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以南非洲

2020年4月《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展望》

2020年4月

返回页首

COVID-19: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发展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

2020年4月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展望一览

  • Covid-19疫情可能会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其引发的经济危机可能导致近期的经济发展 进程出现倒退。
  •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2020年经济增长率预计为-1.6%,这是有纪录以来的最低水平。
  • 政策重点是提高公共卫生整体实力和加大公共卫生支出,以挽救生命和控制疫情。
  • 来自所有发展伙伴的支持,对于满足国家的庞大融资需求来说至关重要,其中包括对受 冲击最严重国家的债务减免。
  • 应通过财政、货币和金融政策来保护脆弱群体,减轻经济损失,并支持经济复苏。一 旦危机消退,财政状况应回归到可持续路径。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卫生和经济危机。这场危机可能打乱该地区的前进 步伐,使近年来在经济发展上取得的进展出现倒退。此外,危机会造成沉重的生命代价, 扰乱人们的生计,破坏企业和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因此,可能会拖累该地区未来若干年的 增长前景。任何国家都不能幸免。

病毒的快速传播如果得不到控制,薄弱的医疗体系可能就会不堪重负。撒哈拉以南非洲地 区的COVID-19确诊病例正在迅速增加。截至4月9日,该地区43个国家的确诊病例已超过 6200人,其中南非、喀麦隆和布基纳法索受影响最为严重。

与世界其他地区一样,卫生危机在该地区迅速引发了一场经济危机,反映了对经济活动的 三大冲击:

  • 各国为控制COVID-19疫情蔓延而不得不采取的严格防控和缓解措施,将干扰生产并大> 幅降低需求;
  • 全球经济增长骤然减速,加上全球金融状况收紧,对该地区造成了显著的溢出效应;
  • 大宗商品价格(特别是石油价格)的急剧下跌将加剧该地区一些最大的资源密集型经济 体所面临的挑战,从而加剧这些效应。

结果是,预计该地区经济今年将萎缩1.6%,是有纪录以来的最差情况,这比我们2019年10 月的预测降低了5.2个百分点。在该地区,经济多元化程度较低的国家将受到最大冲击,反 映了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和疫情防控措施的影响。在非资源密集型国家中,那些依赖旅游业 的国家将因大范围旅行限制而出现经济严重收缩,而新兴市场和前沿经济体将受到资本大 规模外流和金融状况收紧的影响。

严重的负面冲击将导致社会状况恶化,并加剧现有的经济脆弱性。各国不得不采取的强制 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势必损害大量脆弱群体的生计。由于社会保障体系有限,人们将遭受 痛苦。此外,在疫情侵入非洲大陆时,多数国家抵御这种冲击的预算空间有限,进而加大 了采取适当应对政策的难度。

为此,迫切需要采取果断的措施,限制生命和经济损失,保护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群体:

  • 以人为先。当务之急是,各国尽全力增加公共卫生支出以遏制疫情的爆发,无论其财政 空间和债务状况如何都应如此。
  • 财政政策。必须提供大规模、及时的和临时性的财政支持,保护受影响最严重的个人和 企业,包括非正规部门中的个人和企业。政策可以包括通过现金或实物转移向处于困境的 群体提供帮助(包括通过数字技术),以及向遭受最大冲击的部门提供有针对性的临时支 持。一旦危机消退,各国应将财政状况恢复到能够确保债务可持续性的轨道。
  • 国际团结。各国实施必要财政应对措施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际金融社会能否 以赠款和优惠条件提供充足的外部资金。这在当前全球资本市场严重中断情况下变得更为 关键。如果没有充足的外部融资,暂时的流动性问题就可能变成偿付能力问题,导致COVID- 19危机的影响变得持久。
  • 货币政策。采取更具支持性的货币政策和注入流动性,这两项行动也能通过支持需求, 从而在维持企业和就业方面起到重要作用。金融体系监管机构应着眼于在维护金融稳定与 维持经济活动之间取得平衡。对于实行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汇率灵活性有助于缓解外部 冲击,而适当提用储备以舒缓市场无序调整的做法,可以减轻外汇资产和债务不匹配可能 造成的金融影响。面临大规模无序资本外流的国家,可以考虑将临时性资本流动管理措施 作为更广泛的一揽子政策中的一部分。

在当前环境下,经济预测的不确定性高于通常水平。如果能果断的采取上述措施,该地区 的经济增长预计将在2021年恢复到4%。然而,2020年经济下滑的程度和之后的复苏速度将 取决于若干因素,包括当地薄弱的卫生体系如何应对疫情,各国防控工作的有效性,以及 国际社会的支持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