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PDF

    

中国经济的急剧增长及其对世界经济产生的影响,引来各方作者纷纷著书立说,新书推出之快,可与中国的发展速度媲美。

这其中就包括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创始人、华盛顿元老级人物C.弗雷德·伯格斯滕(C. Fred Bergsten)纵论全球经济的重磅新著。 

伯格斯滕关注的重点问题是,中国在国际经济中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这对美国在二战后全球经济秩序中的领导地位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种秩序的基础是国际机构合作(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摒弃以邻为壑的政策,以及依靠市场和法治。 

伯格斯滕认为,美国只能与中国共享全球经济领导地位,这是不可避免的。他反对“遏制”中国或是说服中国接受西方观点等不切实际的幻想。关键问题在于,可以采用何种形式来共享领导地位。伯格斯滕提出了“有条件的竞争性合作”方法,即中美两国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各自履行自身义务的条件下,同时在重大全球经济问题上合作发挥领导作用。两国应就涉及全球公共品(例如气候变化)的系统性问题开展密切磋商,在具体问题上灵活分配领导权(例如中国在发展融资方面的影响力更大,美国则在国际金融和货币问题上更有发言权),并对全球领域和地方领域事务加以区分。 

伯格斯滕建议美国与其他大国共同维护协作性国际经济体系。应将经济领导地位与国家安全、价值观等问题分开,应恢复传统联盟,以巩固在重大全球问题上的国际共识,应完成多边贸易改革方案,并应吸收中国参与制定规则。 

在国际金融机构与合作方面,伯格斯滕认为中美最终应在IMF实现基本平等,包括份额和投票权的平等,而且两国都要接受相关义务和要求。伯格斯滕分析了与IMF有关的若干问题,包括地理位置、治理以及IMF特别提款权(SDR)在全球金融中的作用。他支持美国加入由中国主导的机构(例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同时也支持中国加入美国主导的机构;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等项目,他预见性地主张采取互补方法,而非相互对抗。 

该书呼吁美国开展国内改革,以此支持美国的外向型经济政策,巩固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包括建设更强大的社会安全网和相关机制,解决与全球化有关的不平等问题。全球化带来了巨大利益,但其分配不均。 

伯格斯滕的这本书因视角广阔、包罗万象而备受瞩目。书中涉及大量外交政策和历史问题,不过对于《金融与发展》的读者来说,书中最深刻和最重要的内容还是国际经济问题。需要注意的是,作者在分析问题时基本上是从美国的角度出发。假如以中国或是欧洲、日本或其他地方的视角来看,事情可能会有所不同。鸠山由纪夫(Yukio Hatoyama)、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阎学通等人就这些问题在世界各地发表的著述有很多值得借鉴之处,伯格斯滕的书在此基础上做了出色的补充。 

维韦克·阿罗拉(VIVEK ARORA),IMF非洲部副主任,前任IMF驻华高级代表。 

文章和其他材料中所表达的观点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IMF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