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 Logo

《基金组织概览》杂志 : 应对新情况

2016年4月13日

  • 各国公共债务比率几乎都有所恶化,公共财政愈加脆弱
  • 各国需适应新情况,但并不存在统一适用的方法
  • 财政政策应有利于经济增长,重在采取促进短期和中期经济增长的措施

金组织今天在最新的《财政监测报告》中表示,在全球经济复苏脆弱且不均衡的情况下,需采取综合对策,降低脆弱性,改善增长前景。

沙特阿拉伯设于拉斯坦努拉的最大炼油厂:由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许多国家收入下降,石油生产国遭受的打击尤其严重。(摄影:Jacques Langevin/Sygma/Corbis )

沙特阿拉伯设于拉斯坦努拉的最大炼油厂:由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许多国家收入下降,石油生产国遭受的打击尤其严重。(摄影:Jacques Langevin/Sygma/Corbis )

2016年4月《财政监测报告》


2016年4月《财政监测报告》分析了各国如何能应对去年财政状况的骤然恶化。

大部分国家的公共债务比率预测已经上调。新兴市场和中等收入经济体的上调幅度最大,目前预计2015-2016年这些经济体的财政赤字比率将超过全球金融危机初始时的水平。

目前全球经济正处在调整之中,这是预算赤字增加和债务比率升高的主要驱动因素。这些持续变化包括全球经济活动继续减弱,大宗商品价格下降,贸易放缓,以及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金融条件收紧。

基金组织财政事务部主任Vitor Gaspar表示:“各国都需适应新的现实情况,但并不存在统一适用的方法”。各国应采取的对策各有不同,取决于它们面临何种性质的财政挑战。报告概述了三大主要挑战。

发达经济体:避开通缩陷阱

发达经济体正面临低增长、低通胀和高公共债务三重威胁。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可能导致经济活动和价格水平均下降的螺旋式下滑,推高债务占GDP的比率,还会进一步导致减债措施适得其反。为了避免陷入这种通缩陷阱,各国应采取更多措施促进内需,另外财政政策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利率已经接近零、货币政策可能因此无法有力刺激经济活动的国家尤其如此。

应重点采取促进短期和中期增长的财政措施(如基础设施投资)和支持实施结构性改革的政策行动。在财政整顿已刻不容缓的国家,整顿步伐和内容应有利于减少对经济活动的短期拖累。如果全球增长出现大幅下降,那么需迅速采取大胆的多边应对政策,大型经济体应同时采取需求和供给政策。在这种情况下,各国应协调一揽子政策,形成积极的溢出效应。

大宗商品出口国:解决持续的收入不足问题

2014年到2016年期间,全球约三分之二国家的收入与GDP比率下降。大宗商品出口国的收入与GDP比率出现大幅下降,特别是在石油生产国,收入不足平均相当于GDP的7%。由于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可能要持续一段时间,生产国只能降低公共开支,以便与收入下降保持一致。但是,通过找到新的收入来源,削减目标不明和浪费性支出,包括改革燃料补贴,能使这种无法避免的调整不那么艰难。

低收入国家:实现发展目标

几乎一半低收入国家的税收比率低于GDP的15%。收入调动水平低是经济发展的重大障碍,不仅是因为限制了为有利于经济增长的支出(医疗、教育、基础设施)提供资金的能力,还因为低税收比率通常意味着缺乏制度能力。因此,充分调动收入是低收入国家经济增长和发展战略的基本要素。提高支出效率并改善收入调动有助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为中期增长做好准备

除各国立即采取的具体政策外,所有国家都必须致力于实现两个主要中期目标。首先,在充满风险的环境下,财政政策的一个主要目标是加强公共财政的抗冲击能力。各国尤其需要改善披露和管理财政风险的方式(如政府提供贷款担保带来的风险)。全面及时地报告公共财政状况有助于使政策制定者对政策负责,并且有助于获得对稳健财政政策的支持。各国还应采取具体措施缓解已经确定的风险。现在,基本没有哪个国家制定了具备双重目标(即降低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同时积累缓冲帮助吸收已发生的风险)的风险管理战略。

第二,世界各国都需要提高增长率。在发达经济体,如果增长率持续上升1个百分点,债务比率能在十年内恢复到危机前水平。在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强劲增长也是提高人们生活水平和为发展战略提供资金所必需的。《财政监测报告》第二章中的分析表明,目标明确的研发税收抵免等财政措施是鼓励创新、提高生产率和推动增长的强效工具。

总之,在恢复强劲增长、实现健康且能抵御冲击的公共财政过程中,各国面临着巨大挑战。报告最后指出,无论是单独行动还是协同努力,政策制定者依然可以通过充分的政策工具应对这些挑战并适应新的现实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