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min (1403 words) Read

下载PDF

乔瓦尼·佩里认为,乌克兰移民对新家园而言可以成为资产而不是负担 

在接受《金融与发展》记者布鲁斯·爱德华兹(Bruce Edwards)的采访时,经济学家乔瓦尼·佩里(Giovanni Peri)表示,对于波兰、罗马尼亚、摩尔多瓦和匈牙利等接纳乌克兰难民的国家而言,这些难民可能是一笔意外的人力资本。他还指出,这场战争正在进一步削弱俄罗斯的人力资本。佩里是意大利人,目前担任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学教授和该校全球移民中心的主任。佩里说,在他研究移徙和移民经济学的15年里,他认识到“无论从个人角度还是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这些移民都是规模可观的资产”。 

《金融与发展》目前,已有超过450万人为躲避战乱逃离了乌克兰。周边国家有能力接纳所有这些人吗? 

佩里:欧洲各国处理这类紧急情况的能力肯定会受到考验。波兰、罗马尼亚、摩尔多瓦、匈牙利,这些距离乌克兰最近的国家,至少接收了这450万人中的300万,所以可能会承压。这也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短期成本。 

《金融与发展》以往流入欧洲的移民中,至少有一部分是经济移民。这些移民与乌克兰难民相比有何差别? 

佩里:难民在紧急的情况下离开,通常没有太多计划。首先,这些难民需要住宿,还有其他基本需求要得到满足。所有这些都没有事先准备,但经济移民通常会提前计划并已安排妥当。 

第二个重要的区别是,难民遭受的精神创伤可能会在短期内影响其身心健康。 

第三个是不确定性很大。难民们不知道战争会持续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最终会在哪里安身。 

最后,难民数量相对较大,难民涌入具有突发性。 

《金融与发展》您的很多研究工作都涉及到驱动迁移的经济因素。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工资。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前,经济移民在乌克兰是否较为常见? 

佩里:是的,有大量乌克兰人经济移民。就欧洲而言,第一大移民目的地是波兰,随后是德国、意大利和法国。在波兰,乌克兰移民人口规模达到了100万以上。在德国、意大利和法国的乌克兰移民也达到了数十万。事实上,也有大量乌克兰人散居在加拿大和美国,总数超过100万。 

特别是在意大利和法国以及德国的部分地区,有很多妇女移民,有时能占到总数的70%。她们主要在酒店业以及老年人和残疾人服务业工作。 

《金融与发展》在战争持续期间,东道国只是提供庇护场所吗?还是会帮助难民融入社会? 

佩里:在这场危机中,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欧盟果断而协调的应对措施。当然,在短期内,庇护场所和基本援助是其中一些国家必须解决的需求。 

但是,欧盟立即允许乌克兰难民在其内部自由流动并获得工作机会,这点非常不同寻常。而且难民的子女也可以上学。当然,这种做法是短期应急处理方案的一部分,不过欧盟也吸取了以往的教训,并从经济角度重视难民融入社会的问题。这就把难民从成本变成了投资,转变成了资产。 

许多乌克兰难民对自己的未来极其不确定,不太愿意走得太远。但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等国开始鼓励难民前往这些国家。我认为这是鼓舞人心的进展。经济学家认为,从长远来看,这可能是将难民融入社会的明智之举。 

《金融与发展》从目前的难民支持力度上看,各国财政会受到哪些影响?另外还有一个政治因素:公众会认为移民对公共财政构成了负担。 

佩里:短期内会有代价。量化难民的成本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但就欧盟而言,难民第一年的住房和支持费用可能是每人8,000到10,000美元。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然而,所有研究都表明,在第二、第三、第四年,特别是如果难民进入劳动力市场,并且如果在第一年难民还得到了就业、语言学习相关的政策支持和帮助,那么难民就会成为生产性资产。成为可就业的劳动力之后,难民带来的收入会远远大于成本。 

眼下就是对难民人力资本进行投资的机会。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些难民对多个欧洲国家来说都是机遇。目前,欧洲劳动力严重短缺,许多工作都是难民能够从事的工作。例如,在个人看护、酒店和食品行业,只要政策得当,就能让难民与这些工作完成匹配,进而很快地将短期成本转化为难民接纳经济体的回报。 

《金融与发展》如果不对难民进行投资并帮助难民,会出现什么情景? 

佩里:从长远来看,早期投资并提供上述政策支持与不投资之间的差别可能很大。这些难民中的许多人可能会一直处于就业边缘化状态,更难融入社会;难民子女的未来可能面临更大的风险。因此,很明显,对于那些留下来的人来说,如果没有这种投资,将会形成长期成本——失业、就业能力低下,被边缘化、犯罪、染上毒瘾的几率甚至可能会增大。 

《金融与发展》难民投资是否会增加就业竞争甚至降低工资? 

佩里:这取决于其中有多少人真正在找工作,也取决于其从事什么类型的工作。只要方法恰当,难民的有利贡献就能真正大于不利影响。例如,在过去五六年里,丹麦采取了一些非常值得研究的难民政策:其中一项服务将难民与需要填补空缺职位的行业匹配起来。这不仅能增加难民的求职成功率,还可以减少竞争,因为显然这些工作原本就是无人问津的职位。 

移民所从事的工作类型往往与本地人有些不同。因此,与本地人的竞争并不是那么激烈。相反,难民的参与在当地还能起到刺激作用,因为公司能够雇到员工便可实现增长。同时难民的消费对经济发展也有推动作用。 

《金融与发展》战争迟早会结束,到时乌克兰将面临重建国家的问题。如果这么多移民决定留在东道国,这将意味着什么? 

佩里:一种情况是,战争结束,乌克兰保持的独立程度和经济活力足以鼓励很多人回国就业。这样,难民在国外的经历可能不是一件坏事。回归的难民可以通过贸易、投资、更高的技能、创业活动等,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但还有一种情况是,战争会持续很长时间,而且人们选择不再回国就业。在这种情况下,人口流失会进一步加剧,因为分散的家庭将寻求在移民所在国家团聚。 

专业人士将持续离开。这显然会导致人才流失。如果这些散居海外的人回到国内且形势合适,他们可能是一项资产,但如果乌克兰局势继续恶化,那么也可能造成更多的流失。 

《金融与发展》我认为俄罗斯也会面临同样的后果。到这一切结束时,俄罗斯是否也会失去一些宝贵的人力资本? 

佩里:这场战争之前,俄罗斯就已经出现了大量的人才外流。大家都知道,在苏联解体期间,很多科学家和工程师都去了西方国家,但很少有人知道,这种人才流失一直在持续。在21世纪10年代初,当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专制国家时,很多俄罗斯人离开了。而现在有消息称,有数十万俄罗斯人想要离开。这会令俄罗斯非常担忧:一方面,更有可能离开的是那些在西方很容易找到工作的人才——工程师、数学家、科学家。这些人对于经济建设至关重要。那些特别反对现政权的人也有可能离开,他们将成为发出批判声音的人。从长远来看,这场战争可能对两国经济造成极大伤害。 

为控制篇幅和行文明晰,我们对采访内容进行了编辑。

布鲁斯•爱德华兹(Bruce Edwards)是《金融与发展》的编辑。

文章和其他材料中所表达的观点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IMF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