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展望》

世界经济展望2019年10月

2019年10月

返回页首

序言

序言

全球经济目前陷入了同步放缓的境地,2019 年经济增长率再次被下调——降至 3%, 这也是自全球经济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这是自 2017 年全球同步回升时期经济增长率 达到 3.8%以来的一次严重倒退。经济增长乏力的原因在于:贸易壁垒不断增加,贸易 和地缘政治相关不确定性升高,一些特殊因素在若干新兴市场经济体造成了宏观经济 压力以及发达经济体生产率增长缓慢和人口老龄化等结构因素。

2020 年全球经济增长率预计将小幅上升至 3.4%,相较 4 月的预测值下调了 0.2%。然 而,与同步放缓不同的是,这一复苏不够广泛且很不稳定。发达经济体 2019年和 2020 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将下降至 1.7%,而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率则有望 出现回升——从 2019 年的 3.9%升至 2020 年的 4.6%。促成回升的大约一半原因在于土 耳其、阿根廷和伊朗等承压新兴市场的复苏或衰退程度较浅;其余原因在于巴西、墨 西哥、印度、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等 2019 年经济增长较 2018 年大幅放缓的国家的复 苏。

返回页首

概要

报告概要

全球经济活动步伐继 2018 年最后三个季度大幅放缓之后仍然疲软。尤其是制造业活动 势头严重减弱,已降至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不断加剧的贸易和地缘政治紧 张局势增加了未来全球贸易制度以及更广泛的未来国际合作的不确定性,给商业信心、 投资决策和全球贸易造成了不利影响。各央行通过行动和沟通,明显转向实施更加宽 松的货币政策,已经缓解了上述紧张局势对金融市场情绪和活动的影响,同时总体上 具有韧性的服务业部门为就业增长提供了支持。尽管如此,前景依然不稳定。

2019 年全球经济增长率预计为 3.0%,是 2008 至 2009 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相比 2019 年 4 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下调了 0.3 个百分点。2020 年经济增长率有望回升至 3.4%(相比 4月的预测下调了 0.2个百分点),这主要反映了拉丁美洲一些新兴市场、 中东以及面临宏观经济压力的欧洲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表现预计将有所改善。 然而,由于上述若干国家前景存在不确定性、中国和美国经济增长预期将会放缓以及 一系列突出的下行风险显现,全球活动的步伐很有可能进一步大幅放缓。为了预先阻 止这种结果的发生,应当果断制定各项政策以缓解贸易紧张局势、重振多边合作,并 及时为经济活动提供必要的支持。为了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政策制定者应当消除对 中期经济增长造成风险的种种金融脆弱性。提升经济增长的包容性对于确保为所有人 实现更美好的全球经济前景至关重要,应当始终将其作为一项总体目标。

返回页首

第二章:相互靠拢还是渐行渐远?发达经济体国内的地区差异及调整

近年来,在社会和政治紧张局势加剧的背景下,发达经济体国内地区之间实际产出、就业和生产率的差异引起了更广泛的兴趣。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一般发达经济体内部的地区差异有所加剧,反映出部分地区通过经济集中度获益,而其他地区则出现相对停滞。平均而言,与国内其他地区相比,落后地区的医疗水平更差,劳动生产率更低,农业和工业部门就业的比重更高。此外,落后地区的调整更慢,不利冲击对经济表现的负面影响持续时间更长。尽管相关讨论很多,一般而言,贸易冲击——尤其是国外市场中进口竞争的加剧——似乎未导致落后地区和其他地区的劳动力市场表现出现差异。相比之下,技术冲击——以机器和设备资本货物成本的下降代表——导致更易受自动化影响的地区失业率上升,敞口更大的落后地区利益受损尤为严重。国家层面的政策旨在减少扭曲,鼓励增强市场灵活性和开放度,同时提供稳固的社会安全网,这些政策能促进地区进行调整以应对不利冲击,抑制失业率上升。针对落后地区的地区性政策也可能发挥作用,但它们须经过精细校准,以确保其有助于而非阻碍有益的调整。

返回页首

第三章:重振低收入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结构性改革能发挥什么作用?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结构性改革强力推进,但在二十一世纪初有所放缓。本章借助最新构建的结构性改革数据库发现,推进治理、国内外金融、贸易、劳动力和产品市场等领域的改革,中期内能带来可观的产出增长。全面的一揽子重大改革可以使一般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生活水平向发达经济体趋同的速度加快一倍,在一段时间内使年度GDP增速提高约1个百分点。同时,改革见效需要若干年时间,部分改革——放宽工作保护条例和实现国内金融自由化——若在经济不景气时期实施可能带来更高的短期成本;这些改革最好在经济形势有利以及政府当选施政的早期实施。在治理强劲且融资渠道便利——增长的两个制约因素——以及劳动力市场非正规性较强的情况下,改革的成效往往更大,因为改革有助于减少非正规性。这些发现强调了根据国情仔细调整改革方案以使其效益最大化的重要性。