具有宏观重要意义的领域就良好治理和解决腐败问题进一步开展工作,同时确保对所有成员国一视同仁。我们支持进一步采取措施加强政策框架,包括在财政问题、反洗钱/打击恐怖主义融资以及金融监管等方面。我们还支持基金组织在不平等问题上开展的工作。我们期待针对市场筹资国的债务可持续性分析框架开展的审查工作。我们对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低收入国家债务可持续性框架的更新表示欢迎,在工作人员技术支持基础上,该框架将于2018年下半年开始实施。我们呼吁提高债务问题透明度。

促进各国间的合作:我们支持基金组织加大工作力度,在第四条磋商和《对外部门报告》中对失衡和汇率问题进行严格、公正和坦诚的评估,进一步改进对外部门评估方法,并对多重货币做法方面的政策进行审查。我们支持在基金组织监督工作中加强分析国内政策对全球经济的溢出影响。另外,对于“基金组织关于资本流动的机构观点”,我们期待加强沟通并有效和一致地付诸实施,同时进一步探索宏观审慎政策的作用,以提高对大规模、波动不定的资本流动的应对能力。我们欢迎对金融科技和虚拟货币的宏观经济影响进行研究。我们支持基金组织与国际标准制定机构合作,帮助成员国完成全球金融监管改革议程。我们支持基金组织在以下方面继续发挥作用:国际征税和国内收入调动,包括通过“税收合作平台”;以及帮助各国提高能力处理非法融资和解决代理行关系撤消问题。我们支持基金组织继续协助各国处理冲击造成的宏观经济问题,包括为那些受到冲突、难民危机或自然灾害影响的国家提供帮助。我们强调,在实现共同目标的过程中,基金组织与其他多边机构的合作非常重要。

增强国际货币体系:我们继续支持为进一步加强全球金融安全网而开展的工作:与地区融资安排合作;探索增强基金组织贷款工具的可能途径;以及研究特别提款权可能更广泛使用的问题。我们期待就基金组织支持规划和贷款条件运用开展的审查工作。

通过能力建设工作为成员国提供支持:我们欢迎基金组织提供能力建设服务,补充其监督和规划工作,并期待即将展开的旨在加强能力建设工作有效性和问责制的审查。

我们重申将致力于保持强健、基于份额、资源充足的基金组织,维护其在全球金融安全网中的核心作用。我们将致力于完成第十五次份额总检查,并就新的份额公式达成一致,在此基础上重新调整份额比重,使具有活力的经济体的份额比重能够提高到与其在世界经济中相对地位相一致的水平,因此,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作为一个整体的份额比重很可能会提高;同时,还将保护最贫穷成员国的发言权和代表性。我们呼吁执董会迅速开展工作,在2019年春季会议之前,不晚于2019年年会,按上述目标完成第十五次份额总检查工作。我们欢迎向理事会提交的第一份进度报告,并期待在我们下次会议之前取得进一步进展。我们欢迎在2016年双边借款协议下做出的资金承诺。我们呼吁全面实施 2010年治理改革。

我们重申,必须保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的高素质,并提高工作人员的多元化程度。我们还支持促进执董会的性别多样性。

我们的下一次会议将于2018年4月21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

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

与会者名单

 

2017年10月14日,星期六,华盛顿特区

主席

奥古斯丁·卡斯滕斯,墨西哥银行行长

总裁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

 

成员或副手

 

Mohammed Aljadaan,沙特阿拉伯财政部长

Obaid Humaid Al Tayer,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金融事务国务部长

黑田东彦,日本银行行长

(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和金融担当大臣麻生太郎的副手)

Nicolás Dujovne,阿根廷财政部长

Malusi Gigaba,南非财政部长

Philip Hammond MP,英国财政大臣

Ardo Hansson,爱沙尼亚银行行长

Arun Jaitley,印度财政部长

金东兖,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

Bruno Le Maire,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

Mohamed Loukal,阿尔及利亚银行行长

Ueli Maurer,瑞士联邦财政部长

José Antonio Meade,墨西哥财政和公共信贷部长

Henrique Meirelles,巴西财政部长

Alamine Ousmane Mey,喀麦隆共和国财政部长

Steven T. Mnuchin,美国财政部长

Bill Morneau,加拿大财政部长

Pier Carlo Padoan,意大利经济和财政部长

Jiří Rusnok,捷克国家银行行长

Wolfgang Schäuble,德国联邦财政部长

Tharman Shanmugaratnam,新加坡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

Anton Siluanov,俄罗斯联邦财政部长

Johan Van Overtveldt,比利时财政部长

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观察员

Jaime Caruana,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

Sri Mulyani Indrawati,发展委员会主席

Valdis Dombrovskis,欧盟委员会副主席

Mario Draghi,欧洲中央银行行长

Mark Carney,金融稳定理事会主席

Deborah Greenfield,国际劳工组织政策事务副总干事

Angel Gurria,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

Ayed S. Al-Qahtani,石油输出国组织石油研究部主任

Achim Steiner,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兼联合国发展集团主席

Richard Kozul-Wright,联合国贸发会议全球化和发展战略司司长

Ayhan Kose,世界银行发展经济前景研究小组主任

Roberto Azevêdo,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

基金组织信息交流部
媒体关系

新闻官: [$token_name="Curr Press Officer"]

电话:+1 202 623-7100电子邮件: MEDIA@IM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