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组织的监督

2016年3月30日

基金组织监督国际货币体系并监测其189个成员国的经济和金融政策。这项活动被称为监督。作为此过程的一部分,基金组织同时在全球层面和个别国家,重点关注可能出现的稳定性风险并对所需的政策调整提出建议。通过这种方式,监督有助于国际货币体系服务于其根本目的,即促进各国之间货物、服务和资本的流动,并确保具备金融和经济稳定所需的条件,从而维持经济增长。

为什么说基金组织监督是重要的?

为维持经济增长,政策需要应对某些风险,监督工作对于识别这些风险至关重要。在当今全球化经济中,一个国家的政策往往会影响到许多其他国家,国际合作至关重要。凭借其几乎包括所有国家的189个成员的普遍性,基金组织能促进这种合作。基金组织的监督工作有两个主要方面:包括对各成员国政策进行评估并提供建议的双边监督;以及多边监督或称世界经济监督。

与成员国进行磋商

基金组织经济学家连续对各成员经济体进行监测。他们——通常每年一次——访问成员国,与政府和央行交换意见,并研讨该国是否存在威胁内部和外部稳定的风险,从而需要在经济或金融政策方面做出调整。讨论主要针对汇率、货币、财政和金融政策,以及关键的宏观结构性改革。在执行任务期间,基金组织工作人员通常也与其他利益相关者,如国会议员以及商界、工会和公民社会团体的代表举行会谈,以有助于评估该国的经济政策和前景。

返回总部后,工作人员向基金组织执董会提交一份报告供其讨论。执行董事会的意见随后转交该国有关当局,对所谓的第四条磋商进行总结。近年来,监督愈加透明。目前,几乎所有成员国都同意公布一份 新闻发布稿,该新闻发布稿概括了执行董事会的意见以及工作人员报告和相应的分析报告。许多国家还在基金组织代表团结束访问时公布工作人员声明。

监督更加广阔的全球景况

基金组织还对全球和区域经济发展趋势进行检查,并分析成员国政策对全球经济产生的溢出效应。其多边监督的主要手段是定期出版物《世界经济展望》《全球金融稳定报告》《财政监测报告》 。《世界经济展望》提供对世界经济及增长前景的详细分析,讨论全球金融动荡的宏观经济影响等问题。它还对主要的潜在全球溢出效应进行评估,特别侧重于系统性经济体的经济和金融政策的跨境影响。《全球金融稳定报告》评估全球资本市场发展以及可能危及金融稳定的金融失衡和脆弱性。

基金组织还出版地区经济展望报告 ,提供更多关于全球五个主要地区的详细分析。基金组织与其他集团,如工业化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20国集团密切合作。2009年以来,基金组织对20国集团通过相互评估进程维持国际经济合作的工作提供支持。基金组织分析成员国采取的政策是否符合全球经济的持续和均衡增长。 2012年以来,基金组织撰写 《试验性对外部门报告》 ,以全球一致的方式分析系统性大型经济体的外部状况。基金组织还每年撰写两份《全球政策议程》,汇总了基金组织各份多边报告的重要结论和政策建议,并为基金组织及其成员制定未来议程。

保持监督的相关性

当前的监督形式是根据《基金组织协定》第四条所设立的,在固定汇率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进行了修订。根据第四条,各成员国承诺,为促进稳定,将与基金组织合作并相互合作。就基金组织本身而言,其被赋予的职能是 (1) 监督国际货币体系,确保其有效运作,以及 (2) 监督各成员履行其政策义务。

基金组织定期对其监督活动进行检查。2011年的三年期监督检查强调了在解决危机前监督工作薄弱环节方面的进展,但同时也发现了显著不足之处。尤其是,监督被认为太过分散:风险评估缺乏深度,对相互关联性和冲击传导的关注不足。2011年的三年期监督检查建议改善六个重要领域:相互关联性、风险评估、外部稳定、金融稳定、影响力和法律框架。

作为采取更广泛努力继续改善监督的一部分,2012年7月,执董会通过了一份新的双边和多边监督决定(综合监督决定),以加强监督的基本法律框架。执董会还讨论了首份《试验性对外部门报告》。2012年9月,执董会批准了新的《 金融监督战略 》,提议采取切实优先的步骤,进一步加强金融监督。这些行动有助于确保基金组织能更好地解决成员国政策对全球稳定造成的溢出影响,更全面地监测成员国的对外部门,更有效地促进成员国参与建设性对话,更好地保障国际货币体系的有效运作,并支持全球经济金融稳定。

2014年9月完成的2014年三年期监督检查在这些改革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展工作,确定了未来加强监督的五个优先工作领域:综合并深化风险与溢出影响分析;实施主流宏观金融监督;更多地关注结构性政策,包括劳动力市场问题;提供更加统一和专业的政策建议;以及在清晰、坦诚沟通的支持下,实施以客户为本的监督方法。总裁的加强监督行动计划列出了推进上述优先领域工作的具体措施,包括经过更新的“第四条磋商监督工作指导说明”。2014年9月还完成了对金融部门评估规划的检查。目前正在采取步骤,在与基金组织执董会磋商的基础上,加强上述每个优先领域的监督工作。定期监督检查已改为五年周期,将于2017年中期检查时对有关进展进行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