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ng job seeker is interviewed at a job fair in Barcelona. Spain's youth unemployment remains among the highest in the European Union. (Photo: Gustau Nacarino/Reuters/Newscom)

《基金组织概览》杂志 : 全球复苏不均,暗流涌动

2015年4月14日

  • 全球增长预测保持不变,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为3.5%和3.8%
  • 增长表现存在差异:发达经济体增长愈发强劲,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长放缓
  • 宏观风险下降,金融和地缘政治风险加重

据基金组织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增长前景不均。预计2015年发达经济体增长率将高于2014年,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长率预计会下降。

印度新德里加油站。初步证据表明,对石油进口国而言,油价下跌一方面带来更多收入,同时也增加了开支。

印度新德里加油站。初步证据表明,对石油进口国而言,油价下跌一方面带来更多收入,同时也增加了开支。

世界经济展望


总的来说,全球增长率预测基本与去年持平,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为3.5%和3.8%。但该综合增长率预测掩盖了各经济体的发展差异(见表)。

基金组织经济顾问兼研究部主任Olivier Blanchard说,“世界经济前景由多个复杂因素决定。银行薄弱,公共部门、公司和家庭债台高筑,这些金融危机和欧元区危机的遗留问题仍给许多国家的开支和增长带来沉重压力。反过来,低增长导致去杠杆化进程缓慢。”

Blanchard还提到,在人口老龄化、投资降低和生产率增长放缓的综合作用下,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潜在增长率都大幅下降。他说:“增长前景进一步减弱反过来会降低当前开支和增长”。

在这些潜在因素中,有两个主要因素对分配有着重要影响,同时决定了当前的形势,即油价下跌 和汇率变动。

Blanchard说:“无论是汇率还是油价,总会有国家从相对价格的巨大变动中受益,也总会有国家因此而蒙受损失”。

发达经济体表现愈佳

根据 《世界经济展望》 ,2015年全球增长的动力来自于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反弹,预计这些经济体的增长率将得益于油价下跌,从去年的1.8%增至今年的2.4%。

2015-2016年美国经济增长率预计将超过3%。尽管预计利率将逐渐上升,近期美元升值给净进口带来一定负面影响,但油价下跌、财政调整放慢和宽松货币政策态势继续提供支持等因素将支撑国内需求。

2014年二三季度欧元区增长疲软,在油价下跌、利率降低和欧元贬值的作用下,目前表现出好转迹象。

2014年日本经济增长差强人意。预计日元贬值和油价下跌将提高日本增长率。

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长将放缓

大部分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预期增长率略有下降,从2014年的4.6%降至2015年的4.3%,这反映出多种因素的作用。

• 油价下跌将大幅减缓石油出口国的经济增长,特别是初始条件艰难的国家,比如处于地缘政治紧张态势中的俄罗斯。

• 中国当局强调降低近期信贷和投资迅速增长导致的脆弱性,这可能导致投资进一步下降,特别是房地产投资。

• 在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作用下,拉丁美洲经济前景将继续恶化。巴西还受旱灾、宏观经济政策收紧和私营部门情绪脆弱的影响。

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石油进口国与发达经济体不同,油价下跌带来的意外收获并没有直接惠及消费者,这可能削弱对增长的刺激所用。相反,油价下跌会给政府带来更多好处(如降低能源补贴节省开支),因此可能用于支撑国家财政。

然而,低收入国家保持了高增长。增长率预计将从2014年的6%略降到2015年的5.5%,然后在2016年恢复。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来自发达经济体贸易伙伴的外部需求上升。

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更加均衡

与六个月前相比,经济增长的风险变得更均衡,但仍偏于下行。宏观经济风险略有下降(如欧元区经济衰退和通货紧缩),但金融和地缘政治风险加重。

从好的一面讲,油价下跌给全球增长带来的动力高于预期,但下述下行风险仍然存在:

• 美元继续大幅升值将加剧世界其他地区特别是新兴市场的金融紧张状态。

• 在债券市场期限和风险溢价低的情况下,资产价格变化的破坏性作用仍令人担忧。随着资产价格走势所处的环境(发达经济体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巨大的产出缺口)发生变化,可能出现意外情况和剧烈市场反应。

• 乌克兰、中东和西非地区当前冲突事件造成的地缘政治紧张可能产生区域和全球性溢出效应。

• 尽管某些发达经济体近期增长预测最近得到提高,但发达经济体经济停滞且通胀率低可能阻碍复苏。

仍需优先提高增长率

《世界经济展望》强调,亟需立刻采取果断政策,促进实际和潜在产出。

在许多发达经济体,宽松的货币政策仍是支撑经济活动和提高通胀预期的关键。另外,许多国家也有充分的理由扩大基础设施投资,推行结构性改革,以解决危机所暴露出来的薄弱环节,促进投资并提高潜在产出。尽管优先次序不同,但鉴于人口老龄化,许多发达经济体将受益于加强劳动力市场参与(日本和欧元区)和提高整体就业水平的改革,也将受益于解决私营部门债务堆积的各项措施。

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通过宏观经济措施促进增长的空间有限。但对石油进口国来说,油价下跌将缓解通胀压力和外部脆弱性;在提供石油补贴的经济体,油价下降还能提供加强财政状况的空间。而另一方面,石油出口国则不得不承受贸易条件变化的冲击,面临更严重的财政和外部脆弱性。有财政空间的经济体可以逐渐调整公共开支以适应石油收入降低。汇率灵活的其他国家可通过货币贬值促进调整。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也制定了重要的结构性改革议程。它们通过放松贸易和投资限制、消除基础设施瓶颈(印度和南非)以及改善商业条件(印度尼西亚和俄罗斯)提高生产率,并从中受益。其他国家(巴西、印度和南非)改革教育、劳动力和产品市场,帮助提高劳动力参与率和生产率。最后,油价下跌使国家能够降低能源补贴,代之以更有针对性的计划并改革能源税收(在发达经济体也是如此)。

Blanchard说:“各国适用的方法并不相同。鉴于这些改革会引起短期政治成本,各国面临的挑战是慎重选择改革方案。”

Pictur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